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黑道帝王小逃妻(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整个周末,张臣扉都不许焦栖出门, 两人就窝在别墅里无所事事。

管家在院子里铺了野餐毯, 摆上热而新鲜的美食和舒适的靠垫。焦栖坐在上面吃东西看邮件, 张臣扉就枕在他腿上看狗儿子在草地上蹦跶。

自家老攻是周五发病的, 焦栖不确定具体的时间点, 接驳了张大屌邮箱之后,就把周五早上到现在的所有邮件都看了一遍。

这么几次下来焦栖总结了经验,这家伙处理日常事务大体方向是不会出错的, 只是偶尔会蹦出几句无关紧要的台词来。这次剧本是黑道教父, 焦栖怕他在邮件里回复“咱们按规矩三刀六洞”之类的鬼话, 所以重点看他给别人的回复内容。

【财务部紧急邮件:(抄送所有高层)今早入账昨日《星河荣光》收入, 智脑掌上应用平台多扣了5%的费用。询问对方,答复如下……】

点开的瞬间, 这封红色标题的邮件就引起了焦栖的注意。

《星河荣光》是免费游戏,主要收入来源于游戏内的购买项目。上周付费武器上线,日流水打破了智脑应用平台的记录。

智脑应用平台Q-RMB是一家垄断公司, 平台使用费非常高昂。石扉作为业界巨头,跟Q-RMB有友好互惠协议,能得到个相对合理的费率。其他小公司就只有被盘剥的份了。

石扉财务部询问对方是否扣错了费率, 对方回答就是这个价, 并且以后也会按照此费率收取。

上亿的日流水, 提高5%的费率,对石扉来说就是500万的损失,这个影响太大了。

张臣扉回复了一个“知道了”, 直接让法务部发问询函件过去,并要求平台代表周一到石扉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雷厉风行的处理,没有任何问题。焦栖接着往下看,没有什么特别的,正打算关邮箱,突然在发件箱里发现了一封张臣扉发给人事部的邮件。

这封邮件非常简单,只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人事部按照要求对石扉的保安进行紧急培训。具体什么要求,却没说,想来是当面沟通过了。

“你让人事部给他们做什么培训?”焦栖低头问他。

“日常训练而已。”张臣扉捏一根薯条叼在嘴里,眸色深邃地看着秋日的天空。作为黑道首领,一分一秒都不能放松警惕,只有在小娇妻的怀里,才能得到片刻安逸。

“叮咚”,系统提示,英文社交网站有新消息。

【@Kent Yonng:Baby,你是想我了吗?】

评论的地方,正是焦栖发的那张宿舍图片。多年不联系,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话,焦栖白眼都翻不起来,只觉得一阵反胃。

【回复@Kent Yonng:哄我丈夫开心的,不好意思用了你的图,这就删了。】

这位KY同学是个亚裔混血,富贵家庭出身,长得还行。就是风流浪荡,到处撩骚。因为住隔壁,头两年关系还可以,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开始要追求他,被拒绝了之后也不在意,还嘻嘻哈哈地继续做普通同学。

米国人的文化氛围就这样,追求失败也没什么尴尬的。焦栖也就没当回事,只是回国之后就没在联系了。

没想到多年过去,还是这么轻浮,焦栖厌烦地把图删了,顺道把这人拉黑,退出社交网站不再登录。

周一去上班,焦栖主动要求跟着去石扉科技。张臣扉惊喜非常,亲自给小娇妻扣好安全带:“真乖。”

焦栖主要是不放心他跟平台的谈判。那边同意今天派代表来跟张臣扉见面,这可是每天500万的利润,不能出任何岔子。

迈巴赫停在石扉科技的楼下,一身黑衣的保安立刻上前开车门。焦栖抬头吓了一跳:“你们怎么这副打扮?”

保安们平时也穿黑衣,但能看出来是保安制服。今天这黑衬衫、黑裤子、黑墨镜的,完全是保镖的配置。

“周日集训发的。”保安们不好意思地笑笑。

等两人下车,走进大堂,十几名黑衣人背着手站在两边,齐齐鞠躬:“早上好!”

“……”

这样的阵仗,将奉命前来谈判的Q-RMB代表吓了一跳。退出旋转门重新看了一眼大楼名称,是“石扉科技”没错,还以为进了什么不得了的黑社会组织。

但踏进总裁室的瞬间,代表先生又有些怀疑了,这真的不是黑社会窝点吗?

两名人高马大的黑衣保安站在门两边,面无表情地抬手请他进去。张臣扉冷着脸坐在总裁位上,低头看着财务部、法务部送来的资料。

焦栖坐在旁边的办公桌后,满头黑线。

“来了,坐吧。”黑道教父放下手里的东西,冲代表先生抬抬下巴,示意他坐到总裁桌前来。

代表被这气氛弄得无端紧张,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焦栖,年轻俊美的焦总面色平静地冲他点点头,画风顿时回归了人间。这一定是石扉的心里战术,代表先生给自己打气,作为强势的平台方,他不需要惧怕任何应用制造商。

“张总,”代表跟张臣扉握了个手,笑着坐下,“关于费率的事,是这样的。以前我们给石扉一直是优惠费率,这么多年都没有提过。最近你们的流水太大,平台为了负担你们的运营,又增加了很多成本,我们不得已才提高了5%的费率。”

张臣扉微微挑眉,示意他接着说。

代表越说越起劲,仿佛给了张臣扉莫大的好处:“其实提高了费率之后,给您的价钱还是比其他公司要低的。而且我们只多收了《星河荣光》这一款应用,石扉其他应用还是以前的费率……”

“我只问你,你们加价,通知我了吗?”教父大人打断了对方的长篇大论,语调冰冷地说。

“我们分账的时候有通知的。”代表理直气壮地说。

分账的时候通知,就是直接多扣了钱之后再通知的。Q-RMB霸道惯了,向来如此。

焦栖听到这话,忍不住微微蹙眉。这平台代表,太不会说话了。虽然应用平台是强势方,但石扉是他们的大客户,公司派他来是给石扉解释、商谈的,不是来展示自己的无可替代的。

张臣扉嗤笑一声:“我张臣扉做生意向来讲道义,该给你多少,一分都不会少,不该给你的,一个子都不会给。”

“您何必把话说这么难听呢,”代表意识到张臣扉有些生气了,赶紧换了个笑脸,“每天一个亿的流水,我们负担也很重,您得体谅我们,多少给我们些补贴吧。”

“呵,想拿可以,”张臣扉拉开抽屉,摸出一把枪来拍在桌面上,“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