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海神的人鱼王子(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众人没听明白, 这跟鱼子有什么关系?职业素养出众的媒体人们把这些话一字不漏地记下来,回去再分析。

焦栖已经可以预料到明天的绯闻标题了……

【震惊,当红男星纠缠张臣扉,原因竟是为了一瓶鱼子!】

怕别人过来瞎问惹麻烦,冷餐会还没结束,焦栖就拽着自家老攻提前离开了。刚好是周五,直接回了别墅。

“他就是以前纠缠我的那个海蛇妖, 叫妖妖零。”张臣扉一边开车一边给小娇妻解释。

海蛇妖焦栖没听说过,妖妖零却是知道的, 大学时候追张臣扉的那个娘炮小零。据高石庆八卦,当时张臣扉明确拒绝了, 这孩子还不死心, 天天发骚扰短信。后来直接送房卡到他们寝室,说但求一睡, 气得张臣扉差点揍他。

“妖妖零不是个柔弱小男生吗?”焦栖很是惊讶, 想想凌尧那个身材和脸, 跟想象中的小娘炮怎么都对不上号。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棒国的魔法。”张臣扉叹了口气,陆地上邪术太多, 即便是海神大人也无法准确分辨。

回到别墅,张臣扉直接把走了一天路的小娇妻抱上楼,剥了衣服放进按摩浴缸里。说是浴缸,其实更像个池子。直径三米多的内嵌下沉浴缸,水面跟地面基本平齐。

浅蓝色的调和温水从四面八方涌出, 将小人鱼白皙的身体淹没。两条修长的腿随着水流摆动,看起来比金色的鱼尾还要美。海神大人盯着看了片刻,忽而生出几分永远不把尾巴还给他的冲动,就把他禁锢在怀里,天天抱着。

甩甩脑袋,克制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张臣扉转身出去给小娇妻拿喝的。

焦栖卸下手腕上的安妮,放到池边装饰用的鹅卵石上,闭上眼享受水流的按摩。细腻的水浪打在身体上,激起了无数气泡,浅蓝色的水变成一片雪白。

“哗啦!”玻璃杯落地的声音。

焦栖睁开眼,就见张臣扉脸色惨白地跑过来,穿着睡衣就往浴缸里跳。

“你干什么?”

海神大人把小王子整个捞起来,发现他还是完整的,刚才是水流击打出现的泡沫,这才蓦然松了口气。抱着小人鱼重新坐回浴缸里,紧紧抱着不松手。

“你怎么这么紧张,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会变成泡沫?”焦栖不是很懂,抬手把老攻湿透的睡衣扒了扔到浴缸外面,叫安妮通知管家派人上来把玻璃渣收了。

“我没法不担心……”海神大人有些忧郁。把人鱼变成人,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说是魔法,其实是一个诅咒。小王子是为了那个岸上的男人变出双腿,如果得不到那个男人的爱,或者他认为男人不爱他了,就会变成泡沫。

佣人上来收玻璃渣,焦栖捂住张大屌的嘴,示意他别说话。等人走了,才松开手,潦草地安慰他:“知道你爱我了,我不会变成泡沫的。”

“可是妈妈就变成泡沫了。”沉默片刻,张臣扉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眼中渐渐浮现出了深切的痛苦。

正捏他脸的焦栖一愣。

妈妈变成泡沫,这个妈妈应该是说张臣扉他妈。

张妈妈是心肌炎猝死的。感冒了许多天,一直不见好,张臣扉想让她去大医院看看。但张妈妈觉得只是小感冒,没什么可看的,况且还要上班、还要给儿子做饭,没那个功夫。

那天张臣扉照常去上学,放学回家,妈妈已经没了呼吸。手机上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张爸爸的,爸爸没有接。

“扉扉啊,爸爸研究正到了关键阶段,有事找你妈。什么电话?哦,我在实验室,没有接到。”

“你以后也不用接了。”

沉迷研究,很少回家的爸爸,对张臣扉来说就是个符号。但他知道妈妈喜欢爸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他打了个电话,而那个至关重要的求救电话,他没有接。

张臣扉一直无法原谅父亲,坚持认为是张知识害死了妈妈。从那时候开始,好几年不跟父亲说话,后来能说两句了,也再没有叫过一声爸。

妈妈没有得到足够的爱,所以变成了泡沫。海神要守护小王子,就要每天爱他,因为怕他像妈妈那样,消失不见。

心口有些发疼,焦栖摸摸老攻的脸,伸出手臂把他抱进怀里,亲亲那傻乎乎的狗头:“你跟你爸爸不一样,我不会消失的,别怕。”

“那我们在水里交|尾吧,这样你就能记住,无论在陆地还是水中,我都爱你。”海神把正心疼他的小王子拖进水中,执意要送他珍贵的鱼子。

“……”

次日,焦栖腰酸背痛地醒过来,踹了扒着睡的张大屌一脚。就不该心软答应,那个浴缸边缘实在是太硌腰了。

安妮检测到主人醒来,立时响起了新闻推送。

昨天的事果然上了娱乐头版,标题跟焦栖预想的差不多,真的提到了鱼子。发出来的照片有凌尧拉着张臣扉衣袖的,还有张臣扉抱着焦栖的。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几张图放在一起就显得错综复杂、扑朔迷离了。

因为张臣扉后续的反应,舆论基本上没有波及到他,“爸爸后援会”的粉丝们还在使劲闭眼吹。

【臣扉爸爸果然好男人,被别人拉了一下袖子就赶紧跟媳妇认错。】

【你们看到少爷的表情了吗?哈哈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十脸懵逼。】

【凌尧一个黑皮壮汉能跟臣扉爸爸有什么关系嘛,乱猜的你们也太重口了!】

然而凌尧那边状况就不是很乐观,有知情人士透露他抢了焦栖想拍的东西,还专门拍下了张臣扉的袖口。这就很暧昧了,经纪公司那边气得冒烟,不得不让凌尧接受采访澄清一下。

“张总说你惦记他的鱼子,是什么意思?”

“鱼子是什么暗示吗?”

原以为记者们会提问两人是什么关系,没想到重点竟然都在鱼子上。张臣扉霸道总裁一个,不想解释就没人能强迫他,抓心挠肝好奇了一晚上的媒体,只能来问凌尧了。

我哪知道鱼子是什么,嘤……

凌尧很是委屈,但还得保持硬汉形象,淡然一笑:“都是误会,因为张总他,嗯,收藏了一罐珍稀鱼子。我想拿雪茄跟他换,不过他没同意。”

“那他后来为什么要去抱焦总?”

“合法丈夫,想抱就抱嘛,我哪知道张总怎么想的。”凌尧耸耸肩,引起男神注意失败还吃了一嘴狗粮,人家已经很委屈了,你们还问,嘤……

好不容易挨过采访,回了车上又被经纪人一顿骂。

“呜,我只是想跟他说句话嘛。”凌尧委屈巴巴。

经纪人看着他撒娇就觉得辣眼睛:“你清醒点行不行,别惦记了。看看你这黑皮八块腹肌,再看看少爷那细皮嫩肉,张总会喜欢你吗?”

“人家以前也是细皮嫩肉的!”还不都是经纪人的恶行,导致他变成了这样。

“那他以前喜欢你吗?”

“……不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以海神鸟的倔强,写下“二更在6点多”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