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替我…解决一个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宛本想趁着天早再去见汤铭一次的, 被林思搅了, 现在出城也来不及了, 只得作罢。

想到林思,钟宛又琢磨是不是去钟家祖坟上烧烧香, 想到祖坟, 又想起汤铭的母亲可能也是钟家的女儿,这么一想——

钟宛瞬间确定了, 汤铭同自己必然是沾亲的。

汤铭无妻无子, 他也断子绝孙了!

钟宛忍不住笑了下。

不自觉的,又想到了灵棚里那情景。

钟宛轻轻抿了一下嘴唇,回想了片刻,觉得血脉无继也值了。

正遐想着,外面宣从心来了。

家里突然来了外人, 宣从心不太放心, 过来问了问。

“没什么,我……我年少时认识的一个故人。”钟宛含混道,“当年被我连累也遭了难,前几日得罪了主家, 躲出来了, 我就留他住下了。”

宣从心不甚在意:“哦,那就住下吧,对了,今天刚听人说,几日后的万寿节不再大办了, 一切从简,宗室进宫磕个头就出来,没宴饮,也不必准备什么了。”

“丧期里,也就这样了。”宣从心见钟宛有点神不守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

钟宛心不在焉道:“怎么?”

宣从心轻声道:“五七一过,咱们就能回黔安了,你那夸父如何了?咱们……能不能一同回家?”

钟宛回神,低头笑了下,静了片刻后道:“我看看,林……就是我那故人,看他能不能替我送你们回去,他若不方便就是我,将你俩送回黔安后,我再回来。”

宣从心不舍的看着钟宛,欲言又止,无奈道:“好吧,不过……我们也不着急,等你娶了小嫂嫂我们再一起走也行。”

“没那么快。”钟宛胡乱道,“再说……这还在孝期呢,哪儿能纳妾。”

宣从心皱眉:“我和宣瑜在孝期,你又不在,怕什么了?而且……”

宣从心冷冷道:“我看这皇城里也不比咱们黔安多规矩,就这几日,还有人跟安国长公主议亲呢。”

钟宛感觉自己好像不小心踩了个空。

钟宛静了片刻,坐下来,漫不经心:“哪家?”

“那不清楚,那些人我虽都认得了,但她们那些七拐八弯的姻亲我不知道,什么侄女外甥女的,猜不到是谁。”宣从心皱眉,“可能是……算了,说不准,总之是说了,安国长公主看上去也很有意,呵……丧事上谈这个,这规矩也是真好。”

钟宛点头:“郁小王爷二十有三,确实该成家了。”

宣从心好奇道:“就是那个还来过咱们府上看大哥的郁小王爷?”

宣从心未出阁,又被钟宛瞒的实在,并不知道外面传的那些郁赦和钟宛的风流韵事。

钟宛心神不宁的“嗯”了一声。

“没见着过,听说是安国长公主的心肝宝贝,被娇惯的无法无天。”宣从心道,“虽不是本家兄弟,但他好歹是皇亲,居然这个时候议亲……”

钟宛本能的回护郁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又做不了主。”

“谁知道。”宣从心对皇城中的任何人都无好感,略带刻薄道,“不说没人能做的了他的主吗?说要议亲,必然是他自己乐意的。”

钟宛淡淡一笑:“可能吧。”

安国长公主府。

郁赦摆弄着一个小把件,头也不抬道:“不必为我费心。”

安国长公主放缓声音道:“聂文两朝阁老,门生遍天下,他就这么一个孙女,视若珍宝。那个姑娘我也见过了,长相好,脾气更好,也很识大体,将来……堪作王妃的。”

郁赦漫不经心:“我不要。”

“做什么不要?”安国长公主耐着性子,好言好语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生人,这不没逼着你什么吗,你先娶进来,慢慢相处着,相处一段日子就知道了,这姑娘脾性是真的好,到时候你们两厢情愿了,再……”

郁赦把手里的把件放在一边,抬头,“我不用守孝吗?”

“你竟是在意这个?”安国长公主笑笑,“三个月,那不是可有可无吗?就算现在定下来了,真的过门也要半年了,什么也不耽误……”

郁赦嘴角微微勾起,笑了:“等下……”

安国长公主皱眉,隐约觉得郁赦下面不会有什么好话。

果然——

郁赦好整以暇,认真问道:“公主,先给我个准话,宣璟死了,我是该守三个月,还是一年?”

安国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淡去。

身为皇亲,守三个月就行了。

若是宣璟的亲弟弟,那就要守一年。

侍奉安国长公主的几个丫头自觉的退了下去。

安国长公主尽力压着火,勉强道:“你是不是喝了酒?说什么呢……”

“问问规矩。”郁赦漠然道,“免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再做出悖逆之事来,像上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