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太裕四十七年冬,小钟妃有孕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宫中。

郁妃宫中进了一个老太监。

郁妃头疼不已, 白日间, 宣璟精力过人, 在郁赦那索要林思无果后,想着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又去宣琼府上闹了一顿, 自然,依然没寻到林思。

宣琼近日连番倒霉, 气炸了肺, 晚饭前入宫一趟,同郁妃吐了半天的苦水,刚刚离开。

郁妃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儿子,身心俱疲,伤神道:“皇上再不立太子, 我怕是先要被这些人折磨死了……琼儿还让我去跟皇上说情, 这孩子真以为枕头风是那么好吹的?我都快两个月没见过皇上了,我就是想帮他,我如何帮?”

伺候郁妃的宫人轻声安慰:“五殿下最近受了不少委屈,也只能跟您说说, 您若有天能见着皇上了, 替五殿下分辨两句就好了。”

“快别提这个了。”郁妃忧心忡忡,提起这个来脸色更差了,“上次大哥同我说,前朝时,先帝想立宁王为太子, 先一个起的念头就是杀钟贵妃,我并不比钟贵妃大几岁,又有这样的娘家,皇上忌惮我怕是要比先帝忌惮钟贵妃还要厉害,我要是再插手……怕将来琼儿能被立为太子,我也没命看着我儿登大位了。”

郁妃抓住宫人的手,惶惶不安道:“大哥同我说了这话以后,我日夜不安,你说……皇上会不会已经有了这个心思?我近日思来想去,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过往说的话句句犯忌讳!”

“娘娘安心。”宫人放轻声音,“娘娘让我寻的人,我已经寻着了,这个老太监自前朝时就给咱们郁王府办事,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老东西嘴很严,我怕打草惊蛇,让咱们府上的人跟他说,娘娘近日来惶恐不安,屡屡多言做错事,是郁王爷看不下去,让他来跟娘娘说说前朝的事,警醒娘娘一二,娘娘一会儿别说漏了嘴。”

郁妃想了下,点头:“是,还是你周到,我威逼利诱也没用,大哥的人……从来都只听他一人的,不到临死不帮我。”

宫人叹气:“是呢,那我叫他来?”

郁妃点头。

郁妃放下帘子,等了片刻,见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监颤巍巍的走了进来,跪在了帘外。

郁妃定了定神,故意做出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都这么晚了,大哥让你跟我说什么?”

老太监低声道:“王爷说娘娘近日心绪不定,行事……冒失,让老奴来给娘娘说说古。”

郁妃道:“那你说吧。”

老太监不紧不慢的将先帝当年欲杀母留子的事说了一遍,只比上次郁慕诚说的细致了一点,郁妃心中焦灼,听罢后静了片刻,道:“钟贵妃到底插没插手过立储之事,谁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最后还是死了,大哥让你跟我说这个到底什么意思?插不插手都要死?”

老太监摇头:“钟贵妃是病逝的。”

郁妃冷声道:“你糊弄谁呢?她病逝,她妹妹也病逝,俩人一前一后一块儿死的?说出来谁信?”

老太监好似个枯死了多年的老树根,半晌才飘出一句话来:“确实如此。”

郁妃难得的动了动心思,逼迫道:“我看不是,钟贵妃到底怎么没的,到底几时没的,宫里瞒的仔细,先帝驾崩后根本就没人再见过她了,说不准她是先帝驾崩前被先帝赐死的。”

老太监缓缓摇头:“不是。”

郁妃气的拍了炕桌一下,满头珠翠叮当作响:“我大哥让你跟我说古,就是让你这么敷衍我的?”

老太监似有无奈,好一会儿叹气道:“钟贵妃确实不是先帝赐死的,说起来,钟贵妃是受了小钟妃的连累。”

郁妃从没在意过这人,有些意外,迷茫道:“小钟妃?”

老太监点头:“小钟妃做错了事,不能传出来,所以太后……哦不,当时的皇后,借着先帝的丧事,料理了她们姐妹。”

郁妃哑然:“我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个小钟妃,我记得……先帝对钟贵妃还算宠爱,对这个小钟妃一直淡淡的,她能做错什么事?”

老太监道:“小钟妃当年是随着钟贵妃一同入宫的,她年岁小,又不及钟贵妃貌美性子好,所以先帝没怎么留意过她。”

郁妃道:“所以呢?她做错了什么?”

老太监垂着眼皮,声音喑哑:“太裕四十七年冬,小钟妃她……有孕了。”

郁妃没在意日子,愕然:“有孕?没听说过啊,有孕怎么了?难不成她自己不小心把孩子弄没了?也不对,这罪不至死啊。”

老太监摇头,声音更轻了,“有孕自然没错,错就错在,那会儿……先帝已五年没和她同塌过了。”

郁妃脸色骤变。

老太监咳了两声,继续道:“因着有钟贵妃这个姐姐,小钟妃也总能在先帝跟前走动走动,但先帝确确实实许多年没碰过她了,小钟妃不规矩……闹出这种不体面的事来,被太后知道了,太后自然留不得她,这种事有损皇室声誉,不能张扬,太后又慈悲,不想牵连到宁王,就替小钟妃瞒了下来,然后借着先帝的丧事,给了她们一个体面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