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总裁的百万新娘(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石扉整栋楼里充满了各种高科技的设施,比如这电梯就需要刷员工卡,每个员工能去哪几个楼层都是固定的,去权限以外的楼层要申请。

总裁专属电梯,刷总裁指纹使用,可以抵达整栋楼的任何一层。

张臣扉进了电梯,理所当然地按下了最高层的按钮。作为一名霸道总裁,就应该拥有一间360度全景落地大窗的办公室,每天站在城市的最高处,俯瞰芸芸众生。

“你不记得楼层了?”焦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按下位于大楼正中间的那一层。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一间位于顶层的全景办公室。而是按照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传统,将干部的办公室安排在了中间层,方便沟通,也方便逃生。

一点也不洋气!

“叮”地一声到达,三名秘书两男一女正抱着文件站在门口,看到焦栖立时齐刷刷地立正站好,说话的语速比平时快了两倍。

“总裁,这是今天要签署的文件。”

“总裁,您今天上午十点钟有个会议,在顶层会议室,九点四十五的时候我会再提醒您。”

“总裁,李总刚才打电话,他下午两点钟要过来。”

总裁大人沉稳地点头,揽着自己小娇妻的腰|肢走进宽阔的办公室:“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工作。”

“嗯?”焦栖挑眉,斜睨自家老攻。

“妈呀!”三名秘书禁不住惊呼出声,穿着高跟鞋的女秘书差点摔倒。

“你做我的私人助理,负责端茶倒水、整理文件,还有……”总裁说着,侧头轻咬妻子那白皙的耳垂,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纾解总裁的欲望。”

焦总忍不住老脸一红,很久没听过这人说下|流话了,一时间竟有些怀念,轻咳一声把人推开,冷着脸对三个秘书道:“近期我会搬到这里来办公,但凡总裁批复的文件,统统拿来给我过目。”

“是!”三名秘书整齐划一地四十五度躬身,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连个顿号都不带的。

“李总的见面推了,让他明天再来。下午我俩都不在公司,有什么紧急事宜,今天上午处理。”

“好的,焦总!”

总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下属对夫人言听计从,听完夫人的训话就同手同脚地走出办公室,丝毫没有问他意见的意思,忍不住伸出尔康手:“哎,那什么……”

“咔哒。”厚重的实木门被轻轻地关上,室内一片静谧,恍惚间总裁听到了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情况有些不对啊!张臣扉回头,就见自己的小娇妻已经大摇大摆坐在了原本属于总裁的位置上,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入开机密码。而与秘书们同样毫无忠诚度的电脑,狗腿地响起了欢迎音乐。

总裁缓步走到办公桌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开机密码?”

“这有什么稀奇的?”焦栖抬头看他,两人的所有密码都是互相公开的。

总裁的神色变幻莫测,突然出手把随意翻动他电脑的小娇妻抓起来,按倒在沙发上。

“你是王氏派来的商业间谍,是不是?”

“啊?”焦栖有些蒙。

“还真是装得像啊,父亲欠债什么的只是个幌子吧,”总裁紧紧抿着唇,“我早说过,背叛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说着,突然扯开了小娇妻的衬衫,一颗精致的衬衫扣飞了出去。

“混蛋,这是我刚买的迪奥新款!”小娇妻惊恐不已地挣扎着。

“总裁,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秘书推门进来,下巴瞬间掉到了地上,而后,宛如被开水烫到头的王八,瞬间缩了回去,“嘭”地一声关上门,假装自己没出现过。

由于秘书的打断,这场“残忍の性裁a vi”没能进行下去,总裁只能面目狰狞地改了开机密码:“密码已经改了,你最好乖乖的,别再打电脑的主意。”

“0826吗?”焦栖优雅地重新扣好衣扣。

“你怎么知道?”总裁震惊地抬头。

“废话,那是我的生日。”

“……”

焦栖跟在张臣扉身边盯了他一上午,惊奇地发现,虽然总裁大人在对待两人的感情问题上出现了认知偏差,但在处理公司事务上却没多大问题,不由得悄悄松了口气。

“下午跟我去一个地方。”午饭过后,焦栖拉着张臣扉上车,带他去看私人医生。

公立医院看病比较粗浅,有钱人都有私人医生。这些私人医生大多脱离医院自己开诊所,收费很高,相应的医术也相当精湛。

“去哪里?”甩开那只紧紧抓着他的手,张臣扉似笑非笑地停在离车三步远的地方,态度极不配合。显然,若是不能给他足够的理由,下一秒就会翻脸。

“还债。”焦栖怕他闹,随口哄他。

张臣扉嗤笑,长臂一伸把小娇妻揽到怀里困住,两指捏住那精巧好看的下巴,凑到他耳边颇为邪恶地低语:“我说过,在你怀|孕之前,你父亲的债我一分钱也不会出的。”

热气喷在脸上,惹得小娇妻红了一只耳朵。

“怀个鸡……咳,起码先交个定金吧,”焦栖挣脱出来,生拉硬拽地把人塞进副驾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嫖|娼一晚上还给二百呢,你昨天晚上睡了我两次。”

踩下油门,银色玛莎拉蒂冲出了石扉的地下车库。

张臣扉起初有些不高兴,有一种被小娇妻算计了的不爽感,但转而一想也有道理。小娇妻的爸爸欠了那么多钱,不给定金的话估计要被剁手剁脚,他可不想焦栖天天以泪洗面。

“好吧,看在你昨天晚上尽心伺候我的份上,先给一个亿的定金。”张臣扉摸出自己那张黑卡,在骨节分明的手指间转了转。

焦栖斜瞥他:“那可真是谢谢您了,迪奥·张先生。”

“不,叫我迪奥。”你我之间,不该如此生分。

“……”

玛莎拉蒂打了个趔趄,差点把十字口拿着脏抹布强行洗车的乞丐给撞飞了。

“不想给钱就直说。”乞丐一脸鄙视,双手齐飞把挡风玻璃擦成了大花脸。

磕磕绊绊总算到了私人诊所。

绿树掩映中,远远瞧见一座白色小洋楼。纯欧式建筑,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根本不像个诊所。

内部装修风格与外观保持高度一致,走高端奢华路线。会客厅里摆着宝蓝色天鹅绒沙发,铺了厚厚的星空地毯。墙壁上挂着鲁本斯的《基督降架》,不管真假,摆在这里就显得很高端。

“焦先生好,阙医生已经在诊室等您了。”

开这间诊所的医生,名叫阙德,是位米籍华人。自小在米国长大,医学天才,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博士学位,某天心血来潮要回华国开诊所,专给有钱人看病。

既然在华国混,就得有个华国名。

当时帮他筹备的朋友是个天津人,问了他各项服务的定价水准,一张脸皱成了狗不理包子:“你介真四缺大德了,你就叫缺德吧。”

于是,他就叫了阙德。

阙德医生的客户都是有钱人,有钱人里中老年占了大半。中老年人总有些难以抛却的情怀,常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于是那张《基督降架》的四周,还挂着十几面“在世华佗”“妙手回春”的大红锦旗。

也算是中西合并了。

“张先生的智脑给我扫一下吧。”前台小哥笑眯眯地看向张臣扉。

路易十三返厂维修了,现在的张大|屌是个没有智脑的原始人。贴心的前台并不会被这个难倒,给他办了临时卡,并拿出了收取临时卡工本费的pos机。

看到刷卡机,张臣扉了然。心道小娇妻他爸真是没见识,借钱竟找了这种没有格调的地方,上来就要钱,也不说笑里藏刀地跟他聊一会儿,更没有拎出五花大绑的老丈人惹得小娇妻哭天抢地。

没劲。

没能如愿当一把大佬的总裁拿出黑卡,微微抬起下巴:“要多少?”

“二百。”焦栖把黑卡抽过来,递给前台小哥。

只要两百万?开什么玩笑!

“两百万这么小的数目,你找秘书取就是了。”总裁大人对于这种小事还要叫他跑一趟很是不满。

“是两百块。”焦栖点了点刷卡机上显示的数目。

前台小哥笑眯眯地拿出“200元”的刷卡条给他签字。

张臣扉看着那数字愣了一下,低声对小娇妻说:“昨晚上两次,我应该给你四百。”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