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黑道帝王小逃妻(1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罗美香:“……”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围观群众没听清张臣扉对保姆说了什么, 只听到强子喊那一句, 下意识地纷纷打开了智脑扫码界面。

“这不会是什么快闪广告吧?”

“二维码底下是《星河荣光》的下载地址吧?”

焦栖胃不疼了, 只觉得头疼。打电话给李英俊, 叫他出来处理一下媒体。

张臣扉呼了强子后脑勺一巴掌, 扫码界面瞬间没有了。冲保安打了个手势,黑衣人麻利地将一身赘肉的中年妇女架起来,准备撤离。

“你们干什么?”双脚离地,回过神来的罗美香顿时慌了。她不怕那些好面子的有钱人,就怕这种黑社会。那些去她家泼油漆的人, 扬言要让她儿子断手断脚, 几乎把她吓破了胆。

“你不是想单独聊聊么?”张臣扉露出个邪肆的笑来,跟黑帮片里那些准备杀人的黑帮老大如出一辙。

“不, 我不去, 救命啊!”她要的是跟文明礼貌的小少爷私下谈,可不是跟这群黑社会去没人的地方被剁手跺脚。梨形的肥胖身体, 异常灵活地踢蹬着双腿,嗷嗷大叫。

正闹着, 马路上响起了“威武威武”的叫声, 警车来了。作为闹事一方的罗美香, 竟然比别人更盼望警察同志的到来, 高声大喊:“警察同志,这里!”

几名民警过来,看看哭得凄惨的中年妇女和抓着她的黑衣大汉们, 一时分不清谁是苦主,谁是闹事的:“你们几个是什么人?”

“保安!”黑衣大汉们齐声说着,纷纷出示了保安证。

“那你呢?”警察指指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强子。

强子颇感委屈,亮出了自己的二维码:“我也是保安。”

警察把罗美香接管过来,带上警车,请张臣扉和焦栖去警局配合调查。那边李英俊已经走了出来,冲焦栖比了个“放心”的手势,两人便跟着去了警局。

本以为是什么豪门大八卦,闹了半天就是个贪得无厌的保姆来碰瓷。被邀请来参加首映礼的,都是友好合作的媒体,李英俊出面跟他们协商,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只是现场的粉丝不大好处理。

焦妈妈的经纪人看到她打人的时候,差点厥过去。萧仪自己却不以为意,扯过现场维持秩序的主持人话筒,撩了一把长长的大波浪头发:“当众打人实在不雅,让大家见笑了。”

毫无悔过之意。

围观群众安静了片刻,突然有个小姑娘高声喊:“小姨很帅!”

“小姨打得好!我小时候也被保姆欺负过!”

“小姨棒棒哒!”

作为公众人物,当众打人肯定不对;但作为母亲,无可厚非。

派出所里,罗美香又恢复了从容镇定。当着警察的面,她就不信这些伪装成保安的黑社会还敢把她怎么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警察说焦家怎么欺负她。

焦栖条理清晰地跟调查员讲明了来龙去脉,获得了女警官怜爱同情的眼神:“你们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她呢?”张臣扉抬抬下巴,指向罗美香。

“哎,这种无赖老太太,最是难缠。没造成严重后果,只能批评教育外加罚点款,你们赶紧走吧。”女警官低声劝道。

张臣扉没再说什么,拉着小娇妻走出警局,将人安置到车上,摸摸他还有些发白的脸:“还疼吗?”

焦栖摇摇头,刚才只是神经性的痉挛,并不是犯胃病,疼过那一下就好了。

得知小娇妻没事,张臣扉亲亲他的脸,跟他坐在一起,却没有叫司机开车。

十分钟后,罗美香骂骂咧咧地走出警局,刚过了马路,就被两名黑衣人架起来,捂住嘴拽进了背街。黑色迈巴赫就停在背街处,后面的车门半开着,黑道教父居高临下地坐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的烟。

“你是想在这里谈,还是咱们去郊区找个废工厂?”

“你们干什么?这可是公安局门口!”罗美香哆哆嗦嗦色厉内荏道。

“呵,”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张臣扉嗤笑一声,突然出手,捏住了罗美香油腻的胖下巴:“罗美香,你知道你在招惹谁吗?你以为我会怕警察?黑白两道,到处都是我的人,包括关着你儿子的看守所。”

大庭广众之下吓唬她效果不一定好,有经验的猎人都知道,在猎物以为安全之后再次捕捉,才能吓破她的胆。

“你……”罗美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张臣扉松开她的下巴,掏出一只手帕厌恶地擦了擦手指,语重心长道:“焦家讲仁义,我可不讲。你儿子既然已经进去了,就好好享受。再来烦我的炎炎,我就让里面的弟兄好好照顾,保证他囫囵个进去,缺零少件的出来。”

“再来烦我们扉哥,管教你白发人送黑发人!”强子总算说对了一句台词。

罗美香两股战战,吓得几乎要尿了,疯狂点头:“不找了,不找了,我绝对不再烦你们!”

迈巴赫平稳地开走,留下瘫软在地的保姆。

焦栖亲眼观摩了“黑社会恐吓”现场,一时有些无言。想笑,又隐隐觉得开心,自己大概也被张大屌带傻了。

这个保姆要说多坏也算不上,她只是利用作为大人的优势,糊弄那时候尚且年幼的他。

“你起太晚了,来不及吃早饭,拿个面包去学校吧。”

“这种巧克力吃多了蛀牙,先别吃了,罗阿姨帮你放起来。”

“肉吃多了不好,多吃土豆长得快。”

随着年纪增长,焦栖逐渐意识到保姆在撒谎,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争辩到父母面前好像总是他没理。生气的时候就盼着,如果自己有个痞痞的哥哥就好了,帮自己吓唬保姆一顿,她就不敢撒谎了。

“发什么呆呢?”张臣扉转头,凑到小娇妻面前。

“我在想,要是小时候就认识你该多好。”焦栖悄悄攥住了老攻的手。

“你想多了,”黑道教父深沉地叹了口气,“我小时候,不可能认识你。”毕竟那时候,他还是一条哈士奇。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写那章太兴奋,结果失眠了,更晚了,让强子给你们道歉

二更大概在下午6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