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几番讨价还价之后, 亲王殿下如愿以偿地对小祭品完成了初拥。这可爱的小东西从此就不再是他的血奴,而是他的小娇妻了。

初拥结束,吸血鬼先生美滋滋地抱着虚弱的小娇妻去洗澡。刚刚转变血统的新生血族是很脆弱的,甚至连手指都抬不动,必须得到全方位的照顾。

里里外外洗干净,吹干头发,塞进换过床单的温暖被窝里, 迪奥先生抱着热乎乎软绵绵新鲜出炉的小妻子,满足地喟叹:“从社会学角度来说, 我是你的丈夫。但是按照血族的体系,给了你新生的我, 其实是你的父亲。”

“滚!”焦栖在被窝里踹他, 干爹剧本都过去了,竟然还敢占便宜。

“这是真的, ”张臣扉抓住那只踢他的脚, 搭到自己身上, “不过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关系,我更希望你做我的妻子,”

焦栖有些犯困, 懒得理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鼻子竟然通气了。估计是刚才剧烈运动发了汗的功劳。

“那是当然,你变成了吸血鬼,不老不死, 身体恢复能力也会变强,”提心吊胆了两天的张大屌,总算舒了口气,美滋滋地说,“这样,就不怕了。”

美丽的少年变成了强大的吸血鬼,再不怕死神会将他夺走了。

半晌没搭理老攻的焦栖,缓缓睁开眼,看着跟他挤在一直枕头上的家伙。两天没好好睡觉的张大屌,前一秒还在说话,后一秒就打起了小呼噜。

“真傻……”焦栖小声嫌弃了一句,抬手摸摸他的头,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周一,天终于放晴了。不需要再担心别的吸血鬼觊觎,迪奥先生放心地把小娇妻送去了芭蕉,并且一整天也没有来骚扰。焦栖对此表示很满意,安心工作了一天。

BBQ那边送来了这一季的新剧名单,包括一部正在热播的吸血鬼电视剧。那可是BBQ今年重点推的剧目,竟然也舍得拿出来给芭蕉挑,足见诚意了。

因为家里那只吸血鬼的关系,焦栖最近对这种题材的东西有莫名好感,同意了购买计划。

许久没有出现的KY同学,发了封邮件过来。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部剧的。上次的事我很抱歉,但请允许我解释一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要知道,当时学校里爱慕你的可不止我一个,只有我当面表白了,足见我是最爱你的那个……】

焦栖大致看了两眼就扔到了一边,明显是鬼话连篇。那时候他性格孤僻,谁也不理,而且长得也不符合西方人的审美。除了KY这种二愣子,哪里还有别的爱慕者。

天黑下班,张臣扉按时来接他,却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往城南走。

“这是去哪儿?”

“猎食。”吸血鬼先生轻声说着,拐进了一条背街。

焦栖对于“打猎”类似的词没什么好感,闻言立时皱起眉头:“你又想做什么,老老实实回家不行吗?”

“宝贝儿,我们总要吃饭的吧,”车子停下来,张臣扉无奈地转头解释,“你现在是血族,不吃血要饿死的。”

“……”想到张大屌的吸血方式,焦栖一阵恶寒,这人不会真的疯到带他去找牛郎吧?要是一会儿看到那种不正经的霓虹灯牌,他可能真的会当场家暴了。

迪奥先生毫无危机感地拉着小娇妻下车,走出停车的背街,眼前豁然出现了一条人声鼎沸的热闹小街。天色刚刚暗下来,这里已经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烧烤、火锅的香味,各种大喇叭高声叫卖。

“羊肉串,十块钱三串!”

“麻辣烫,麻辣烫!”

“烤鸡了解一下!”

竟然是城南小吃街。焦栖被老攻拽着穿过拥挤的人群,寻到了一间挂着霓虹灯牌的小店,牌子上写着“贵族毛血旺”。看起来是个有些年份的老店了,宣传立牌上写着“储值办会员卡送企鹅黄钻”。

门前摆着个展台,伙计正提着一桶鲜血,现场制作血豆腐。因为现在血豆腐总有造假的,这家就现场制作,让顾客看着他们绝不掺假。场面血腥,生意红火。

“这就是你猎食的东西?”坐在简陋的小店里,看着眼前一大盆通红红的毛血旺,焦栖不确定地问。

“嗯,只有这家的血是新鲜的。动物血,对于血族来说,就是素菜。我有了伴侣,荤菜吃你就行了。”结成伴侣的吸血鬼可以互相吸血解馋,有了小娇妻的吸血鬼先生在外是吃素的。

看着夹到碗里的血豆腐,焦栖哭笑不得,低头默默吃了。

“唔……好吃。”

苍蝇小馆里常有深藏的美食。焦栖其实很喜欢吃辣的东西,只是胃不好平时张大屌不让他吃。

两人吃掉了一大盆毛血旺,满足地开车回家。虽然焦栖已经克制着没有贪吃,但不知是感冒没好忍不了油腻,还是脆弱的肠胃受不了辛辣,刚回家就吐了。

“怎么回事?”张臣扉脸色大变,快步跑到浴室搂住虚弱的小娇妻。

“唔……”焦栖摇头,漱了漱口,“估计是吃多了。”

“不可能,血族吃鲜血是不会吐的。”张臣扉把人抱回客厅,满心忧愁地煮了碗清汤面,看着小娇妻乖乖吃下去,脸上也没点笑意。

“真没事。”吃了清汤面胃里舒服多了,焦栖叹了口气,自己就是没有吃小吃的命。

亲王殿下看着毫无危机感的小娇妻,欲言又止,默默去书房待了一会儿。再出来时,脸上的忧愁几乎要化为实质了。走到床前,慢慢蹲下来,跟趴在床上看书的小娇妻平视:“我看了血族古籍,你这是怀孕了。”

“啊?”

“这个孩子不能要。”

“啥?”

“血族的孩子太强大,会踢碎你的肋骨,撕开你的肚皮。那太痛苦了,我不希望你遭遇这种事情。”

“……”

优雅的吸血鬼先生,悲情地趴在床角,宛如扒着窗台绝望念诗的罗密欧:“虽然有后代是一件欣喜的事情,但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得到孩子的代价是让你承受苦难,那我就必须将它扼杀在萌芽之中!”

焦栖跟他解释了半天自己是男人不会怀孕,但固执的老吸血鬼根本不听劝。

生怕他出去乱打听“无痛人流”,第二天上班,焦栖特意打电话到石扉询问情况。秘书告知他总裁一切如此,并没有问什么奇怪的问题,也没有出门。

满心以为吸血鬼先生已经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晚上回家还是逃不掉残忍的“堕|胎”仪式。

张臣扉把一方盒子摆到焦栖面前,神色肃穆。

“你想做什么?”焦栖不确定地看着那个黑色的盒子。

“你知道的,银器可以杀死吸血鬼,前提是要刺伤他。这个神器,不会伤到你,但可以杀死脆弱的胚胎。”说着,慢慢打开了盒盖。铺满丝绒布的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根长条形的银器。

焦栖看着那应该打马赛克的形状,指尖发颤,拿起盒盖上的说明书。

【高端玩具,单身人士、已婚夫妻\\夫夫的好选择。纯银制品,可用于收藏。】

“我不要用这个……”焦栖红着脸,说不下去了,“我没怀孕。”

“我知道这有点痛苦,但长痛不如短痛。”亲王殿下一脸严肃地拿起神器,抓着试图逃跑的小娇妻就要去卧室。

“哎,等等,”焦栖垂死挣扎,“这孩子也不见得是你的,毕竟我是个小淫,咳娃,如果它不是个吸血鬼……”

“不可能!”迪奥先生把小娇妻抄抱起来,神秘地笑了笑,“以前那些试图接近你的什么Alexande、William都被我干掉了,我清楚的知道,你,只属于我。”

焦栖蓦然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两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是他大学的同学,两个帅哥。以前在社交网络上还有联系,因为不是很熟,从没有跟张大屌提过。这家伙为什么会知道,还这般如数家珍?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在下午6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