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金主干爹轻点爱(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张臣扉好整以暇地看着小玩物被那些老色|鬼包围,想要看他惊慌失措、眼泪汪汪寻找干爹的样子。越看越不对劲, 笑容渐渐消失。那小东西分明一点也不害怕, 还挑衅地看过来。

该死的……他就知道, 堕落的豪门少爷, 根本没有什么坚贞不屈的气节,说不定正物色新的金主呢!

“焦总,在这里能遇见您,真是意外啊!”

“别忙喝,这里的酒很一般。我带了瓶拉菲, 焦总要不要尝尝?”

“焦总,我最近正在拍一部新剧, 喜剧类的, 特别好笑。我发个样片给您看看?”

原本是来找乐子的制片人、导演们, 看到焦栖就把那些鲜花鲜肉给扔了,围着强势的平台总裁大人献殷勤。焦栖被他们吵得头疼, 眼瞧着张大屌带着朴美男走过来,也没有起身,只是淡淡地看着。

“哎呀, 焦总竟然赏光来了, 真是蓬荜生辉啊让这里!”朴老板自小在棒国长大, 正常交流不成问题,但要用成语的时候,句子总有些别扭。

“朴总。”待朴美男坐下,焦栖才不紧不慢地跟他碰杯。

朴美男自己把杯子里的酒喝了大半, 抬头见焦栖根本没喝,便热情地劝:“这可是我珍藏的酒,有特殊保健功效的,一定要喝完。”

“开车来的,不便饮酒。”焦栖轻抿了一口,没有喝。

“这话说的,瞧见那边没有,一排的代驾,尽情喝。焦总这么矜持,是不给我朴某人面子了。”在华国生意场混了几年,朴美男别的没学到,劝酒的功夫学了个十成十。

焦栖微微蹙眉,冷下脸来。他胃不好,即便红酒也只能浅尝。这酒是药酒,非常辛辣,不能喝。

“哎,我替焦总喝。”旁边一名制片人伸手。

朴美男意识到自己劝错了酒,赶紧打圆场:“行,你替焦总喝……”

话没说完,酒杯就被张臣扉夺了过去,一饮而尽。金主大人看这些人“满脸不怀好意”地灌小玩物,火气就蹭蹭往上飙,压着火沉声道:“他未成年,不能饮酒。”

“未……未成年?”朴老板看看成熟稳重的焦总,嘴里的药酒顿时窜到了鼻子里,呛得他差点哭出来,“咳咳,哈哈哈,张总可真会说笑。”

他是看出来了,这夫夫俩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呢,这时候瞎搀和说不准会殃及池鱼。朴美男冲那几个制作人使眼色,一群人又寒暄几句就陆续离开,把这一块地方留给两人。

一名穿着比基尼的小艺人认出了焦栖,扭着腰想凑过去,被朴老板一把拽住:“没看人家夫夫两个都在呢,别给我惹事。”

音乐突然换了个风格,泳池中央开始表演节目。唯一的玻璃门出口站上了保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一直延续到电梯口。焦栖看了一眼这布置,了然,应该是限制级的表演,会被警察扫黄的那种。

这表演只是前奏,过后就是需要锁门的那种午夜场了。

焦家老爹虽然在生意上头脑超前,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下海做生意,但在某些问题上却是个停留在十八世纪的老封建。焦栖虽不至于到父亲那个程度,但也爱惜名声,不想再继续呆着了。

“我们回家吧。”焦栖拉拉张臣扉的手,示意他起身。

“怎么,这会儿知道怕了?”金主大人岿然不动,反倒把人拉进怀里,捏着下颌强迫他看泳池里的表演,低声笑道,“这才哪儿跟哪儿,好戏还在后面呢。”

焦栖拍开那只爪子,斜眼看他:“你知道后面有什么好戏?”

“都是你想象不到的,”张臣扉放松身体倚在沙发上,将怀中人扯到嘴边,叼住一只耳朵低声吓唬他,“看到那些西装革履的人了吗?到了午夜,就会变成色中饿鬼,把不听话的小朋友拆吃入腹。如果我把你丢给这些垃圾,你觉得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那你可以试试。”泳池中的表演尺度越来越大,焦栖觉得辣眼睛,准备强行把人拽走。

“怎么,你很期待?”张臣扉刚说完那些话,没吓到小家伙,反倒把自己气得不行,见焦栖毫不在意,说出的话不由得难听起来,“也对,像你这么小小年纪就跟人睡的,估计也不在意。”

焦栖起身的动作一顿,仿佛重新认识了张大屌一样,上下打量他。早上这家伙闹什么“处男膜”,他只当个笑话听,这会儿又提起来,才让他不得不重视。

先前阙德说过,紊乱之后的行为,是智脑内容和记忆的混合物。仔细想想,大概知道这人在纠结什么了,胸口像是被人锤了一下,突然发闷。

他俩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因为太紧张,焦栖为了充场面就说自己是有经验的。张臣扉当时笑笑没说什么,没想到竟然记恨了这么多年……

气闷,脑袋里嗡嗡作响,焦栖一瞬间耐心告罄,当起身的动作再次被阻拦时,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张臣扉,我给你脸了是不是!跟我回家!”

金主大人被一巴掌打蒙了,愣愣地被小娇妻拽起来,拖出了泳池派对。

朴美男脖子伸成了鹅状,远远瞧着。其他人也不敢吱声,只能默默加入鹅军阵营。

回到公寓,金主大人打算好好跟小娇妻算算刚才的账,却差点被关上的卧室门拍扁了鼻子。

“你今天晚上睡沙发。”焦栖语调冰冷地说完,带上降噪耳机,直接睡了。说不出来具体的,但他就是很生气。

家里一个老封建就算了,没想到张臣扉也是个这种玩意儿。别说他当时只是吹个牛,就算他真的在认识张臣扉之前跟人睡过又如何,大家都是成年人……

也不知是不是晚上人容易胡思乱想,焦栖越想越气。然而现在那家伙还混乱着,根本说不清楚。干脆把张大屌关到外面,眼不见心不烦。

被关在门外的金主大人气得跳脚,小野猫挠主人,还把主人关在门外,真是惯坏了。正打算踹门,一通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总裁,媒体那边说,拍到了焦总跟女明星出入酒店的照片,明天早上就要发布,问您要不要买?”秘书小心翼翼地传达紧急消息。

事关重大的偷拍,发布之前狗仔团队会提前知会,如果出钱买下来,这消息就不会传出去。

“买什么买?他们爱怎么发怎么发!”

这消息对于正在气头上的金主大人简直火上浇油。真是能耐了,还敢去勾搭女明星?张臣扉直接撂了电话,在客厅里暴躁地走来走去,忽然冒出个危险的念头——既然控制不住,不如干脆毁了他!

让他走不了演艺圈这条路,将人锁在别墅里圈养,没日没夜地艹,不给任何人看。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张臣扉冷酷一笑,把啃他脚趾头的狗儿子拎起来:“光宗,你哥哥就要变成你后爸了,开不开心?”

“汪?”

张臣扉没有阻拦,焦家那边联系不上,兴奋的八卦媒体直接在凌晨发布了。

次日一早,焦栖被智脑不断响起的消息提示吵醒,迷迷糊糊抓过来看了一眼,瞬间醒盹弹坐起来。

【绯闻头条——焦佐仁携女星出入酒店,老树开花又一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在下午6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