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这朝堂之上还能不能有几句真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郁赦幼时在宫中长大, 偶尔有恙, 自然有专门给皇子公主们诊脉的小儿圣手看顾。

后来他少年长成, 在内宫中行走多有不便,搬出宫来,就在郁王府和安国公主府两下住着, 有了病疾, 都是由安国长公主的心腹太医来医治。

再后来,郁赦同郁王和安国长公主恩情断绝, 常年独居于这边别院中,谁也信不着了, 用的太医也换成了他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履历清白的几个,这位太医就是其中之一。

在独独为郁赦效力之前, 这太医也伺候过不少王公贵族, 类似的被房中事困扰的,他还真医治过。

太医不吐不快道:“其实也是有的, 大多是中年男子,精力有限, 应付不了房中人痴缠, 然后同医家讨要强腰健体的药, 类世子这样反过来医治房中人的,确实是头一个……”

这话冯管家就不爱听了, “瞎说什么呢?世子是应付不了吗?!世子从来就没应付过!”

郁赦瞪了冯管家一眼,这事儿有什么可显摆的?不嫌丢人么?!

太医骇然,从来没应付过?

郁赦瞬间就没了谈兴, 起身道,“我去看钟宛,你们……去准备那个什么茶吧,聊胜于无。”

两人目送郁赦去了内院,太医翼翼小心的悄声问道:“真没有?”

冯管家讳莫如深的摇了摇头。

钟宛院中,郁赦同钟宛一道吃晚膳。

钟宛已经退热了,晚膳准备的都是他喜欢的菜色,被郁赦催着,他吃了不少。

饭后钟宛摸摸肚子,不想躺这么早,正要同郁赦说说就宣瑞的事,外面冯管家送了一壶茶进来,说是特意给钟宛准备的。

钟宛一笑:“不了,刚吃的实在有点多,喝不下东西去了。”

冯管家犯难的看向郁赦,郁赦使了个眼神,冯管家放下东西就下去了,郁赦替钟宛倒了一盏茶递给他,低声道,“多少喝点。”

钟宛低头闻了闻,“甜腻腻的……这什么东西?还说专门给我备的,治什么的?”

治你心中淫|魔的。

郁赦没把话说出口,敷衍道,“喝就是,总归对你好的。”

钟宛只得老老实实喝了,问道,“今日的事还顺利么?”

郁赦隐去拿钟宛当借口托付孙阁老的事,跟钟宛交代了下。

“这就行了。”钟宛放下心来,“若是顺利,是不是明日宗人府就要送宣瑞走了?”

郁赦点头。

钟宛犹豫:“林思之前说过,想要亲自送宣瑞回黔安,但……”

“但来回就是好几个月,我还是想他留在京中,早点把他和宣璟的事说通了的好。”钟宛对郁赦一笑,“能不能劳烦世子多派遣些人,替他跑着一趟?”

这话正中郁赦心事,郁赦不动声色的点头,“好。”

当夜,郁王府书房灯火通明。

“子宥的手伸的也太长了……”

郁王郁慕诚低头看着属下誊抄的书折,眉头紧锁,“我不过刚拦了拦,他就马上让内阁下了折子。”

郁慕诚的幕僚悄声道:“要不要再在宗人府那边想想法子?”

“没用了。”郁慕诚摇头,“虽没朱批,但那折子是经过御前的,再由内阁发出来,同圣旨无异……晚了。”

郁慕诚将书折丢到书案上,叹气,“皇上倚重内阁,那是因为内阁中人各个都是皇上的亲信,四殿下五殿下当初都是这么在内阁学政来着,四殿下学了半年,五殿下是生生学了快两年,两年都没能结交上阁臣们,子宥去了不过月余,孙阁老竟已经肯为他的事殷勤了。”

郁慕诚长吁了一声,低声道,“是不是真有天命所归这一说?”

另一幕僚忙道:“哪有什么天命所归,不过是一切都凑巧了而已!当日五殿下入阁听政时,皇上身体康健,将朝政把持的紧紧的,阁老们哪个敢结交皇子犯皇上的忌讳?可如今……谁不是在给自己谋后路呢。”

郁慕诚失笑,“是,我这不也是已经在寻后路的后路了吗?”

一个幕僚还要再说,外面进来一人,跪下低声道:“王爷,别院那边有动静。”

郁慕诚道:“说。”

探子沉声道:“咱们世子私下吩咐了家将,说不必再护送原黔安王回封地,只将人送出城就好。”

众人面面相觑。

殚精极虑的抢不来,不抱希望的时候竟又一头撞了回来。

郁慕诚命人下去,不明所以的看向幕僚们。

一个幕僚轻声道:“王爷,小人有个念头,世子出面料理这件事……会不会只是面上情呢?”

一旁人问道:“谁的面子?”

“宁王义子,钟宛。”幕僚轻声道,“据属下所知,咱们世子当日围剿京郊叛贼的时候……可是险些连原黔安王一同处置了的,他会真心想帮原黔安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