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将二十年前就错位的浩荡齿轮,拨回到原有的位置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哦对, 还有一事。”冯管家压低声音道, “别庄的人让太子放心, 他们将两个小主子看顾的很好,原黔安王殁了的事,没让他们知道, 京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也绝不会传到他们耳中。”

郁赦点点头,“嘴都严实些, 把双胞胎看好了,若不巧真被他们知道了什么, 不管他们如何闹,没我的命令, 绝对不许他们返京。”

冯管家忙点头, “是。”

“还有。”郁赦看了一旁的钟宛一眼,尽力自然道, “阖府上下,每人赏银十两。”

“十两?!”冯管家吓了一跳, 他顿了下笑道, “太子可能不知道, 昨儿个立储的圣旨下来时已经赏过了,管事的每人八两, 仆役们每人二两,都千恩万谢的,家将们都恨不得阉了自己, 回头入宫接着伺候太子和少爷呢!”

郁赦欲言又止,摇头道,“同这没干系,不用多问,每人十两,赏了就是。”

钟宛觉得有点丢人,低头喝茶。

冯管家无辜的看看郁赦再看看钟宛,想想昨夜的事,老脸一红,“哦!是,也是个大喜事,那老奴先替大家谢过世子了。”

郁赦满意了,他又道,“别庄那边也别落下,赏。”

冯管家答应着,提议道,“那这么说,黔安王府,也该赏的。”

郁赦心情好了些,意犹未尽道,“宣璟那边也赏赐一二?”

钟宛:“……”

钟宛实在忍不下去了,插嘴道,“这事儿和无辜的宣璟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要赏赐他?”

冯管家干巴巴道,“五殿下可能会不大乐意……”

郁赦闻言敏感的皱眉,“他敢不识抬举?他是看不得我和归远好?”

冯管家绝不敢违背郁赦心意,忙大声道,“他不敢!!!”

冯管家正色道,“就是真看不得,五殿下也不敢说什么!”

郁赦脸色稍缓,悻悻,“若不是时机不对,这都值得大赦天下,赏赐宣璟一二,他该感恩戴德。”

冯管家闭眼拍马屁,“那是那是!这样普天同庆的好事,五殿下该跟着高兴的,这下五殿下以后可不能再说旁人做什么都不带着他了,有太子时时想着他呢!”

钟宛痛苦捂脸,没眼看了。

郁赦虽还是觉得不够正式不够热闹,但碍于如今生死关头上,也只得如此了。

冯管家领了命去了。

郁王府别院在开库房赏银子,朝中风雨飘摇,涌动多年的暗潮汇聚成了滔天巨浪,终于把深埋于地下的陈年污浊全明晃晃的抛到了大日头下。

崇安帝听了安国长公主向他传来的消息,昏死过去,待他再醒来已过了两天两夜,崇安帝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双腿全都动弹不得,只有一只左手还能费力的比划两下。

两天两夜,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已给了郁幕诚足够的时间。

先帝当年是如何宠爱幼子宁王的,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更别说先帝不止一次的同宗亲和老臣们暗示过,将来会立宁王为太子,崇安帝忌惮这些旧人,自登基后,将前朝老臣罢官的罢官,遣散的遣散,宗亲们他奈何不得,只能暗暗削减宗亲手中权柄,后来将宣瑞远送黔安时,也顺便打发了不少他觉得碍眼的宗亲。

多年来种种苛待,宗亲们面上不敢说什么,不少人心中早已怀恨。

崇安帝成了废人,郁赦告病不出府门,听说也不太好了,此消彼长,皇权式微之时,必有人趁势而起。

那些得了郁幕诚的保证想要在此刻分一杯羹的人马上多了起来,迅速汇聚成党。

从第一个人开口伊始,众人突然就大了胆子,开始明目张胆的为宁王喊冤,借着查宣琼之事,大翻特翻当年旧案,势要还宁王一个清白。

钟宛在府中听着种种消息,心中一丝波澜也无。

当年崇安帝大权紧握时,当年钟宛陷在狱中苦苦挣扎时,这些人没为宁王说过一句话。

八年之后,这些人好似如梦初醒,突然想起自己也是同宁王骨肉相连的至亲,摇身一变,长出了一身浩然正气。

有人要为宁王翻案,就必然也有人要维护皇权。

崇安帝多年来紧握大权,虽把持朝政专行独断,但也确实将内阁紧紧的攥在了自己手心里,阁臣们都是由崇安帝一手提拔上来的,如今又拿着郁赦的继位诏书,自然不肯由着宗亲一派闹腾。

自崇安帝倒下,两派渐渐泾渭分明起来,随之矛盾一步步激化,不过半月,已是剑拔弩张,水深火热,彼此都恨不得将对方一口吞了。

乌烟瘴气之中,安国长公主见了一次郁赦。

那日宫门口一别后安国长公主尴尬非常,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郁赦,听说郁赦病的起不了床,安国长公主起先只命人送了些药材来,又过了几日,她亲自往郁王府别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