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罢了,不吃就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宛不想这么丢人, 但脸红这个事儿实在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钟宛很想问问郁赦, 弄弄清楚他到底懂不懂?看话本看杂了吧?!什么叫……吃不够……

钟宛气的脑仁疼,压着嗓子低声道:“敢问世子……我吃过你什么?”

郁赦一怔, 往门口看了一眼, 满目的匪夷所思,“你居然还敢问?!”

钟宛顿了下, 突然明白了什么, 骇然:“你让家将大半夜的去教训我,难不成就是午夜梦回,想起我我舔了你一下,气的要打我?”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并不解释, “你心里明白就好。”

钟宛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郁赦道,“之前我不与你计较,现在……”

钟宛一抬头,被郁赦亲在了唇上。

郁赦碰了他一下就分开了, 冷声道:“别动。”

郁赦不让钟宛动, 但又舔开了钟宛的唇。

钟宛一被郁赦靠近脑子就不转了,郁赦一手按在他肩膀上,钟宛撑不住劲儿,下意识扯住了郁赦的袖口。

郁赦身子僵了下,似乎很喜欢钟宛这样拉扯他, 动作不自觉的温柔了许多。

钟宛脑中乱糟糟的,忍不住瞎想。

这人可是太怪了,以后他和心上人做那种事呢?对方也不能动?像个死人似得?那他图个什么劲儿呢?

钟宛迷迷糊糊的又想到了年少时郁赦拿香熏他的事儿了,心中警钟大响,郁赦该不会当时就对自己做了什么吧?

他好像是就喜欢对方一动不动……

应该不会,那会儿郁赦还是很君子的。

郁赦用舌轻触钟宛的,钟宛有点吃不住了,偏头躲了,呼吸急促:“世子,你这么来,我可又绷不住了……”

钟宛一抬眸就看见郁赦深深的看着自己,心弦一动,不走脑子道,“我若忍不住……你又要骂我浪。”

郁赦似乎也情动了,他不悦的皱眉,不想听钟宛说话,低头又要亲钟宛,钟宛无法,只得小声道:“那先说好了,你骂也……别骂的那么难听,行……行不行?”

郁赦一僵。

郁赦似乎在压抑什么,手都有些抖,他以额头虚虚抵着钟宛的,胡乱呢喃道:“你不动,这就是我强迫你的……”

钟宛恍惚:“啊?”

郁赦失神低语,“我强迫你的,你不是自愿的,所以才不会动……都是我逼你的,都是我在逼你……来日我死了,你也只会觉得快意,不会伤怀……”

钟宛眸子一颤,胸口狠狠的疼了一下。

郁赦情动间有点迷糊了,一不留意,让钟宛隔着千万重山瞥见了他的一点少时真心。

钟宛心中怆然,忍无可忍的抬头主动亲了郁赦。

外间,冯管家脚步匆匆。

书房门大开着,里面一片静谧,冯管家估计两人看书呢,没多在意,直接走了进去,转过屏风后冯管家哎呦一声,吓得忙闭眼低头,结巴道,“世、世子……”

郁赦呼吸粗重,怒目看着钟宛,扯住钟宛的手腕,将钟宛探到他衣襟中的手一把抽了出来,对冯管家怒道,“怎么了?!”

冯管家活活冤死了,他怎么能想到这两人门也不关,大白天的就就就……

冯管家勉强找着了舌头:“四殿下来了,吵着闹着,问世子要林思。”

钟宛:“……”

郁赦愣了下:“他同我要什么林思?!”

冯管家也云山雾罩的,“不知道啊,四殿下说,定然是世子又把林思抓来了,老奴同殿下说了,世子这些日子闭门不出,根本没理会过旁人,殿下不听啊,就是要人……”

郁赦闭上眼冷静了下,先看向钟宛,恼怒道:“你方才乱摸什么?!?”

冯管家骇然!

钟宛红了脸,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冯管家。

郁赦脑子不甚清楚,没顾上冯管家还在,怒不可遏:“你是不是想让我以后都把你的手绑起来?!”

钟宛崩溃:“你能不能先去看看宣璟!”

“别想混过去,你……”郁赦转头看向冯管家,气的声音发颤,“去……准备个最粗的绳子来,多准备点,放在书房,放在卧房,再送去黔安王府一些,让他日日看着,杀……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冯管家忙不迭答应着,忍不住催促,“世子快去看看四殿下,四殿下拎着棍子来的!他若是把您的那些宝贝瓷马砸了怎么办?下人们又拦不住他……”

郁赦揉了揉眉心,狠狠瞪了钟宛一眼,转身去了。

冯管家咽了下口水,静了片刻,小声道:“少爷,你……”

钟宛丢了大人,索性也不要脸了:“我就是摸了他一把,怎么了?!”

冯管家咳声叹气:“您怎么这么……算了,我先去找绳子。”

冯管家急匆匆走了,钟宛失神的瘫在椅子上,抿了抿比平时红艳的许多的唇。

钟宛合上眼,郁赦方才在他耳畔呢喃的话还在脑中回响。

“来日我若死了,你不必伤怀。”

钟宛心里发疼,低声笑了下,“自欺欺人……”

方才摸他的时候,他明明是喜欢的。

钟宛也有点后悔,刚才好像是有点太孟浪了,只盼着以后别真的要捆自己就好了。

钟宛脑子里也乱的很,他闭上眼,等着郁赦回来同他解释一二。

这一等就是正正一个时辰。

宣璟认定了林思不在黔安王府就在郁王府,郁赦还是个有前科的,宣璟越想越觉得是郁赦在使坏,还觉得林思已经被郁赦动了大刑奄奄一息生不如死,决议要搜府,还要搜大理寺,郁赦简直莫名其妙,他没扣下林思,也不可能让宣璟搜自己府上,原本就带着火气,没好气对宣璟讲,两人吵个没完,郁赦脑子让钟宛闹的混沌,说话有点颠三倒四,“十天一次……十天一次,你还要耽搁我的时间?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他?!”

宣璟“嗨呀”一声抓住了关窍,怒道:“到底是谁惦记他?果然在你这!你让我搜!我不敢搜郁王府,还不能搜你这别院了?你心里没鬼就让我搜!”

郁赦头晕目眩,内院书房里好好的摆着一个让自己亲软了的钟宛,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同宣璟吵闹,待脑子稍微清楚了一点后就命人将宣璟轰出了大门。

宣璟自然不服,被轰走时还叫嚣着要去让崇安帝评理。

待郁赦再回内院时,天已经黑透了。

冯管家制备了一桌好菜,还不忘在钟宛面前摆了一盘烧鹿筋。

闹腾了一顿,两人再坐下来时,彼此都有些讪讪的,没说话。

食不言。

饭毕,两人坐在书房里,同少时一般,一人坐在书案前,一人坐在矮塌的小炕桌前。

郁赦书房里大多都是他和钟宛的话本,钟宛随手抄起一本来,看了一眼就红了脸。

郁赦却看的很认真,甚至还会做批注。

钟宛叹为观止,很想过去看看,郁赦对着这种书能做出什么评价来,但又不太敢。

钟宛合上书,他看了郁赦一会儿,轻声道:“世子。”

郁赦没理会他。

钟宛想了下,低声道,“我今天刚过来的时候,冯管家同我说,你……你今天跟他要了寒食散。”

郁赦眉头微动,抬头,“他还说了什么?”

“没什么了,我就是好奇……”钟宛谨慎道,“那东西吃了,是什么感觉?我没吃过。”

郁赦抬头看了钟宛一眼,冷声道:“你想吃?”

钟宛斟酌道:“好奇而已,传闻你吃过小半年的那个药,看上去却没怎么样,是不是……其实没什么事?”

郁赦低头,“有事。”

钟宛尽力委婉道:“会如何?脾气……暴躁么?我记得以前有个皇帝就喜欢吃这种东西,吃的多了,精神错乱,易躁多疑,最后……”

郁赦淡淡道:“被他儿子杀了。”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郁赦都知道。

钟宛正琢磨着再怎么劝比较好时郁赦低声道:“我性情有变,不是因为这个。”

钟宛默然。

郁赦抬眸瞟了钟宛一眼,沉声道:“但服食了半年后精神确实更差了些,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想着。”

钟宛刚要说话,郁赦又淡淡道:“我疯了,也没人能奈何我……至少现在还没人能奈何我,你就不同了。”

钟宛被气笑了。

“我没想吃,只是想劝你。”钟宛轻声道,“我怕你真疯了,哪天一不痛快,将我杀了。”

郁赦一怔,困惑的看着钟宛,“你整天在想些什么?”

郁赦低头继续看书,“我还没疯的那么厉害。”

钟宛结巴了下,“那以后呢?你若一直吃,再过些年……不会很久,道武帝三十岁的时候就彻底疯了,喜怒无常,到那会儿,没准就因为我打个喷嚏,你就将我宰了。”

“或者因为我吃饭的太多,就很看不过去……”

“或者因为我走路姿势不够端正……”

“再或者……”钟宛声音越来越低,“因为我那什么,不小心摸了你一下……

“你还敢说?!”郁赦不可置信的看着钟宛,“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

想起白天的事钟宛也不太好意思,忙低头乱翻书。

又过了许久,郁赦不耐烦道:“罢了,不吃就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支持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