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好男孩接吻都是不动舌头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分开后, 郁赦静静地看着钟宛, 嘴唇微动:“方才这个……不算。”

钟宛呼吸略急促了些, 他有点失神,闻言神智回笼,“为什么不算?”

郁赦曲起膝弯, 抬手整了整乱了些的衣襟, 瞟了钟宛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低声急促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抵债不成的钟宛不抱希望的问道, “就、就因为我刚才舔了你的舌一下?!”

郁赦身子一僵,瞪了钟宛一眼, 似乎是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能有人把这种话挂在口头的?

钟宛心口瞬间憋了一口血。

郁赦上次发疯的时候,不防备被钟宛窥到了一点真心。

这个疯子执拗的觉得, 只要钟宛不主动,就不会动心。

将来若有万一, 钟宛能轻轻松松的独善其身, 不会伤怀。

钟宛心里感念郁赦待他的这份小心, 但有些话该说请还是要说清的,该纠正的思路也是要纠正的。

如今只是亲一亲, 这疯子不让自己动就算了,只要不十分情动难耐,钟宛其实是能忍得住的, 但……但再深一层的时候呢?

只能他摸自己,自己不能碰他?皇帝宠幸妃子也没这霸道规矩吧?

再、再深一层的时候呢?

钟宛确信,按着郁赦这莫名其妙又自觉很有道理的奇怪念头,他没准会倔强的认为,他能……咳……射,自己不能!

八成会这样!

钟宛万念俱灰的想,郁赦将来可能会在床上用什么东西绑住自己的那啥……然后绝望的同自己说:“你不射,就不会动心。”

将来我死了,你也不必伤怀。

钟宛心如槁木,喃喃:“你让我一点儿都不期待那事儿了……”

郁赦困惑的看了钟宛一眼,“你期待什么?”

钟宛回神,脸颊微微发红,他随手抹了一下比往常红艳了些的嘴唇,尽力心平气和道:“世子,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同钟宛亲昵了片刻,郁赦脸色好看了许多,眼中血丝也少了些,他看看钟宛,皱着眉,微微点了点头。

钟宛抿了抿嘴唇,道:“那些话本……你看了不少了吧?”

郁赦防备的看着钟宛。

郁赦表情太正经,钟宛倒先有点难为情了,他硬着头皮道:“这种事……都是有来有回的,真的,你别总用看淫|魔的眼神看着我,真不是我放荡……”

郁赦显然是没料到钟宛突然聊这个,他难以言喻的看了钟宛一眼,片刻后转过脸,“话本上的话,怎么能当真。”

“也是有能当真的!”钟宛急切道,“这事儿你别总靠着自己想……你……你别强人所难好不好?”

“还是……”钟宛心中一动,头疼道,“你看了什么奇怪的话本上说,我就该害臊又放不开,一动不动的?”

郁赦没听懂,但点点头:“倒是有这种话本……”

钟宛心道完了,怕是郁赦少时看的,这念头一直转不过来,着急道:“那话本上是不是还说了,好男孩从不会主动跟人亲昵,亲吻时也都是不动舌头的?”

郁赦:“……”

郁赦刚刚清明一点的脑子又乱了,他根本就听不得钟宛说这些他羞于启齿的话,怒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事。”钟宛欲言又止,“就、就是心疼我自己,替我以后的那事儿……发愁。”

郁赦眸子一动,烦躁道:“你后悔了?又不想还债了?!我算你还了那三钱就是了!”

彻底说不清了,钟宛放弃,坐到一边心累的磕巴道:“没事!总之,你答应我一件事行不行?”

郁赦脑子乱糟糟的,也不想同钟宛吵,“你说。”

钟宛可怜巴巴道:“以后在床上……你不能绑我。”

郁赦彻底懵了,“不是你自己喜欢那样吗?!你还特意找了麻绳来。”

钟宛:“……”

郁赦迟疑问道,“你这是在欲拒还迎?”

钟宛崩溃,起身往外走:“你当我没说吧……你歇着。”

鸡同鸭讲了一通后,郁赦觉得自己终于把这事儿理清了,重新躺了下来,被钟宛闹了这一遭,他头已经不疼了,躺了片刻后,竟真的睡着了。

钟宛出了郁赦的院子,郁王府别院的仆役不知得了冯管家的什么授意,所有人对钟宛都毕恭毕敬的,当贵客一般,随着他进进出出,没人管他。

钟宛憋着一肚子火回了自己以前住的院子里,进了卧房后一愣。

林思用手指比了往外比了一下,钟宛不动神色,转身把房门关严了。

林思上上下下的看了钟宛一眼,稍稍放下心,比划:这府上家将好多,我在外面绕了半个时辰才翻进来。

钟宛点头,“汤铭呢?”

林思摇摇头。

林思比划:你被大理寺的人带走后,我马上出城去寻汤铭了,那庄子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了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佃户。

意料之中的事,钟宛吐了一口气:“七成是躲了,三成是去黔安寻宣瑞了。”

林思比划:还好,这事儿被郁小王爷提前压下来了,汤铭就是去找王爷,也说不出什么来,皇上并没要追究的意思吧?

钟宛摇头:“没有,比起宣瑞,皇上更在意子宥。”

“宫里那个人呢?”钟宛轻声道,“我猜汤铭把他安排在了郁妃身边,查到是谁了吗?”

林思点头:查到了,是个老太监,叫汤钦。

钟宛嗤笑:“钦……还是他本家亲兄弟。”

林思打手语:郁妃如今很信任他。

钟宛哑然:“郁妃至于这么蠢吗?随便来了个老太监,就算有点小手段,她就把这人当心腹了?”

林思比划:自然不是,郁妃以为汤钦是郁王爷手中得力的人,娘家的人,她自然信任,如今她觉得汤钦已被自己收揽,就算这次没伤着你的筋骨,但事属意外,郁妃未必会迁怒他,大约还会很依仗汤钦。

“这事儿不太对啊。”钟宛道,“这汤钦若是汤铭埋在郁王爷那的暗桩……郁王爷这些年没查出他们的底细来?”

不等林思解释,钟宛说罢已经想明白了。

钟宛忍不住笑了一声,“郁妃……”

林思比划:是,汤钦根本不是什么郁王爷心腹,郁王爷也早就不记得还有汤钦这个人了。

钟宛坐下来,莞尔:“汤铭真是打的好算盘,让自己弟弟假做郁王爷心腹,再去接近郁妃,郁妃要背着郁王爷拉拢娘家的心腹,自然不敢伸张,反过来要替汤钦遮掩,这样……这个老太监倒是更安全了,且还能把郁妃当刀子,且……”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他故意让我知道了汤钦,也猜到我能查到汤钦在摆布郁妃,如此我更不会动他了。”

林思点头:若不是知道这个,若主人真的陷在了刑部,待我查到了汤铭有这个兄弟,怒火攻心下必然会回了四殿下那,借四殿下之手杀了汤钦,他最后还不忘给汤钦留一道护身符。

林思心头火难平,比划:汤铭这个老东西太聪明了,将来找出他来,马上宰了他。

钟宛一笑:“估计先寻不着他了。”

林思磨牙,打手语:挖地三尺,早晚找出来!

“不必。”钟宛眸子微动,轻声道,“想出气简单……把汤钦的事儿告诉郁赦就行。”

林思眨眨眼,没明白。

钟宛轻声问:“汤铭算无遗策,但这次的事是谁搅黄的?”

林思呆了下,比划:郁小王爷。

钟宛低声道:“我这次吃了汤铭的亏,是因为他知道我的软肋,知道我遇事会瞻前顾后,但郁赦就不一样了。”

“郁赦没有软肋,也不会被任何人掣肘,你猜,不知躲在何处的汤铭要是知道自己亲兄弟被郁赦攥在手心了,会如何?”

林思一怔,同钟宛对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心、急、如、焚。

钟宛笑了下:“这京中唯一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就是郁赦。”

林思点头,憋不住想笑:郁小王爷不因为什么,可能只是一时不痛快,就会掀了汤钦的老底,汤铭日日忧心兄弟安危,日子怕不会好过。

“行事悖逆也有好处啊。”钟宛轻轻吐气,“这次也是我大意了……一心只想查子宥的事,汤铭抛出什么饵来我都吃,怪我。”

林思忙比划:这怎么是你的过失?明明是……

“没,我不是在后悔,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钟宛坐下来,淡淡道,“从他那知道了那么多子宥的过往……纵然进了刑部,我也是赚了。”

林思无言以对。

钟宛吩咐道:“没事儿别再来了,他府上的人身手都不错,别让他们误伤了你,出去后……”

钟宛轻声道:“先把汤钦的底细想办法让子宥知道,他如今有心同宣琼斗,这根钉子对他有大用。”

林思难言的看了钟宛一眼,比划:主人不怕我先去告诉宣璟?

钟宛坦然一笑。

林思心头一热,钟宛刚遭人背叛,这会儿还能如此信任他,显然是从未因为他和宣璟的事心生芥蒂过。

林思知道钟宛不爱矫情,没说什么肉麻话,比划:这事我做不难,但主人先不走吗?

“我走什么?”钟宛愕然,“我好不容易赖到他府上了,为什么要走?”

林思:……

林思跪下来磕了个头,转身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支持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