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你不会只愿意跟我做一次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冯管家自己拎了食盒进屋来, 郁赦将头发束起, 轻声交代, “把屋里的水盆撤了,换盆热的来,稍晚点准备热水, 要沐浴。”

冯管家脸上带着隐秘的笑意, 低声问道,“把浴桶搬进来?”

郁赦道, “搬进来,别弄那些乱七八糟的花瓣了, 他烦那个。”

“是是。”冯管家往屋内看了一眼,压低嗓子问, “用不用人伺候?”

郁赦嘴角微微勾起, 摇了摇头。

冯管家又低声问,“那里面屋子也不用人来收拾吗?”

郁赦仍是摇头, “不。”

冯管家不敢再多话,把食盒放下就退下了。

郁赦自己打开食盒, 盛了一碗粥, 撩开珠帘走到卧房里, 他把粥放在床头的小桌上,掀开床帐, 见钟宛已经睁开眼了,道,“醒了还不起?”

郁赦把手放在钟宛额上又试了试, 并不热。

钟宛不自在的动了下,声音有点哑,“没劲儿了……你不让人伺候,谁收拾这些?”

郁赦将地上扔着的两件里衣和一团被子稍稍踢开,把床帐收好后道,“我来。”

郁赦坐在床边,将钟宛从被子里拉起来,在他背后塞了个软枕,端起粥碗,“吃饭。”

“还不至于的……”钟宛失笑,“给我,我自己能吃。”

“别动。”郁赦拿着碗的手往旁边让了下,低声道,“好好呆着。”

钟宛哭笑不得,“我手又没断,我跟你去桌上吃……”

“不用,我不急。”郁赦蹙眉,“别瞎动。”

钟宛无法,只得老老实实的让郁赦给他喂饭。

郁赦侍弄起钟宛来一向仔细,以前喂药是,现在喂饭也是。

每一口粥都要先吹两下,用瓷勺在自己唇上碰一下,不烫了再喂给钟宛,若不小心粘在了钟宛嘴角一点,就放下碗,用布绢给钟宛擦干净了再继续喂。

温柔又周到,和昨晚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钟宛回想昨夜种种还觉得背脊发麻,他咽下一口粥,小声道,“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郁赦一顿,“除了你刚回京那会儿,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

“昨晚。”钟宛有些不适,他抽了一口气,“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郁赦拿着瓷勺搅了搅粥,看了钟宛一眼,低声道,“不是你自己说的,随便我弄?”

钟宛语塞。

“再说……”郁赦又喂了钟宛一口,“你就喜欢我那样待你,我知道。”

钟宛含着粥,耳朵红了。

郁赦说的不错。

钟宛不好意思装了,老老实实吃粥,一晚上也没睡多一会儿,钟宛已经很饿了,若放他自己吃,必然要噎的肠胃不适,这会儿被郁赦慢悠悠的一口一口喂着,钟宛觉得肚子里热热的,舒服了不少。

“吃饱了,你快去吃,别放凉了。”钟宛知道郁赦必然也饿了,催道,“别管我了。”

郁赦不理会钟宛,“张嘴。”

郁赦就喜欢这样事无巨细的一点点照顾钟宛,他不管钟宛说什么,不紧不慢的,一勺接着一勺,足足给钟宛喂了两碗粥后才放了他,郁赦自己把剩下的粥饭吃了,又拧了布巾给钟宛擦脸。

钟宛哭笑不得,“真不用了,我自己来。”

郁赦不听,他给钟宛擦过脸后又重新拧了布巾,接着给钟宛擦手,钟宛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了。

钟宛被郁赦照料的心慌起来。

钟宛仔细的看着郁赦的神色,抿了抿嘴唇,试探道,“子宥?”

郁赦细细的擦拭着钟宛的手,没抬头,“嗯?”

钟宛犹豫了下,心里明白应该不至于此,但还是免不了忧虑。

钟宛这辈子没摊上过什么好事儿,从不敢贪心,总怕回头栽个大的摔的更疼,他有点疑神疑鬼,忍不住低声道,“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你……给我交个底。”

郁赦抬眸看了钟宛一眼,心意相通的察觉出了钟宛的不安,他蹙眉,“要问什么?”

钟宛喉结动了下,迟疑道,“你要跟我说实话,别让我总悬着心。”

郁赦屏息。

钟宛十分不踏实的问道,“这个事儿,你不会只愿意跟我做一次吧?”

郁赦:“……”

郁赦从昨夜到现在心情一直很好,他在床上虽待钟宛有点恶劣,但事后自认也算温柔了,郁赦实在不明白,这么恬静又缱绻的时候,钟宛为什么总会问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来坏气氛。

郁赦深吸了一口气,“归远,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就是那什么,你昨晚那么没完没了的,今天还对我这么好,弄得这么正式,我就担心……”钟宛咽了下口水,“你别生气,我就是突然这么灵机一动,刺探一下你。”

郁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