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海神的人鱼王子(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早上, 焦栖是被一阵微凉的水雾喷醒的。睁开眼,就见张臣扉坐在他身边,拿着瓶保湿喷雾认真地喷他。

“干什么?”焦栖抬手挡脸,又被他抓住手臂从肩膀喷到指头尖。

“宝贝,你脱水了。再不喷水你会变成鱼干的。”张臣扉给他看另一只皮肤有些发干的胳膊。

“还不是你昨天浴盐放多了。”焦栖拍开他的手坐起身来。

“这样不行,晚上还是得睡在水里,”张臣扉不满地看看温暖柔软的床铺, 下地倒了杯温水递给小娇妻让他赶紧喝,“太干燥了, 睡这里不利于产卵。”

“……”焦栖麻木地喝了口水,“谁产卵?我产卵?”

海神大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伸出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点自己的鼻尖:“我。”

“噗——”焦栖一口水喷出来, 给会产卵的海神大人来了个全脸保湿,“你, 你不是公的?”

张臣扉抹了把脸, 很是无奈, 他的小王子失去了记忆,连海洋里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按照人类对海洋生物的划分,海神都是雌性, 宝贝。海神可以孤雌繁殖,也可以选择跟伴侣一起繁殖。”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在下面了吧?焦栖上下打量自家老攻,柔软的丝质睡袍完美勾勒出那线条流畅的好身材,长腿蜂腰, 结实有力。嗯……也不是不行。

满脑子产卵,焦栖都不知道早饭吃的什么,直到车子停在芭蕉大楼前,才堪堪回过神来。迈巴赫再一次违规停在了旋转门前,正要进门的一名员工停下脚步,准备跟下车的总裁打招呼。

张臣扉快速下车,给小娇妻拉开车门,解开安全带,想也不想直接把人抱了出来。

“总裁……早……”惊讶之下的员工骤然后退一步,被旋转门“哐”地一声拍了脑袋。

“放我下来!”焦栖赶紧拍他胳膊,“昨天不是说好了,在外面我自己走。”

“这里不算外面,已经是里面了。”张臣扉抬抬下巴,示意小娇妻看看周围,他已经走过旋转门,进了芭蕉大楼内部。

“……”

刚好进来的余圆秘书看到这一幕,好奇地凑过来:“总裁这是崴脚了吗?”赶紧招呼大堂保安推个轮椅过来。

被人误会崴脚比秀恩爱强,焦栖忍着额头根根绷紧的青筋默认了。

把小娇妻放到轮椅上,张臣扉才勉强放心。他实在不忍心看小人鱼走路,每走一步都像是拿刀尖扎他的心,提醒他逗弄小王子的恶果。

“交给我吧张总。”余圆推着轮椅,笑着跟张臣扉告别。

总算摆脱了时刻要抱着他的海神大人,焦栖进了电梯就扔下轮椅站起来。在秘书震惊的眼神中,冷着脸走进办公室。然而还没来得及坐下,某人又追了上来。

“又干嘛?”焦栖无力地被张大屌从身后抱住,摆摆手让捂着眼睛的余圆先出去,转过身打算跟张大屌好好谈谈,“你这样不行,行为太反常会被别人看出来的!”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忘了跟你说句话。”张臣扉紧张兮兮地说。

“什么?”

“我爱你。”

“……”焦栖愣怔了几秒钟,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刚升起来的那点气性顿时泄了个干净,“你真是……怎么突然说这个?”

“这是每天必须做的。”海神大人捧住他的脸,珍而重之地亲了一口,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开。

海洋生物都这么有仪式感吗?焦栖一头雾水,坐到办公桌前,忍不住又想起了产卵的事。

因为自己本身在这方面比较懒,加上两人体型、体力的差距,焦栖已经习惯了在下面。做Top的话,还真没什么经验。出于对老攻负责的态度,焦总处理了公司事务之后,便认认真真地查起了资料。

各种用具、消耗品家里都有,技术性问题根据自己平时的经验反向思维也可以解决。觉得问题不大,就顺道把海洋生物相关也看了一下。

鱼类产卵大部分是体外受|精,小部分如鲨鱼是体内的。比较特殊的如海马,是雌性把鱼卵产到雄性的育儿囊中,在雄性体内受|精孵化,并由雄海马产出。

“……”海神是个什么物种?总归不是海马吧。

正纠结着老攻的物种问题,一同电话打了进来,是最近正当红的焦佐仁先生。

“明天晚上那个慈善晚宴,我就不去了,你代表骄阳地产去吧。”焦爸爸一点不带商量的直接给任务。

“怎么不去了?”焦栖有些意外。先前听说李英俊他爸要在慈善晚宴上拍卖一盒绝版雪茄,焦爸爸还兴致勃勃准备去的。

“你记得拍那盒雪茄。”焦爸爸答非所问。

“好。”焦栖没再多问,直接应下来。大概原因他能猜到,这种慈善晚宴都是年轻女星争妍斗艳的地方,他妈妈不乐意去。而因为“妇女同志”那个事,既有话题度又不会传绯闻的焦佐仁,就成了女星们红毯伴侣的抢手货。

估计这几天没少被各种女星拐弯抹角的骚扰,刚正不阿的焦爸爸干脆就不去了。

要不是爸爸提醒,焦栖都把这场晚宴给忘了。这晚宴是几家科技公司牵头的,张臣扉还不能不去。焦栖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打电话过去跟石扉的秘书确认张臣扉的演讲稿,以防他擅自加入“伟大的亚特兰蒂斯”之类的话。

下班回到家,刚打开门,一股浓郁的水汽便扑面而来。

“汪!”

一台大树状的巨型加湿器,顶天立地撑在客厅中央,枝繁叶茂地随处舒展,每一条枝干都在喷水雾。光宗正兴高采烈地围着那假树转悠,选了个好地方抬起后腿。

“光宗!”焦栖立马喝止了狗崽子在家里撒尿的行为。

“不用管它,”张臣扉脱掉外套,邀功似的将小娇妻搂进怀里,“家里已经被我改造过了,保证你不会脱水。要不要去看看我们睡觉的地方?”

“你做了什么?”这家伙该不会真把床改成浴缸了吧?这房子就一间卧室,改成浴缸今晚就没法睡了。

海神大人神秘一笑,直接把小人鱼扛到肩上。娇嫩的人鱼王子,合该睡在最柔软的水域里。踢开卧室门,将小王子扔到新床上。

焦栖闭了口气摆出游泳的姿势,划拉两下却发现自己趴在实物上,绵软微凉。海神大人的水域,就是一张三米直径的圆形……水床。

“宝贝,想不想要海神的鱼子啊?”张臣扉凑过去,从后面抱住小娇妻。

“现在吗?”焦栖深吸一口气,默默把做攻的要诀又背了一遍,自信地转过身来。

海神大人低低地笑了一声,解开小王子的衬衫扣子:“别怕,不会痛的。我会温柔地把鱼子送进你的身体里,如果你不想怀孕,等会儿再洗干净就是了。”

“等等,”这过程听起来不大对,焦栖皱眉,“你是海马吗?”

“不,严格来说海神不属于任何已知的海洋生物,硬要取名的话,”海神大人认真思考了一下,“大概是海狗吧。”

“……你小时候是哈士奇?”

“你怎么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注:现实中真正的海狗并不是哈士奇,本文纯属虚构

海神鸟上午有点晕,更得晚了_(:з」∠)_二更在6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