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将银器放进身体里, 对吸血鬼来说是极为紧张的事情。为了安抚小娇妻的情绪,迪奥先生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他。

被恶魔诱惑的小娇妻忘记了反抗,最后还是让亲王大人得逞了。过程简直不堪回首。

早上醒来,焦栖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忍不住把脸埋进枕头缝里。而得偿所愿的吸血鬼先生,丝毫没有觉得开心,把装萝卜的小娇妻挖出来抱进怀里, 心疼地亲亲:“我知道失去孩子会让你感到痛苦,但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闭嘴吧你。”焦栖捂住脸, 听到他这咏叹调就头疼。

“好,我不说了。但如果你感到难过, 一定要告诉我。血族的生命无穷无尽, 如果你患上产后抑郁症就麻烦了,那会让你往后的千万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尼古拉斯亲王越说越担心, 甚至想要拉着焦栖去看心理医生。

“哎呀, 我没事!”焦栖被他吵得不行, 干脆坐起身来,穿衣服起床。

对于昨天晚上提到的Alexande和William,焦栖还是有些在意的。问张大屌, 又问不出个所以然,他决定自己去查查。

到了公司,先给KY回了封邮件,问他记不记得这两人。KY很快回过来:

【哦,当然。他们两个都喜欢你!不过他们没有我帅, 大概知道我喜欢你之后就自动退出了吧。】

KY同学不管什么时候都自我感觉特别良好,这一点焦栖还是挺佩服他的。沉静下来想了想,找出了张臣扉的英文社交网络账号。

这个账号注册得很早,最近几年都没有再用了。焦栖试着用家里平时用的密码登录,试到第三个便成功了。

后台有不少未读消息,有一个还是上个月的。点开进去,是一名大学生发来的。

【嗨,伙计,听说你这里有很棒的小工具,现在还卖吗?】

没头没尾的求购信息,看起来很像钓鱼发广告的。焦栖点开这个发消息的人,看了一眼资料,惊奇地发现竟然来自他所读的那所大学,是一位在读学弟。

这就很蹊跷了。

退回张大屌的私信界面,一条一条往上翻,竟然真的找到了Alexande和William两人的消息。

【BigFei:兄弟,需要工具吗?】

【Alexande:哦,我知道你。现在暂时不用那个,唔,你这里除了抢课工具,还有其他的吗?】

【BigFei:有啊,你想要什么?篮球、棒球赛抢票工具之类的?】

【Alexande:哇哦,酷!那我还真需要,我正要买一张NBA季后赛的票,邀请我喜欢的男孩子去。】

【BigFei:那我建议你抢一张MLB的票,毕竟William更喜欢棒球。】

【Alexande:这关William什么事?我想邀请那个华国男孩子,他喜欢NBA。】

【BigFei: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但前两天William跟我说起来,他喜欢你,又不知道怎么跟你表白。】

【Alexande:!!!】

看一眼聊天日期,正是他们上大学那时候。

焦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上的那个学校,每学期的课程是需要在网上自行选择的。一些知名教授的课比较抢手,时常抢不到。张臣扉这家伙做了个抢课小软件,向这些米国学生兜售,似乎很受欢迎。

不过,后面的这些对话,看起来就有些诡异了。焦栖又翻到William那边,发现了更加神奇的东西。

【William:伙计,上次你说可以做抢MLB门票的工具,做出来了吗?】

【BigFei:做出来了,不过我卖给别人了。】

【William:啥?为什么?!】

【BigFei:因为有个人听说你想看,就花钱来买了,说要请你一起看的。我猜,他喜欢你。】

【William:谁?焦吗?哈哈,我知道我在做梦。】

【BigFei:是Alexande。】

【William:!!!】

看到这里,焦栖也很想发三个感叹号,这是什么骚操作?

点开William的主页,一眼就看见了背景图里的结婚照。William和Alexande于三年前结婚了。

焦栖:“……”

已经不需要再找当年的消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用脚趾头都能猜到:Alexande买了抢票工具,真的抢到了两张热门棒球赛的票,试着邀请William一起去。而早有心理准备的William欣然答应,两个都长得挺帅又以为对方喜欢自己的人,就这么手牵手去看球了,结果可想而知。

看到这里,焦栖都想给张大屌鼓个掌。无中生有、隔岸观火、偷梁换柱、釜底抽薪,三十六计都无法尽述他这一套解决潜在情敌的大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还赚了Alexande买工具的15元米国币。

难怪他当年看到KY送花一点也不伤心,难怪他知道是不是第一次那个问题,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着大洋彼岸的状况。甚至还用表情包收买了个眼线,给他汇报学校里的事。

难怪大学四年没个正经桃花,都被这搅屎棍子给搅黄了。焦栖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心情,正发呆,突然接到了张臣扉打过来的电话。

“宝贝,我刚想起来,早上出门的时候你说话有鼻音,是哭了吗?”一边工作一边回味小娇妻美味的亲王殿下,后知后觉记起了这个细节。

“没有。”那是感冒还没有好利索,不过这话焦栖不想说,免得以为他不死不灭的吸血鬼先生瞎紧张。

“哦,那就好。虽然我很喜欢你在床上哭泣的样子,但并不喜欢你因为别的事难过,”张臣扉叹了口气,“如果你实在想要孩子,我可以给你一个。”

“啊?你怎么给我?”焦栖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把光宗变成一只吸血狗。”

“……住口!”

作者有话要说:啊,这章迷之卡文,就像攀爬窗台的罗密欧被树枝卡了裆,痛苦,无助,又无法宣之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