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帝国元帅小萌妻(1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对于这个用儿子换取家族兴旺的老丈人,帝国元帅自然不带怕的,直接按了开门。

高级公寓,门铃开的是一层的楼栋门,待来访客人上了电梯,还得主人确认一下才能到达指定楼层。

焦栖掀开毯子跑过来,显示屏画面已经切换到了电梯里,赶紧抓着老攻的手臂交代:“一会儿我爸来了,你千万别说怀孕的事。”

“为什么?”张臣扉不明所以。

Omega怀孕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合该让全世界都知道。难道焦栖担心他爸爸知道之后拿孩子威胁自己吗?想想也不是不可能,以那老头的贪婪程度,说不定把怀孕的儿子关起来,让帝国元帅拿一直军队来换。

焦栖可不知道张大屌脑子里又转了几道弯,正绞尽脑汁地想理由,敲敲智脑:“安妮,有什么理由让丈夫不告诉别人妻子怀孕的事?”

靠谱的安妮快速搜索了一下:“可以用封建迷信的说法,孕期未满三个月不能说。”

机智!

“咳咳,怀孕前三个月不能对外人说,说了容易保不住。”焦栖僵硬地念着智脑虚拟屏上的字。

张臣扉惊了一下:“你把你爸爸当外人吗?”

“呃,这个……”这家伙怎么这么会抓重点,这要怎么说?

还没等焦栖想出理由,那边张大屌已经兀自高兴起来:“没错,他拿你换资源,不是什么好爸爸,他是外人!”

焦栖:“……”

原来这次不是欠赌债,是换资源拯救焦家吗?这话要是让爸爸听见,还不如说怀孕了呢。

然而已经来不及交代,电梯已经把焦爸爸带到家门口。

听说儿子一星期没去上班,也没有出去旅行,焦佐仁便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本来他没觉得有什么,这么大的儿子了时间自己会安排,耐不住焦妈妈的催促。

在外地拍戏的焦妈妈得知这个情况,坚持认为儿子生病了,把焦爸爸臭骂一顿,让他赶紧去看看。

电梯是一梯一户,预设了开门,张臣扉就把柔弱的小娇妻抱起来,重新放回沙发上盖好毯子:“你别乱跑,要什么我给你拿。”

焦老先生进门就看到这一幕,脸色不大健康的儿子软绵绵靠在沙发上裹着毯子,儿婿像照顾重病号一样小心翼翼地给他盖毯子。向来殷切的张臣扉听到他进门,连个招呼也不打,还惦记着给焦栖拿果汁。

果然是生病了。

臭小子真没礼貌。

对我家炎炎确实没的说。

老丈人内心颇为复杂,最后只化作了一声干咳:“嗯哼!”

“爸,你怎么来了?”焦栖接过老攻塞过来的玻璃杯,抿了一口果汁。

“怎么搞的这是,脸色这么差?”焦佐仁走过来,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眼睛冲着儿子,话却是问张臣扉的,自家儿子不懂事,这小子也不知道打电话说一声吗?

“炎炎身体不舒服,你别吓着他。”张大屌有些不高兴,在焦栖身边坐下,挡在了小妻子和老丈人中间。

“……”焦老先生仔细看了看自家儿子,确认是已经成年且结婚了的,不是襁褓中的婴儿。这能被吓着?

焦栖躲在自家老攻背后蛋疼地咧嘴,抹了把脸侧身露出头:“之前连续上班太累了,臣扉一定要我在家休息,我就索性把年假给休了。”

听到这话,焦佐仁的脸色才好看了起来:“我就知道,有臣臣照顾你肯定不会有事。就是你妈妈爱多想,去换件衣服,一会儿跟你妈视频一下,好叫她放心。”这样,爸爸也能交差了。

焦栖看看自己身上皱巴巴的居家服,确实不适合视频。妈妈那边都是娱乐圈的人,被谁看到了不好,便起身上楼换衣服。

张臣扉有些不放心,要上去帮他换,被直接拒绝了。

“当着我爸的面,别这么腻歪,”焦栖小声警告他,“换衣服我还是会的。”

无法,元帅大人只能留下,跟贪婪的老丈人大眼瞪小眼。

焦佐仁觉得今天的张臣扉有点不对劲,往常见了他马上就凑过来逗趣说笑了,今天怎么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晚辈不说笑,作为长辈只有跟着严肃的份,便开口问道:“你怎么也没去上班?”

“我的妻子病着,我怎么可能为了出去赚钱就丢下他不管。就算现在敌国入侵,我也不可能丢下炎炎自己上战场。”张臣扉端起茶壶,给自己和老丈人各倒了一杯茶。

这话说的……焦爸爸只觉得这一口茶是从脊梁沟下去的:“你是在讽刺我?”

焦爸爸年轻的时候忙于生意,对家庭疏于照料,而焦妈妈当时正红着拍戏繁忙,只能把焦栖丢给保姆。那时候年轻,不知道心疼孩子,好几次小焦炎生病,他都没能回来陪着。

张臣扉无所畏惧地给老丈人添茶,语调平静:“我只是在陈述自己的想法,没有别的意思。”

焦佐仁气得直吹胡子,臭小子翅膀硬了,敢顶撞他。但这件事说起来永远是他理亏,小时候没照顾好儿子,现在别人照顾得很好,自然有资格嘲笑他……不行,还是好气!小王八蛋,现在资产超过老子就蹬鼻子上脸了!

为了搬回一局,焦老先生强行转换话题,换一个他能教训儿婿的:“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想好了吗?你们两个也不小了,赶紧要个孩子。”

焦栖换了件衬衫下来,刚走到楼梯转角处,就听到自家爸爸这么说话,立时顿住了脚步。

“已经在准备了,再过段时间,就会有好消息。”张臣扉得意洋洋地说,孩子已经在小娇妻的肚子里了。但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就不告诉急功近利的老丈人,嘿嘿。

转头发现小娇妻站在楼梯上,张臣扉冲他挤挤眼。焦爸爸看到儿子下来,便不再往下说了,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

焦栖走过来,眸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焦父没有注意儿子的眼神,看他换了体面的衬衫,便连接了老婆的视频通话。正在化妆的焦妈妈出现在智脑视频界面,这次演的是民国戏,焦妈妈穿着一身艳丽的旗袍,烫了波浪头,一把年纪了依旧娇艳。

“我在炎炎这里,让他跟你说话啊。”焦爸爸将镜头转向儿子。

“妈妈,”焦栖直接把视频接到自己智脑上,“没什么事,最近有点累,臣扉不让我去上班,我就在家歇年假了。”

“哎呦,还是我们臣臣贴心,都知道心疼你上班累。哪跟你爸似的,就会说我不回家陪他,从来没想过他老婆工作累不累。”焦妈妈涂了红唇,笑起来像一枝盛开的牡丹花。

突然躺枪的焦爸爸:“……”

“臣臣呢?让妈妈看看。哎,最近他搞直播,又圈了好多粉,我们剧组的小孩子各个都特别迷他。”焦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冲身后的人招手。

张臣扉凑过来,跟丈母娘打招呼:“妈妈。”

“啊啊啊,臣扉爸爸!”

“少爷果然好帅啊!”

“少爷和臣扉爸爸同框了!”

好几个小姑娘挤过来,扒着焦妈妈的椅背,兴奋不已。其中还包括一名当红小花,也像个迷妹一样星星眼。

焦栖不太习惯被别人这样看,微微蹙眉:“好了妈妈,我还有事跟爸爸说,您好好拍戏,回来我去接机。”

“哎,不用不用,下周电影首映,我就回去了。你跟臣臣得去给妈妈捧场啊。”去年拍的一部电影,最近要上映了,就在他们生活的城市开首映见面会,焦妈妈要赶回来做活动。

结束了跟妈妈的聊天,焦栖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打发张臣扉去切水果,自己看向父亲:“你们俩刚才说的什么?我们两个男的,怎么要孩子?”

“现在代孕技术那么成熟,咱们家又不差这个钱。”以前一直没有在儿子面前提,既然今天他听到了,就摊开来说。

“好端端的,为什么养孩子?”焦栖皱起眉头。

“人生在世,哪能没个孩子?”焦爸爸有些不高兴了,一直以为是张臣扉在糊弄自己,搞了半天问题在自家儿子身上,“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可是承诺过让你有个孩子的。我们焦家这么大家业,哪能后继无人啊?”

焦佐仁奋斗一辈子,挣下这么大家业,是想要荫蔽子孙后代的。当年那么快接受了儿子跟男人结婚的事,就是因为张臣扉告诉他可以代孕一个孙子。

焦栖渐渐白了脸。这事张臣扉从来没有跟他提过,只刚结婚的时候试探了一下。自己当初是什么说的?

“要什么孩子?要孩子你怎么不找女人结婚!”

当时张臣扉好像特别开心,抱着他说:“我也不要孩子,我只要你。”

原来他一直在承受这些吗?

送走了爸爸,焦栖坐在餐桌前难过地揉着眉心。因为怕自己误会,他从来没有提过,一个人想办法糊弄老丈人,一个人抗下焦家给的压力。

心口一抽一抽地疼。听到脚步声,焦栖抬头,就见张臣扉端着一只陶瓷罐子走过来,稳稳放到桌面上。揭开盖子,保胎大补汤的香味弥漫开来。

刚升起的那点心疼瞬间飘远,焦栖惆怅地看着这一罐子补汤,还是先想想怎么不让自己长胖吧。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在晚上10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