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豪门的替身情人(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吃过早饭已经是十点多钟了,张臣扉开车准备去公司,正要交代小替身在家乖一点,却见那家伙已经穿好西装直接钻进了副驾驶。

“怎么,伺候我一次就离不开了,想陪我去公司,嗯?”总裁大人很是得意,小替身这么粘他,让他有一种炎炎也这么粘他的错觉。

“不去了,去我公司,周一有晨会的。”焦栖怕老攻忘了路,用智脑接驳车载导航,定位到了芭蕉。

小替身竟然有工作?不记得有这茬的总裁颇感意外,想了想说:“好吧,看在你今天听话吃了避孕药的份上,允许你搭我的车。”

这是我的车……焦栖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争辩。

银色玛莎拉蒂驶出了别墅区,过了早高峰的时间段,一路畅通。芭蕉的晨会已经开始,焦栖用智脑观看余圆发来的实况转播,听他们汇报工作。

张臣扉看不到小娇妻智脑上的内容,以为他在发呆,眸色微暗。

“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以后就把那个穷小子忘了。我不希望炎炎的替身心里还装着别人。”蛮横不讲理的话,被总裁大人说得理所当然。

“嗯?”焦栖一头雾水地从视频会议中回过神,“什么穷小子?”

张臣扉攥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冷哼一声说:“臣扉啊,你昨天不小心叫出来的名字,别以为我没听到。做我的男人,就得一心一意,以后再让我听到这个名字,我就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替身小娇妻无言以对,十分担心他签名的时候会签个迪奥·张。

周一的芭蕉公司,忙碌而有序。

用最快的速度将芭蕉的事务处理完,不放心的小娇妻决定去石扉科技看看。刚出了总裁室,就被一名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拦住了。

“焦总。”来人长得有些贼眉鼠眼,但经过打扮包装也勉强能看,正是最近在闹续约费问题的主播“良心喂了狗”。

“有事?”焦栖不大喜欢这种门口拦人的举动,“先找秘书预约时间。”说罢,抬脚就要离开。

年轻的主播被噎了一下,作为拥有几百万粉丝的直播,早被粉丝捧得天王第一老子第二了,哪里还记得见总裁需要预约。

“我有急事,来不及预约,就耽搁你两分钟。”主播先生伸出挂满亮闪闪首饰的胳膊,拦住了焦栖的去路。

焦栖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好,你说。”

这位主播是位退役电竞选手,主要直播打游戏,真名叫苟鑫。人气还是不错的,芭蕉也想留下他,但因为别的直播平台也伸出了橄榄枝,导致他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

“我就想知道,好好的合同谈一半为什么终止了?” 芭蕉直播负责签约的那位总监,只会打太极,先前说得好好的要把这个条件跟上面商量,商量的结果竟然是祝他有个好前程。他要求在原本基础上再加三千万,其实是比另一家给的价钱要高许多的,而且芭蕉这边管理规范,轻易他也不想走。

“我看了数据分析,如果按照你要求的价格,利润点下降会超过预期。”焦栖面无表情地回答。

“不可能,我每年给平台赚多少钱!而且人气是一直在涨的,石扉新游戏明年的代言还点名要我的,单这一个代言就不止……”

“我想你还没搞清楚,”焦栖微微抬手,制止了对方毫无意义且越来越大声的争辩,“石扉科技是我丈夫的公司,谁代言,我说了算。”

当初梁总监算利润点的时候,也把石扉的代言费算进去了,所以结论是不准确的。说到底,都是自家的生意,给谁代言也跑不出芭蕉去。刨除这些,“良心喂了狗”根本不值这个价。

“那你最多能给多少?”苟鑫攥了攥拳头,看着焦栖那居高临下的少爷模样就来气。

他出身贫寒,在职业战队混得也一般。好不容易做主播红了,以为自己终于成了人上人,可一旦对上焦栖那双冷静无波的眼睛,就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了。

“合同的事,跟梁总监谈,”焦栖看了一眼时间,“两分钟已经到了。”

“不好意思,让让,总裁时间很紧。”余圆扭着胖胖的身体,“咚”地一声把苟同学弹开,冲站在电梯口的保安打了个手势。穿着西装的保安立时上前,拉住还想闹事的家伙。

看着那从容的颀长背影,苟鑫忍不住大喊:“你还真以为石扉的事你说了算啊,不过是个替身……”

焦栖的脚步猛地顿住,回头看向狗急跳墙的大主播,微微蹙眉:“苟鑫,如果你还想在直播圈里混的话,注意你的言辞。”

毫无起伏的语调,让头脑发热的年轻人瞬间冷静下来,惶惶地闭上了嘴。

焦栖有些头疼,昨天游戏发布会,也不知道张大屌这家伙跟别人说了什么,竟然都传到苟鑫这里了。真是一会儿不看着就出漏子。

出门给李英俊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一下昨天的与会人员名单。以及跟张臣扉接触过的人。听着电话那头李英俊欲言又止的声音,只觉得心很累。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紧赶慢赶地到了石扉科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桌上的十几张文件,都被签上了漂亮的英文花体字——Dior Zhang,简直不忍直视。

仔细看了看,好在都是公司内部文件,没有什么重要的合同。焦栖夺过总裁大人手中的咖啡,直接泼了上去。

张臣扉眼睁睁地看着小替身做这些。没有丝毫的掩饰,连个假摔都没有,就这么明晃晃地把咖啡浇在了他刚签完的文件上。“你在做什么?你知道这些文件有多重要吗?”

焦栖不理他,兀自按铃让秘书进来。

这小替身真是不省心,用尽一切手段勾引他,早上惹得他犯了错,现在又想做什么?让秘书看到他身上的痕迹然后传得人尽皆知好稳定张夫人的地位吗?

一把将小替身按到老板椅上,双手撑在扶手上将人困住:“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秘书敲门进来。

“这些文件坏了,让他们重做一份来。”焦栖推开老攻,指着桌上的东西对秘书说。

“是!”秘书立刻手脚麻利地收拾了桌子,并通知各部门重新送一份文件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总裁室,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他俩的“暗潮汹涌”。

等秘书走了,总裁大人一把将小娇妻抱到桌子上,单指戳了戳他那弹弹的小胸肌:“收起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我是不会上当的。再招惹我,就当着全公司的面艹你。”

粗鲁的话语,惹得小娇妻红了脸,十分感动地照他脑袋拍了一巴掌。

“你竟敢拍我的头,我看你是活腻了,”总裁大人出离愤怒了,“你算什么东西,只有炎炎有资格打我!”

“……”

胆敢动手的小替身被按在了办公桌上。手指触及到那昂贵的西装时,迪奥先生却犹豫了。穿上西装的焦栖,根本不是记忆中那个纤细柔弱的焦炎。早上的那场意外已经是个错误,他不能再错下去了。

焦栖不知道自家老攻又钻进了什么牛角尖里,接下来的几天都没再动过他。最多就是忍不住亲一口,更深入的事一件也没做。晚上两人睡在市中心的公寓里,只有一张床,竟然还被大屌先生用抱枕堆了个楚河汉界。

这次的周期似乎比上次要长,焦栖不放心地给阙德打电话。那家伙就给了“大概是这篇小说的篇幅比上一个长”这种胡诌的理由。焦总想去卫计局举报他。

不亲热就算了,刚好养护一下肾,可怕的是张臣扉每天回家都给他做椒盐排骨吃。

焦栖并不喜欢吃椒盐排骨,这总让他想起高中时候的那个绰号。那时候他胃不好,吃下去的那一点东西都用来长个了,瘦得伶仃。十几岁的男孩子都在长肌肉,只有他还像排骨一样,脱了上衣就会遭到嘲笑。

“焦炎长得排骨,就是椒盐排骨,哈哈哈哈……”

过去种种翻涌上来,看着眼前这盘色香味俱全的椒盐排骨就来气。焦栖把盘子推开,不肯吃。

“这是炎炎喜欢吃的。”张臣扉夹起一块排骨放进焦栖的碗里,示意他吃。

“我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个了?”焦栖很是纳闷,从上高中到现在,他从没有喜欢过这道菜。

张臣扉挑眉,心想小替身今天配合得不错,便耐下性子跟他讲述自己的初恋。夹起一块排骨,满眼深情地咬一口:“他的同学,都叫他椒盐排骨,一定是因为他喜欢吃。”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