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黑道帝王小逃妻(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晚上睡觉,张臣扉坚持要把狗儿子抱到怀里睡,理由是Alpha小时候要多跟Alpha父亲接触,以汲取力量和勇气。

“……”

焦栖眼睁睁地看着光宗拱开张大屌的睡袍,哼哼唧唧找奶吃。这能汲取到什么玩意儿?

次日清晨,张臣扉从乱七八糟的梦境中醒来。昨晚梦见已经去世的爷爷带着一群不认识的老头老太太数落他,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的什么。最后他烦了,大吼一声“你们怎么不去说我爸”,就把老头老太太们吹散了。

五感渐渐回体,怀里没有温柔柔韧的小娇妻,只有一团毛烘烘的东西,掀开被子一看,对上一双圆溜溜的狗眼。

小金毛见人醒了,立时热情地扑过来,抱着张大屌长出胡茬的下巴吧唧吧唧舔个不停。尾巴摇得太欢实,连带着小屁股都跟着扭,一不小心踩到了枕头边那只修长白皙的手。

“唔……光宗,别闹……”焦栖没睁眼,胡乱摸了两把狗,在枕头上蹭蹭脸继续睡。

光宗……

咔咔咔轰——

一道晴天霹雳自天花板上劈下来,将五感回笼的总裁大人劈成了焦炭。

多么甜美的信息素,你爸爸说得没错,你是一只血统纯正的Omega……

临时标记失效的话,喷点抑制剂……

年轻人,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为了帝国……

他是我们张家的骄傲,就叫他张光宗吧……

这次的剧本……怎么会这么奇葩!

天哪,这人都丢到外太空去了嗷!

张臣扉把脸埋到两只枕头中间的缝里,希望焦栖一会儿起床别跟他说话直接去上班,让他自己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汪呜!”然而光宗并不理解爸爸的心情,在床上跑一圈,突然发现枕头缝里有毛茸茸的黑球。欢快地扑上去,努力用前爪刨枕头,想把球球挖出来。

小狗崽在枕头上跳来跳去,无可避免地把焦栖吵醒了。

“干什么呢?”焦栖撑起身子,看清小家伙在刨什么东西,吓了一跳,赶紧拍拍老攻的后背,“张大屌,你怎么了?”

“唔,没事。”就这么被小娇妻发现了,张臣扉只得从枕头堆里出来,若无其事地坐起身。

“我一会儿要去上班了,”焦栖也坐起来,把睡袍带从小金毛嘴里拽出来,“你要把光宗带在身边吗?”

按照元帅大人的理论,Alpha崽子得一直跟着他,锻炼学习的同时也防敌国暗杀。

“唔,不,不用,我跟阿姨说一声就行。”

焦栖绑衣带的动作一顿,转头看过来,就瞧见了元帅大人两只红红的耳朵。

这是,醒了?

抓住乱蹦的小金毛,举到正害羞的老攻面前,笑眯眯地说:“光宗啊,你爸不要你了,怎么办呢?”

“嗷呜呜!”狗崽子特有的小奶音,跟着焦栖乱附和。

张臣扉恼羞成怒,转身把小娇妻扑到柔软的枕头堆里:“不许笑。”

“噗……”

“再笑我亲你了啊!”总裁大人没什么威慑力地说着,开始挠小娇妻痒痒。

“哎,你这就不讲理了,哈哈哈……”焦栖扭着身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挠人的家伙突然停手,撑在上方看他。缓过一口气来,焦栖抬头看他,脸上的笑渐渐淡了下去,慢慢搂住了张臣扉的脖子。

“炎炎……”这几天给焦栖添了不少麻烦,但他的炎炎没有嫌弃他,还陪着他瞎演。虽然此刻还是窘迫得快要爆炸了,还是忍不住想要亲亲他。

焦栖轻轻闭上眼,侧头接住了这个带着珍惜的吻。

“唔,没刷牙。”蜻蜓点水的早安吻是浪漫的,没刷牙的法式热吻就是灾难了,焦栖伸手捏住试图张大屌试图伸舌头的嘴巴,不让他继续亲了。

“这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不许拒绝。”

“滚滚滚。”

生活终于能恢复正常了,两边的公司里积压了一堆事项等着处理,吃完早餐就急匆匆地上班去。

张臣扉来到车库,发现银色玛莎拉蒂已经开回来了,跟黑色迈巴赫并排放着,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迈巴赫的驾驶座。

“咔哒”,副驾驶的门被拉开。焦栖侧身坐了进来,轻咳一声,不太熟练地要求:“先送我去上班吧,这两天快被你折腾散架了,不想开车。”

眼看着老攻忍不住露出开心的样子,焦栖也偷偷地笑了。既然他希望自己多依赖他一点,那就……嗯,宠着他吧。

这次的剧本持续时间有点长,做的事也格外与众不同,张臣扉看着办公桌抽屉里的小瓶六神花露水,嘴角抽搐,咣当一声锁上抽屉。

打开自己万年不登录的社交网站,最新一条是三个月前转发的新品发布会消息。底下上万条评论,清一色地叫爸爸。

【打卡,今天依旧是臣扉爸爸的好儿子!】

【爸爸,求您发张自拍吧,好让大伙儿鉴定一下咱俩是不是亲生的。】

【你们这些没骨气的,就因为他有钱你们就叫他爸爸?我就不一样,元帅大人,我愿意效忠帝国,求《星河荣光》内测号嗷嗷。】

“……”这次真是后果严重,智脑内存清理应用必须马上开始研发。

立即召开研讨会,石扉研发中心的人表示,这个应用程序并不难做,难点在于他们没有相关数据。

“总裁,您也知道,要做智脑内存清理,必须知道智脑内设的部分核心数据。但这是智脑制造商的机密,肯定不会对我们开放的。”

当今的智脑制造被三家公司垄断,三家制造商互相掣肘,又抱团维护利益。他们相对于石扉来说,是强势的一方,要谈判石扉必然吃亏。除非先下手告他们,逼迫制造商交出这部分数据。

张臣扉皱起眉头,现在他的病情不能对外公布,出了自家宝贝和医生,连岳父都是不能说的。一旦消息泄露,先不说会给不怀好意的人可趁之机,单石扉的股价就会立刻暴跌。

所以,要告智脑制造商,首先要把病治好。而要快点治病,就得做出内存清理应用。

陷入了死循环。

“你们先把能做的部分做了,核心数据,我来想办法。”打发了研发中心的人,张臣扉单独给公关部开了个会。

“搜集国内得‘智脑紊乱综合征’的人的信息,想办法说动他们,联合起来告智脑制造商,”张臣扉的手指在三家制造商图标上滑动,最后停留在了最弱的一家,“先告它。”

最弱的这家,主要生产低端智脑,价格低廉,质量没有贵的好,自然也就更容易出问题。单独告这家,其他两家以为只是普通的质量问题,会作壁上观甚至落井下石,到时候就好办了。

“等闹大了,再放消息出去,就说我们石扉有能力做内存清理应用。”

花了两天时间把这些部署好,总裁大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城市里的车水马龙,突然生出了那么点小说里的豪情来,晃晃手里的冰可乐,“天凉了,该让……”

话没说完,想起了冰可乐曾经的用途,顿时说不下去了。

下班去车库,遇见了值班的强子,跟他打了个招呼。

“总裁!”强子对新工作适应良好,很有干劲,吃了几天石扉的食堂,红光满面的有了精气神。

“嗯,你值夜班?”张臣扉按了一下车锁遥控。

“是啊,”强子看看左右没人,挠挠头凑近了些,“扉哥,那个,有件事得告诉你。”

“什么?”张臣扉停下脚步看他。

强子吭哧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其实,嫂子就是焦炎,他后来改过名!”

“啊?”愣怔了一下,张大屌才反应过来,这是上上段剧情遗留的问题,“我知道。”

“你知道啊。”强子松了口气,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可以开开心心做他的小保安了。

“我当然知道,”张臣扉冷哼一声,拍拍强子的肩膀,“等我找到他,记得叫大嫂。”

“啥?”强子蒙了,找谁?找焦炎?不是早就娶回家了吗?

“嗯,他逃走了。不过,他逃不出我的手心。”总裁大人邪魅狂狷地拉开车门,一踩油门冲出了车库。

今天是周五,焦栖下班早了点,让阿姨把张光宗送过来,自己带它去芭蕉附近的宠物医院打疫苗,打完好跟张臣扉回别墅过周末。

焦栖抱着委屈巴巴趴怀里的小金毛走出宠物诊所,迎面遇到了站在秋风落叶中的张臣扉。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我一会儿去石扉找你吗?”

张臣扉眸色复杂地看着他:“你这一会儿可够久的。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焦栖没反应过来,怀里的狗就被老攻抢走了。

“别装了,这孩子一看就是我的种!”总裁大人咬牙切齿地说着,从愣怔的小娇妻手里捏走了疫苗卡,上面清晰地写着小家伙的名字——张光宗。

果然姓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