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豪门的替身情人(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相册之前焦栖已经看过了,但自己看跟两个人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特别是能一边看一边揍摄影师的时候。

两人并排趴在主卧的大床上,一张一张看过去。

有些拍的还是很不错的,穿着白色衬衫的小焦炎,站在一棵郁郁葱葱的香樟树下,仰头看着树杈上蹲着的橘色小猫。阳光给他和小猫都镀上了一层金黄,像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小精灵的相遇。

有些明显是急匆匆偷拍的,篮球场上跑得飞快,焦栖整个人都变成了虚影。场边还站着许多女生,脸颊通红地加油助威。

下一张就是拿着矿泉水的女生给中场休息的焦栖递水,却被他摆手拒绝的场景。女生的脸用马克笔画的猪头遮住了,看不出原来的样貌。

“做什么把人家画成猪头?”

“她长得太丑了,每次看都辣眼睛,就给遮住了。”张臣扉理直气壮地说。

焦栖斜瞥他,并不能相信:“学校里不让带手机,你怎么拍到的?”

作为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不要说手机了,张臣扉当年的抽屉里,相机、手机、游戏机样样俱全。

“我是差生嘛,”张臣扉破罐子破摔地把脸埋进被子里,“你这种年级第一是不会懂的,我还逃课翻墙出去打游戏呢。”

焦栖抬手呼噜呼噜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很难把这位Q大毕业的高材生跟逃课打架的混混联系到一起:“我高中时候怎么没有见过你?”

像张臣扉这么帅这么高的男生,在高中应该会很有名气才对。

“我高中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那时候妈妈不在了,那个有等于没有的爹常年不在家,没人管的男孩子邋里邋遢、不修边幅,跟香樟树下的小王子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想张大屌家里的情况,焦栖瞬间明白了其中的未尽之言,挪动身子趴到张臣扉背上:“那咱俩相亲,也是你安排好的了?”

那时候焦栖刚回国没多久,国内同性婚姻合法了,他就顺道跟家里说明白,自己喜欢男人。焦爸爸起初要打断他的腿,被哭天抹泪的焦妈妈拦住了。

上世纪的老古董焦佐仁先生,坚持认为喜欢男人的男人私生活都很乱,最后妥协只要焦栖去相亲找个正经男人结婚,不乱搞,他就不再反对。于是,刚刚大学毕业的焦少爷,就被迫进入了相亲市场。

张臣扉得知男神回国,设计了三套完美无缺的追求方案,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看到跟焦栖在咖啡店相亲的李英俊,他差点冲上去爆头。

“不许笑!”感觉到趴在自己背上的家伙在哆嗦,张臣扉不高兴地把人翻下来,恶狠狠地说,“再笑我亲你了啊。”

本打算等七老八十再告诉焦栖的,这下好了,要被嘲笑一辈子。

焦栖笑得停不下来,被恼羞成怒的老攻堵住了嘴巴。

闹了半晌,焦栖才想起正事来:“这次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你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再发展下去会影响正常生活。不能再耽误了,咱们去米国看看。”

智脑内设是纳米材料,基本上不能摘除,强行取出需要做手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希望通过别的方法治疗。

“其实记得的。”张臣扉小声说。

“嗯?”

这剧情描述起来太羞耻,总裁大人扯过被子蒙在头上,瓮声瓮气地说:“他知道自己是穷小子张臣扉。”

张大屌坚持认为那个陷入剧情的人不是他。

因为不想让小替身知道自己是穷小子张臣扉,就在他去的时候签了迪奥。所以签错的只有那十几份,在小娇妻去之前和走之后,签的东西都没有问题。

两个人生生谈出了四角恋,就是这么拧巴,就是这么虐恋情深。

焦栖无言以对,事实证明没事别瞎起外号。

次日一早,焦栖睁开眼,看到正搂着他用智脑看新闻的老攻,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张臣扉失笑:“宝贝,是我,今天没有剧本。”

看着小娇妻大松一口气的样子,忍不住凑过去亲亲他。惹这么多麻烦,一定要把这家智脑制造商告到倾家荡产!

开车把小娇妻送去上班,路上焦栖把“良心喂了狗”跟芭蕉解约的事跟张臣扉说了一声。

“他去了别的直播平台,给石扉代言的事已经发函给你们了。”

“都是咱家的生意,代言你想给谁就给谁。”

毫无原则的总裁大人刚到石扉科技,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张总,我是主播‘良心喂了狗’,关于新游戏的代言,我想跟您打个商量。”电话那头正是苟鑫。

“这种事情不必跟我说,让你的公司跟广告部接洽。”张臣扉不愿耽误时间。

“我跟芭蕉解约了,因为焦总的关系,这个代言想来石扉是不会再给我了。但我手里有个小东西,发给您听听,也许您会愿意重新考虑一下我。”苟鑫说着,发了一个音频文件过来。

【有什么好说的,他不过是个替身!】

【不是吧你?把人家焦家少爷当替身!】

熟悉的声音,正是那天冷餐会上他和高石庆在角落里的对话。

“我只希望这个代言能给我,用这个录音换本来就该是我的代言,不亏吧?”苟鑫很是胸有成竹,这个代言价值非常高,而且对他个人知名度的提升也非常有帮助,现在的平台没有能力帮他争取,只能靠自己了。

“……”总裁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在威胁他?

“如果这件事让焦总知道了,或者我在直播里放一放,对您的损失可就不止是一个代言这么简单。”骄阳地产虽然日薄西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焦家依旧是正经豪门,想来张臣扉是不愿意失去这样的岳家的。

“呵,”张臣扉扶住额角,冷笑,“小子,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我碾死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冰冷残酷的语调,好像游戏里的黑暗大魔王,跟现实世界格格不入,却又意外地充满了震慑力。苟鑫在那头愣怔了半晌,看看电话号码,是打给张臣扉的没错。

不是说张臣扉这人脾气好、怕老婆吗?这军阀一样可怖的气势是怎么回事?

夕阳西下,焦栖走出芭蕉大楼,就见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路边,强大的气势惹得周围的人频频回头。

“这车修好了?”焦栖走过去,驾驶室的玻璃缓缓落下,露出来戴着墨镜的张臣扉,“天都黑了,怎么还戴墨镜?”

总裁大人看了看他,开门走下车,潇洒地摘下墨镜,做了个优雅的绅士里,小心地牵住了焦栖的手:“一个人走在路上太危险,下次等我上去接你。”

“啊?”焦栖左右看看,芭蕉前面是一片小广场,人来人往、车辆禁行,“这有什么危险的?”

“可怜的小东西,你根本不明白,你对别人的吸引力有多致命!”总裁大人无奈地叹气,见有人频频往这边看,顿时如临大敌,快速把小娇妻塞进了副驾驶,给他扣上安全带。

淡淡的香味从焦栖身上传来,那是他平时用的香水——L'Artisan 香杉雨藤,热带雨林青草香,浓浓的书卷气。

张臣扉忍不住在他颈侧深深地嗅闻,好似十分陶醉:“多么甜美的信息素,你爸爸说得没错,你是一只血统纯正的Omega,一定能给我生下最强大的孩子。”

啥?

焦栖一头雾水,知道这家伙估计又进入了什么新剧本,但问题是他说的那是人话吗?每个字都能听懂,合起来就不明白了,什么Omega,什么血统,什么孩子?

不是总裁文吗?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网断了,开手机热点发的,错字一会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