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豪门的替身情人(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焦栖最后还是穿上了那件校服,虽然刚穿上就被扒了下来,只勉勉强强挂在手肘上。也不知道张大屌这家伙哪里来的恶趣味,对着这么丑的一件校服还能这么激动。

“叫学长。”

“……”玩这么全套?

焦栖有点开不了口,那坏心眼的家伙偏不肯放过他,最后被逼着叫了一声,换来的却是一只更加激动的老攻。

这腰是没法要了。

第二天,新的智脑外设到了。

路易十三还在维修,总不能让总裁大人一直当原始人,就买个大众款的先用。但内设现在还乱着,不能适配,所以新智脑只能使用外设,也就是儿童模式。

儿童模式有很多限制,比如游戏每天只能玩两个小时、不能浏览不健康网站、不能给直播主播打赏等等。但基本功能都有,接电话、发邮件和零钱支付是不受限制的。

路易十三的数据导入之后,焦栖立时查看了下载历史。记录显示,高级定制智脑路易十三的确下载了不止一本小说。当时张臣扉让它下载那本《霸道总裁的天价娇妻》,服务意识超一流的路易十三,就把相关推荐的书也下载了下来,贴心地做了一个文件夹。

因为这些书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少儿不宜的内容,被儿童模式的新智脑识别,现在无法打开。焦栖点了点那个灰色的文件夹图标,叹了口气,拿出那条黑金色的表带把新智脑装上。

智脑通常只有一个既定的号码,路易十三是定制的“双卡双待”智脑,含有一个工作号、一个私人号。这几天工作号的电话全都转给了秘书,私人号则呼叫转移给了焦栖。

新智脑路易十四是在商场买的大众版,只有一个号码,也就是张臣扉的私人号。刚启动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扉哥,强子出来了,咱们聚聚吧。】

没有联系人名字,也没有以前的消息记录。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不知怎么的,让焦栖想起了地下室里那张保释金回执单。

晚上,焦栖跟着张臣扉去参加了一个小型聚会。

“都是跟着我混的兄弟,道上人,别吓到你。”总裁大人揽着小娇妻的腰,邪肆地笑。作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白天是掌控世界经济命脉的总裁,晚上就应该是统领黑道的帝王。

焦栖差点就信了,如果他们来的不是一家烤串店的话……

大堂里人声鼎沸,简陋的折叠桌上铺着好几层一次性塑料桌布。吃饱喝足的客人留下满桌狼藉,服务员手脚麻利地挑走碗盘,而后连桌布一起兜着“咣当”一声扔进苍蝇环绕的垃圾箱。

“老板,再来两串腰子!”

“我的扎啤呢?”

吵吵嚷嚷,烟雾满天,焦栖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很不适应。

好在这地方也是有包间的,只是相对安静一点,设施并没有好多少。屋子里坐着三个人,都很奇怪。剃着板寸、面相凶恶的大汉,刮了光头、眼神游离的瘦猴子,还有一位……警察同志。

这真的不是人民警察抓捕社会闲散人员的执法现场吗?

“扉哥……这位是?”三人纷纷站起身来,看到焦栖的瞬间都非常意外,像是什么既定的小团体,突然出现了陌生人,有一股淡淡的排斥,但更多的是几乎要溢出来的好奇。

“强子,你觉不觉得……”大汉小声对瘦猴说。

警察拍了一下大汉一下,示意他别说话。

焦栖跟他们握手:“我是臣扉的丈夫。”

“哦哦,原来是焦总,久仰久仰。”警察同志伸手回礼。

“我们是扉哥的高中同学,我叫毛毛,”看起来很凶的大汉,笑起来却是一脸憨厚,拍拍身边的瘦猴子,“这是强子,那位警察同志叫小远。”

他们是知道焦栖的,富家少爷,青年企业家,跟他们不是一类人,张臣扉也不让他们见。

不像爱热闹的张臣扉,到处都是他的照片,就差把脸做成游戏主角贴到纽约时代广场了。这些年,这位“嫂子”一直存在于传说中,因为为人低调,连财经杂志都没露过脸,长相也就无从得知。

如今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三人面面相觑。

叫做毛毛的大汉实在忍不住了:“这不就是扉哥喜欢的那个校草吗?哎,不对啊,校草不是叫焦炎吗?”

“像吧?”张臣扉得意地搂住小娇妻,“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这么像的。”

这话一出,刚刚热络起来的气氛徒然僵住了。连胆小的强子都忍不住震惊地抬头,在焦栖和张臣扉之间来回看。

焦栖抽了抽嘴角。

洒满孜然和辣椒的劣质羊肉,像头发一样纠结在一起的烤韭菜,十块钱一瓶的冰啤酒,没有一样是焦栖能吃的。他只能默默挽起昂贵的衬衫袖子,剥了几个毛豆,听他们侃大山。

四个人在高中的时候是铁哥们,只有张臣扉一个人考上了好大学。毛毛没考上,混社会多年,如今在一家夜店里当保安,吃完烤串就得去上班;强子就是那位“出来了”的兄弟,刚从监狱里刑满释放;小远是个片儿警,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下班赶着过来,来不及换衣服,就在警服外面套了个短袖。

娇贵的小少爷不能吃,总裁大人却好像很喜欢这些食物。连喝了两瓶啤酒,把小娇妻留给他这一群“道上兄弟”,自己转身出去上厕所。

原本热闹的气氛,因为张臣扉的离开,倏然冷了下来。

三人都有些没法面对焦栖,当年张臣扉喜欢校草的事,也就他们三个死党知道。刚进来那会儿,以为他抱得美人归了,还想笑他瞒得挺结实,七年了都没提半个字,没想到竟然把人家大少爷当替身。

焦栖淡定依旧地剥了个花生,微微一笑,拿出谈生意的话术,开始套他们的话。

片儿警同志还是比较谨慎的,话比较少。强子刚出狱,还处在没连上外界wifi的当机状态。毛毛的话最多,也最好套,三两句就把自己连同其它三人卖了个干净。

“扉哥以前跟我们混着玩,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有一天突然说要好好学习考Q大,当时差点把我笑抽过去。结果,谁也没想到,这孙子竟然真的考上了,那可是Q大啊,状元才能上的呢。”毛毛至今提起来还是一脸不可思议。

“我就在MY那个店,你们上流人士应该知道吧,哈哈,我在那里当保安。扉哥也经常去的……嗷,你打我干什么?”毛毛转头恶狠狠地瞪片儿警同志。

焦栖微微挑眉,MY就是上次张大屌带他去的那家夜店,他自然是知道的:“你刚才说,他高中的时候暗恋校草,是不是叫焦炎?”

提到这个名字,毛毛刚升到嗓子眼的酒嗝生生给吓了回去。

“呃,不是,那什么……”一米九几的壮汉像个笨熊一样,费劲地挠头,拼命冲强子使眼色。

强子:WiFi连接中……

焦栖缓缓喝了口热茶:“我就是焦炎。”

“啊?”

“我改过名。”

“啥?”

大家都惊呆了,这么狗血的剧情,竟然在现实中上演。

强子总算接上了信号,磕磕巴巴地说:“扉,扉哥还不知道你是焦炎,那岂不是让男神受了很多委屈?”

“这个真没有。”焦栖以拳抵唇,遮住嘴角的笑,心想,你们扉哥清楚着呢。张大屌这个心机屌,把所有人都瞒得死死的,整整七年,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