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哪位?”焦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记住这世上音节最美的名字,”男人低沉地笑起来, 轻轻亲吻少年的耳垂, “迪奥·尼古拉斯·张。”

“……”怎么这回还多了个中间名?敲敲智脑, 安妮表示不清楚这个名字的真实含义, 很可能是随口胡诌的。不过既然有“本王”和“食物”,应该是什么猎奇的剧本。

下班的芭蕉员工,对于两位老板的秀恩爱已经见怪不怪了,就是不知道这打着伞是什么意思。“咔嚓”,员工不敢拍照, 却有路人忍不住举起了手机。闪光灯晃到了迪奥先生的眼睛,这让他很不高兴。

“找死!”张臣扉眯起眼睛, 愚蠢的人类, 竟敢用亮光晃他。

焦栖拦住准备冲过去的张大屌, 抬手示意保安去处理一下,自己则拖着这位洋气的尼古拉斯先生上车。

这次张臣扉破天荒地没有选择驾驶位, 而是优雅地收起他的直柄大黑伞,坐进了副驾驶。

“冒昧问一句,你是个贵族吗?”焦栖不着急发动车辆, 好整以暇地盘问他。

“当然, 宝贝儿, 你不认识我?”张臣扉有些意外,作为血族的亲王、暗夜的统治者,竟然还有无知的少年不知他的名姓。伸手摸摸焦栖柔软的发顶,向他讲述自己的来历。

安妮及时查询:血族, 西方吸血鬼设定。惧怕阳光,靠吸食人血生存。

吸血鬼……

这个焦栖知道,不需要安妮继续查了。昨天晚上还在玩吸血鬼游戏,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莫非剧本选择还有现实触发机制呢?

亲王殿下摸摸少年柔软的发顶,露出个十分迷人的笑来。这可怜的小东西,被父亲当做向魔鬼祈祷的祭品,献给血族亲王当血奴。好在自己是个温柔的主人,不会太过折磨他。

“从今天开始,你要负责喂饱我。一旦我吃不饱,就可能会把你吃掉。现在,带我回家。”

“还是先去吃饭吧。”血族亲王大概是不会给他做饭的,所以还是在外面吃了再回去。

车停在一家中餐馆门前,焦栖看着两步路也要打伞的张大屌皱眉:“你就不能不打伞吗?”大晴天打伞,怪丢人的。

“当然可以,”迪奥先生收起伞,牵着小奴隶的手走进去,“作为高贵的亲王,我其实并不惧怕阳光。但太阳会灼伤我苍白的皮肤,降低我的美貌。”

焦栖震惊地看看那只比自己黑了两个色号的手,也不知这人哪来的脸自称苍白美丽。

寻了处僻静的地方落座,张臣扉拿起菜单点菜:“毛血旺,鸭血粉丝汤,血肠煲仔饭。”

“……”焦栖很是无语,要了一盘蒜蓉开边虾。

“好的,有什么忌口?”服务生小哥尽职尽责地问。

“不要蒜,任何菜都不要放蒜。”张大屌斩钉截铁地说。

“……”蒜蓉开边虾不要蒜,那还吃个毛线?焦栖忍着发火的冲动,“算了,换个清蒸鲈鱼。”

服务生走后,张臣扉十分严肃地对焦栖说:“我希望你从今天开始不要吃大蒜,那样会影响你的口感,还会导致我中毒。”

吸血鬼惧怕大蒜和银器,等级低的吸血鬼还可能会被大蒜杀死。

“……”

吃完饭回市中心的公寓,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狗崽子在里面兴奋地哼唧。张臣扉向后退了一步:“什么东西?”

“光宗啊。”焦栖开门,小金毛立时扑过来,摇着尾巴往张大屌腿上蹭。

“该死的,你竟然在家里养了个狼人!”血族亲王愤怒地抓起地上的狗崽子,目光邪恶地与之对视。血族与狼人一直是宿敌,作为他的小血奴,竟然藏着狼人幼崽,简直是犯上作乱。

“汪!”狼人光宗被拎着后颈也不恼,开心地伸出舌头要舔他鼻子。

“别闹,它只是个金毛。”焦栖把狗崽子拿走,示意张臣扉换拖鞋,自己去给光宗倒狗粮。阿姨离开前给倒过,但小狗正在长身体,吃得特别多,如今饭碗里已经空空如也。

亲王殿下饶有兴致地站在一边,看着无知的小血奴用喂狗的方法喂养狼人,忍不出笑出声:“好吧,允许你留下它。”这小东西一看就血统纯正,很可能是狼人王子。把狼人王子养成在地上打滚的狗,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或者再进一步,他亲自出手,把小东西变成一只吸血狗,让它做个优雅的血族,成为他迪奥·尼古拉斯·张的儿子。狼人一族大概会气到掉毛斑秃吧?

魔鬼的计划在心中盘算,但这并不重要。现在,夜晚降临,他需要进食了。

“你还没吃饱?”听到张大屌要吃东西,焦栖很是疑惑,刚才这家伙可是把大半盆毛血旺、一碗粉丝、一整份煲仔饭都吃完了,还饿?

“人类的食物只能让我愉悦,填饱肚子需要的是新鲜的血。”张臣扉挤进浴室,抱住正在冲澡的小奴隶,慢慢舔舐他下巴上的水珠。

花洒的水打在张臣扉的身上,将衬衫浸透。白色衬衫变成半透明状,勾勒出那线条流畅的肌肉,半遮半掩犹胜不遮掩。

“嗯……别闹,今天不要了。”被过度使用的某处还疼着,必须休息几天了,就算眼前的张大屌再诱人,也要坚决推开。

“真是无情呢。”迪奥先生倚在墙壁上,用拇指抹了一把下嘴唇,眸光深邃。当真像一只性|感的吸血鬼,引诱无知的少年走向危险的陷阱。

“赶紧把衬衫脱了,一会儿冻着你。”焦栖别开眼,不为所动,三两下扒了张大屌的衣服,顺道把老攻也洗了。

等吸血鬼先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拿着风机给小娇妻吹头发。洗澡已经结束,引诱没有成功。而焦栖则趴在床上,用智脑翻看新闻。

焦爸爸那件事的热度已经减下去,真真假假人们分不清楚,也就懒得继续讨论。倒是因为张大屌那个神来之笔,把游戏给带火了。

打开游戏界面,刚看到自己养的吸血鬼,就被张大屌关了智脑。扔掉吹风筒,迪奥先生不怒反笑:“你竟敢当着我的面看别的吸血鬼。”

“啊?”焦栖没反应过来,就被张大屌抱起来翻了个面,扔在柔软的被子上。

“我想你需要明白,你是凡人给我的祭品。我要享用,你,没有拒绝的资格!”张臣扉说着,拉着焦栖的手指嗅闻,轻轻啃咬,陶醉道,“啊,多么甜美的处|女血。”

“我不是处女。”焦栖面不改色地看他表演。

“啊,我说错了,多么甜美的处男血。”亲王殿下知错就改,笑着亲吻他的唇。

“我也不是处男。”小娇妻冷漠道。

“……好吧,”暗夜的统治者,不会因为被一再打断而失去优雅,继续用吟游诗人般的语调叹息,“啊,多么甜美的小淫|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