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黑道帝王小逃妻(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焦栖没敢接这话茬,连累了那位天天被破产的王总还好说, 要是张大屌一抽风跑去针对魔王可就糟了。

最近王莫同学人气节节攀升, 已经一跃成为芭蕉人气第一的游戏主播。日进斗金的摇钱树, 可不能让自家老攻瞎霍霍。

张臣扉见小娇妻不说话, 显然是心虚了, 把人捉到怀里揉搓:“说,那个姓王的是谁?”

“我哪儿知道,问你儿子去。”焦栖推开他, 蒙头睡觉。

“你不说,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黑道教父眯起眼睛, 语调冰冷地说着, 钻进了小娇妻的被窝。

“哈哈,混蛋, 啊哈……不许挠脚底板……”

“还不说,那我只能用最残忍的手段对待你了。”张大屌从被子里冒出头,直起身子, 面目狰狞地解开了丝绸龙纹睡袍的衣带。什么王叔叔都是借口,他只是找个理由惩罚这可恶的小逃妻。敢逃跑,就要付出代价, 用身体的疼痛偿还他心里的痛。

焦栖吞了吞口水, 这羞耻的台词, 让他产生了在演毛片的错觉。

黑道帝王脱了自己的衣服,又来扒小娇妻的。

“汪!”光宗看到爸爸像是在刨东西,兴奋地扑上去, 撅着小屁股特别卖力地扒拉焦栖的衣带。

“……”

“……”

张臣扉拎着狗崽子的后颈肉,单手把光宗提起来,对上了一双纯洁无瑕的黑豆眼。

黑道教父用他仅剩的一点良知提醒自己,当着孩子的面,不能做这种事!

于是,因为黑道太子爷的面子,小娇妻逃过了一次“残忍の性裁”。

张臣扉伸出一根手指,戳戳儿子毛乎乎的小屁股。果然孩子幼年时期会影响父母的夜生活质量,明天还是把光宗关在门外的好,严父迪奥·张如是决定。

别墅区的清晨是非常安静的,没有城市的喧嚣,只有来自大自然的风动鸟鸣。

睡饱的张臣扉缓缓睁开眼,床上空荡荡的,不见了儿子和小娇妻。炎炎!蹭地一下坐起来,摸摸身边的位置,尚有余温,跑不远!

晨光灿灿的林荫道上,一身运动衣的焦栖正带着小金毛跑步。他寻常比老攻起得晚,今天是被狗崽子给吵醒的。早上光宗想尿尿,但狗小腿短跳不下去,就在床上哼哼唧唧地转圈。

焦栖睡眠比较轻,很容易被吵醒。左右天也亮了,就带着小家伙出来尿尿,顺道锻炼身体。之前连续六七天的折腾,让他深刻意识到自己跟张大屌之间的体力差距。为了以后的生活和谐,就从早起跑步开始吧。

“焦哥,你也跑步啊?”远远的一坨肉跑来,正是同样在这里买了别墅的高石庆。

高石庆虽然跟张臣扉是大学同学,但他上学早,比这夫夫俩小一岁。从认识焦栖那天起,就叫焦哥了。

“石庆,你怎么跑起步了?”焦栖停下来跟他打招呼,难得瞧见这小胖出来锻炼。

“哎,别提了,最近检查出来血脂高,阙德让我跑跑步。”高石庆伸出手展示了一下智脑外设的计步界面。

“他让你跑,你就跑了?”焦栖很是意外,先前张大屌说过这胖子好几次,都没用。怎么阙德一说就奏效了?

“那个缺德玩意儿你还不知道吗?”高石庆苦了脸。

作为跟有钱人斗智斗勇多年的私人医生,阙德对付他们很有一套,在决定督促他跑步的时候,就要来了高石庆的社交账号关联权。如果高石庆当天的运动量不达标,这位粉丝颇多的外卖平台总裁账号就会自动发送一条状态:

【我又偷懒没跑步了,我是猪!】并附带一张高总的胖照。

别看高石庆人胖又爱吃,在媒体面前一直端着偶像包袱的,可丢不起这个人。

焦栖抿唇忍笑。

“汪汪!”不愿意被忽略的张光宗见两人聊天半晌不理自己,便绕着转圈。

“呦,小金毛。你家开始养狗了?”高石庆这才注意到脚边的小不点,弯腰把狗抱起来玩,“小宝贝儿,叫叔叔。”

“汪汪汪!”

“哎,不是王叔叔,我是高叔叔。”高石庆嘿嘿笑,跟狗聊得十分投机。

“……”焦栖惊奇地看看这位高总,“你们Q大的人,都一个思维模式吗?”

“嗯?”高石庆没明白焦栖指的什么,抬头瞧见快步走过来的张臣扉,顿时笑起来,“大扉!”

好兄弟对了一下拳头。

“你怎么想起来住这边了?”张臣扉接过狗儿子,“叫叔叔。”

“刚叫过了,哈哈哈,”高石庆笑着摸摸大侄子的狗头,“今天约了几个下属来别墅开烧烤趴,你俩也来呗。”

“庆功吗?”

“对。”

这事焦栖知道。前些日子石扉帮着给升级了高石庆的外卖平台,开辟了一项新的业务。以前外卖平台只送五公里内的,外卖小哥统一穿红色的外卖服,配送用电动车;升级之后增加了“青鸟外卖”,穿青色外卖服的小哥送五公里以外的,配送用摩托车或者汽车。

“其实我还想开个‘帝王外卖’,穿黄色衣服,开直升机送餐。可惜没那么多造作的客户。”当时来开研讨会的时候,高石庆颇为可惜地说,被张臣扉狠狠嘲笑了一通。

“不必了,你们玩吧。”张臣扉揽住小娇妻的腰,防止他逃跑,霸气地冲高石庆一摆手。

“那成,我继续跑步去了。我那里还有鹿肉,你要吃的话跟我说啊,我让穿青衣的给你送。”高石庆说着跑远了。

“看到了吗?这里都是我的人,你跑不掉的。”张臣扉握住小娇妻的手,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

“我没跑。”焦栖无力解释。

“刚才那个胖子,是我过命的兄弟。当年我俩一起打天下,后来他自立门户去开青红帮了,但依旧归我管辖。”作为黑道教父,亚太地区的所有黑帮都要听他号令。

青红帮……

“你还现给人家取名。”焦栖哭笑不得。

“我不是开玩笑,”张臣扉单手撑在法国梧桐的树干上,将小娇妻困在树与胸膛之间,单手捏住他的下巴,“青红帮虽然做的是小买卖,但胜在兄弟众多,遍布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如果你敢再逃跑,分分钟就能把你抓回来。到时候,我可就没有这么温柔了。”

兄弟众多。

遍布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焦栖:“……对,好几万外卖小哥呢。”

作者有话要说:陷入了短小魔咒,下午继续二更,还是5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