第77章 落魄总裁千金妻(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些微的尴尬弥漫在窄小的空间里, 焦栖转回头来瞪了张大屌一眼,让他不许说话。而后快速下车,面色平静地对车里的人说:“快去上班吧,中午饭你自己吃不用等我了。”

张臣扉还想说什么,碍于老丈人在场只能作罢,扁着嘴开车走了。

焦佐仁面色铁青地站在一边,刚才那句实在有伤风化, 让他重复一遍来质问又说不出口。只能用手杖戳了戳地,抬脚往公司里走。

焦栖赶紧跟了上去。

“这小子,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焦佐仁才气哼哼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俩早上吵架了,正闹别扭, 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今天是来跟爸爸要东西的,焦栖得保持良好的态度。

从小到大, 焦栖很少张口向爸爸讨要东西,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在焦佐仁知道儿子的来意,问也不问就叫了律师过来。

石扉科技的那5%的股份,属于焦佐仁的个人财产, 所以用的不是骄阳的法务, 而是焦佐仁的私人律师。转让股份的材料早就准备好了,厚厚一沓的文书,签字盖章即可。

“这些股权,本就是给您的,我按市价买吧。”焦栖看着合同上写的“一元”转让费, 微微蹙眉。若不是因为网上的事,他是不打算要这个的。

“按市价,你有那么多流动资金吗?”焦爸爸瞪他,石扉科技的股价现在可不是一般的高。

“那……”想说分期付给爸爸,那边焦佐仁已经在文件上签字了,签完一张就扔给他。

“我就你这一个儿子,等我死了这些不都还是你的。快点签,签完滚蛋,我这里事多着呢。”

父母转让股权给子女,本身就可以低于市场价,随便多少钱,流程简单。等焦栖签完字,召开一次石扉的股东大会,过半数股东同意转让就成了。

焦栖无法,他确实着急要回这部分股权,只能硬着头皮当一回啃老族,签下了名字。

5%股权变动不是小事,在焦佐仁通知石扉股东之后,第二天就召开股东大会。

得知焦栖去骄阳是为了把股权拿到自己手里,张臣扉别扭了半晌,才耳尖微红地拉住焦栖的手:“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债主了。你想玩什么,我都听你的。”

“你俩要玩什么?”赶来开股东会的高石庆从后面冒出头。

焦栖甩开张臣扉的手:“没什么。”

“老高,你回来了!”张臣扉看到好兄弟,很是激动。没想到高利贷这么快就把人放了,老高回来了,他也就可以安心了。

“是啊,好久没来。”高石庆感慨,自从出去开外卖平台,石扉的事他很少管了,只在张臣扉需要他的时候回来撑场子。

“你回来,我就放心了。”不然总惦记着怕他挨揍。

“这是什么话,我哪回让你失望了?”高石庆跟他对拳头。

焦栖看着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两个好兄弟,不知道说什么好,轻咳一声提醒他俩该进会议室了。

石扉科技的股份,张臣扉占33%,高石庆12%,他俩加起来就45%了。所以石扉的主要经营决策权一直都在创始人团队手中。早年疯狂买入股权试图吞并石扉的那家飞华游戏,这些年一直在减持,如今只剩下13%,基本上不会妨碍到。

飞华游戏是企业股东,所以派了高层代表来参加股东会。投票之前要阐述事项,看完转让协议,飞华的代表首先发表意见:“股权受让人跟张总是夫夫关系,原本张总跟高总的比例就达到了45%,现在加上这5%,就等于说半数的票都在张总手里。那以后股东大会都不用开了。”

几名不常发表意见只跟着收分红的小股东窃窃私语。

“好像是有点不合适,以前5%的空间还会受咱们一点影响,以后就没有了。”

“一言堂对企业发展可不是个好事。”

“你就0.5%的股份,能影响个什么?”

“哎,话不是这么说的,0.5也不少了。”

“咚咚”,高石庆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安静:“我说各位,你们要搞清楚。这5%的股权,本来就是张臣扉的,当年被他拿去给老丈人做聘礼了。现在从老丈人手里转到媳妇手里,有区别吗?”

好像没什么区别。

七年来,焦佐仁基本上没有参加过石扉的股东大会,每次投票都当弃权处理,股东们都快把他忘了。

“法律上来讲,夫妻、亲兄弟、父母子女,在股权上都是独立的,互不影响,”张臣扉字句明晰地给他们重新科普了一下法律知识,“我跟老高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

怎么说得好像他们俩一直抱团欺负其他股东一样。

“以前我父亲怎么处理这部分投票权,以后没有大事我也会这么处理,各位不必紧张。”焦栖缓缓开口,下巴微抬,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傲慢。

面对这样的焦少爷,其他股东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再说就显得小心眼了。父亲转给儿子,而不是抛售,不增不减,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况且焦栖本人的社会信誉并不比焦佐仁差,不会妨碍到石扉的股价。

投票,基本上都同意了。

网上的谩骂还没有消停,那位自称金融公司离职人员的发布者没有再发别的消息,但网友们会自己脑补,发酵了两天连“张臣扉是个傀儡”的言论都出来了。另外有不明势力出来搅浑水,试图把舆论往石扉科技上引。

到了第三天,有眼尖的人发现石扉科技发布了一项重大事件报告。

5%的股权,由焦佐仁转移给了焦栖。

【这是个什么操作?】

【把股权转让给儿子,就能证明儿婿不是靠自己发家?有钱人的逻辑我怎么看不懂?】

【焦少爷发消息了,快去围观!】

焦栖登上了自己万年不用的社交账号,贴了两张股权图。第一张是石扉科技的新股权结构,显示焦栖占比5%;第二张是芭蕉集团的股权结构图,显示张臣扉占比5%。

【焦栖:七年前交换的订婚礼。】

简单直白,实话实说。再傻的网友也能明白,这就是七年前互相交换的聘金,跟那些谣言没有半毛线关系。而先前没有关注这件事的路人看到了,两张对称的图一目了然,也就不必在费劲解释焦佐仁和焦栖的关系云云,可以让传言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下去。

当时焦栖得知张臣扉给了爸爸股权,就也把自己刚开张的芭蕉股权给了他一份。两人的企业当时都不是顶值钱的,也算是等价交换。

【别人订婚送戒指,奢侈点的送一套金首饰,头回见到交换股权的。】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