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海神的人鱼王子(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梗怎么还没有消失!

焦栖无言以对, 上半身是哈士奇、下半身是海马的海神,实在想象不出来。难怪小王子没有认出岸边的男人是海神的化身,这能认出来才奇怪吧。

设定太复杂了,没等焦栖捋顺,就被海神大人拖进了波涛汹涌的水床中,一浪接一浪。然而坚强的小王子并没有屈服,拒绝接受海神的鱼子并要求张大屌戴套。

没能在小人鱼身体里产卵成功, 迪奥先生很是遗憾。看着自己满满一袋鱼子被扔进垃圾桶,叹息道:“你知道海神鱼子酱有多贵吗?”

“闭嘴!”

焦栖觉得自己得有好些日子没法吃鱼子寿司、鱼子酱了。

新买的水床睡起来很舒服, 但不知是不是睡前运动太颠簸的原因,焦栖做了一晚上被海怪缠绕的噩梦。海怪长着许多触|手, 强行送他鱼子, 不要就拉着他使劲在海浪中颠簸。

早上醒来胸闷气短,才发现是被光宗压了胸口。水床比较矮, 狗崽子自己爬上来, 想睡张臣扉怀里。奈何张臣扉抱着小娇妻, 张少爷只能退而求其,睡在两位爸爸中间,也就是焦栖的胸口上。

将近二十斤的狗崽子, 不作噩梦才怪。

“光宗!”焦栖把小金毛扔下去,头昏脑涨地坐起来。

“早上好宝贝,需要新鲜的海神鱼子吗?”海神大人闭着眼,抱住小娇妻暖乎乎的腰。

“不要。”

“好吧,就算你拒绝了海神的恩赏, 海神依然爱你。”张臣扉坐起来,笑着亲了小娇妻一口。

焦栖被他亲得歪了歪,斜眼看他:“这是什么仪式吗?每天说一句我爱你。”

海神大人神秘一笑:“算是吧。”

晚上慈善晚宴,两人提前下班回家换了礼服,准时入场。慈善晚宴的与会者分两种,一种是花钱的富豪,一种是娱乐圈明星。富豪们拿出点自己无关紧要的藏品或小东西,主要还是花钱买别人的东西做慈善;明星会拍卖自己的随身物品,主要是来走红毯和表演节目的。

拍卖开始前有嘉宾致辞,作为主办方之一的张臣扉,有一个会前采访。

“我们每年都会开这个慈善晚宴,每年的主题都有所不同。有时候是救助重病儿童,有时候是解决山区用水,有时候是保护濒危动物。不管做什么,能为这个社会出一份力,是一件让哈……人愉悦的事情……”

张臣扉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镜头,说话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看得出来海神大人在很努力地伪装人类,焦栖悄悄松了口气。

“嗯,我丈夫也很支持。”张臣扉说着,转头看了一眼镜头外的焦栖。

焦栖冲他笑笑,忽而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从另一个方向传过来,立时顺着看过去。不远处,一名五官英挺、棱角分明的男星,正目光专注地看着张臣扉。

这人焦栖有点印象,是最近爆红的硬汉型小生凌尧。如今娱乐圈里奶油小生很多,硬汉型稀缺,这人去年凭着一部动作电影迅速蹿红,应该是第一次受邀参加科技联盟的慈善晚宴。

硬汉小生,专注地看张臣扉?焦栖觉得这场景有些诡异,便多留意了几眼。

采访过后宴会正式开始,嘉宾明星会上台表演活跃气氛。凌尧因为正当红,被叫上台跟主持人互动。

焦栖趁机问老攻:“你跟他认识吗?”

“不认识。”张臣扉认真看了会儿,没什么印象。

那估计就是个单纯的小迷弟,焦栖挑挑眉,便不再多管,专心帮爸爸拍那套雪茄。李家爸爸跟焦爸爸一样,没有出席,拍卖的事由李英俊代劳。

大卫杜夫拉菲雪茄,整盒,起拍三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其实之前张臣扉买过一盒,准备拿去讨好老丈人的。那天在霸总剧本里拿出来在嘴里咬了两口,没法送了。

焦栖不着急出价,等着别人出,等价格达到四十万之后,才缓缓抬手:“四十五。”

众人纷纷看过来,见是焦少爷,便知他是给焦佐仁拍的。凑热闹并不是真喜欢的人便放弃了,这时候有人举手:“四十六!”

焦栖抬眼看过去,正是凌尧,不由得微微蹙眉。

“五十。”张臣扉见小娇妻想要,便抬手帮他叫价,那边凌尧又叫了个“五十一”。

慈善拍卖,本身都是友好活动,拍出来的东西往往会远高于本身的价值。大家也都是图个乐呵,谁特别想要大家也就让了,像这种抬价方式明显就有些不友好。

张臣扉皱起眉头,准备直接叫一百万,却被焦栖制止了。

“算了。”焦栖摇头,这人明显是想引起张大屌注意,跟他计较有失身份。

最终,这盒雪茄被硬汉型小生凌尧拍走了。旁边同公司的师姐微微皱眉,小声提醒他:“你跟焦总抢什么?”

那可是视频平台老板,制片人和导演都得罪不起的,一个刚红的小生跟人家叫什么板?然而凌尧不听,满不在乎地签字确认。媒体把这一幕拍下来,不愧是耿直尧,喜欢就买,管你是什么总裁、少爷。

之后张臣扉出竞拍物,随手摘下了两颗袖扣放上去。今天他特意戴了一对不是小娇妻送的袖扣,价格也不高。几轮竞价过后,竟又被凌尧给拍走了。这下众人想不注意他都难,然而凌尧只是笑笑:“侥幸,侥幸。”

后续他又拍了几件小东西,这才没有显得拍下袖扣的行为太突兀。

拍卖之后是冷餐会,有小明星在台上表演,下面大家吃点东西,随意交谈。摄像师穿插在人群中,随便拍点素材。

海神大人不想让小王子走路,想抱着他去吃东西。然而焦栖早料到他这招,在他转头之前就起身去了点心架附近,跟正在偷吃高热量食物的高石庆说话。

“张总,刚才不小心拍走了那盒雪茄,真是抱歉,”凌尧笑眯眯地走过来,低声说道,“等明天拿到标的物,我给您送去石扉。”

张臣扉抬眼看他,作为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每天试图跟他套近乎的人不计其数,哪里看不出来这人是故意的。起身,从口袋里摸出一对钻石袖扣戴上,整了整衣服,冷声道:“不必了。”

凌尧看着那对明显比方才要昂贵得多、也更加配张臣扉这套衣服的袖扣,攥了攥拳头:“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嗯?”刚走出两步的张臣扉回头,奇怪地看着这位五官硬朗的男星,努力回想他是不是亚特兰蒂斯的鱼民。

凌尧见他认不出,竟露出一丝委屈,让他跟自己到僻静点的地方说句话。

会场中有几只大柱子,两人避开摄像头走到一根柱子后面。张臣扉单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看着他:“说吧,你是什么东西?”黑皮硬壳,是石斑鱼还是海龟?

凌尧左右看看没有人,突然捏着手指扭了扭腰,冲张臣扉抛了个媚眼:“扉哥,想起来了吗?”

张臣扉震惊地看着他:“你……”

凌尧期待地看着他。

“你是海蛇妖!”邪恶的海蛇妖,觊觎海神王座的异类。

“哎呀,不是啦!”就听清个妖字,还以为说他是人|妖,黑皮硬汉小碎步跺脚,扯住张臣扉的袖子晃了晃,“人家是妖妖零啊,扉哥!”

当年那个兰花指、小蛮腰的艺校生,追过张臣扉的那个。因为小娘炮不受欢迎,被经纪人强行改型,健身、晒黑变成了硬汉,一炮而红。然而内心里,依旧是那个柔弱的妖娆小零。

这不小的动静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两人说话媒体听不到,但看到两人暧昧的动作,赶紧拍下来,想搞个大新闻。闪光灯亮了一下,张臣扉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正盯着他的小娇妻。

刚才的一幕被小王子看到了!

海神大人顿时白了脸,三两步冲过去,一把将还端着香槟的焦栖抱住。

“哇哦——”人群中想起一阵惊叹声,跟张臣扉熟的人开始起哄。

“张总,吃个点心也不忘秀恩爱啊。”

焦栖试图推开他:“你又干什么?”

“我爱你,宝贝,你不要误会,”张臣扉回头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凌尧,双手发颤,绝望地抱紧小娇妻,哑声道,“不要变成泡沫,我爱你。”

泡沫。

得不到人类的爱,小人鱼就会变成泡沫。

这是很多人鱼故事里都有的桥段。

焦栖总算明白他每天的仪式是什么意思了,好笑又感动,顾不得在场这么多人,回手拍拍他。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张总刚才跟男星在僻静处说话被媒体拍到,跟焦总表忠心呢。摄像机赶紧跟过来,将张臣扉信誓旦旦的话一字不落地拍下。

“你相信我,我知道只有你爱我,其他人都只是想骗我珍贵的鱼子!”而拒绝了他鱼子的小娇妻,才是真的爱他这只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