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只会偶尔走神,出神的去看郁子宥一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宛被吓得磕巴:“不不不、我我自己来……”

郁赦面若冰霜, 执拗道:“干净里衣在哪儿?!”

钟宛察觉出郁赦哪儿有点不对, 像是气疯了, 又像是喝多了,偏偏他身上又不带半分酒气。

难道是犯病了?可近日有什么事能惹的他如此?

看着神情……好像还是自己惹的。

钟宛想让郁赦别胡闹, 但一撞上郁赦这眼神, 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钟宛抿了下干燥的嘴唇,指了指一旁的柜子, “头一层……就是。”

郁赦起身, 打开柜子,迟疑了片刻,将干净的里衣拿了出来。

钟宛倚在软枕上,看着站在床下的郁赦,心跳快了些许。

他要……脱自己衣服吗?

不管当年郁赦是怎么亲力亲为的照料自己的, 毕竟都是昏迷时的事, 钟宛没什么回忆,现在两人可都是清醒的,自己让他这样摆弄……

万一再擦枪走火怎么办?

另一边,郁赦攥着手里薄薄的里衣, 周身的戾气淡了下来。

郁赦这会儿脑子清楚了, 明白过来钟宛不是不想去,只是病了,去不了。

郁赦神色和缓了些,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衣裳,如梦初醒似得, 怔了怔,似乎有点进退两难。

钟宛看他神色知道他清醒过来了,心里竟有点惋惜,咳了下,“行了,你给我吧……”

郁赦眉头一皱,没理会钟宛,他往柜子里扫了一眼,又拿了个什么出来,钟宛没看清。

钟宛紧张的看着郁赦,看着他走近,两人对视片刻后,郁赦将里衣丢在床上,他手里还拿着什么,钟宛偏头看了眼……是自己的一条发带。

钟宛迷茫,还要梳梳头发吗?

不等钟宛说话,郁赦抬手,用钟宛的发带将他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

钟宛:“……”

郁小王爷真是非礼勿看了。

郁赦将眼睛蒙好,上前两步,坐在床上。

成了瞎子的郁赦动作迟缓了许多,他微微俯身,一点点顺着被子摸索,指尖碰到被角后将被子往下拉了拉。

蒙着眼的郁赦有种别样的英俊,钟宛脸颊微微发红,清了清嗓子,低声道,“世子……你看不见,不怕摸着不该摸的吗?”

郁赦闻言顿了下,皱眉警告:“你别乱动,就不会。”

钟宛靠在软枕上,艰难点头:“是。”

郁赦抬手,试探的摸到钟宛肩上,他的指尖顺着钟宛的衣领滑下来,褪下钟宛的外衫。

郁赦将外衫放在一边,微微侧过头,似乎在回想钟宛领口的位置。

钟宛看着和自己相距不过两尺的郁赦,喉结动了下。

钟宛一动也不敢动,看着蒙着眼睛的郁赦抬手,将自己领口的第一个扣子解开了。

钟宛忍无可忍,也将眼睛闭上了。

但闭上眼睛后,想的就更多了。

郁赦动作很轻,钟宛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听到郁赦轻微的鼻息……和郁赦微凉的指尖。

钟宛难耐的皱眉,尽力让自己想点别的,他咬着牙,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问:“你当年也是这么给我换衣裳的?”

钟宛感觉郁赦僵了下。

钟宛难以置信:“连着半个月啊,你……你这么自律的吗?”

郁赦没答话,他将钟宛汗湿的衣裳丢在一边,拉起被子替钟宛盖好,拿过干净的来,双手探进了被子里。

动作竟有几分娴熟。

钟宛抿了下嘴唇,闭着眼小声道:“我那会儿……老实吗?”

郁赦依旧没说话。

钟宛尽力忽略郁赦,拼命找话来讲,又结巴道:“那你给我擦身的时候……”

钟宛听郁赦在自己耳畔不耐道:“闭嘴!”

钟宛闭嘴了。

钟宛一时间有点冲动,要不要故意动一下?让郁赦摸到什么不该摸的……

算了算了。

郁赦也许会剁了自己。

片刻后,郁赦给钟宛换好了里衣,起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摘了蒙在眼上的发带,长舒了一口气。

钟宛尽力装出不甚在意的样子,道:“谢、谢了。”

郁赦阴着脸,道,“无事,我走了。”

钟宛呆呆的,这就走了?

钟宛迷迷糊糊的,不忘道:“桌上的点心,你带去吧。”

郁赦怔了下,钟宛以为他误会了,忙道:“不是上次你退回来的,是我让从心新做的,还……应该还是热的。”

郁赦眸子一颤,拿起点心走了。

钟宛最终也没明白郁赦跑这一趟是为了什么,郁赦心,海底针,太难琢磨了。

钟宛的病本就好了泰半,郁赦来的那日他连出了两场汗,彻底退了热,隔日就大好了。

身子好后,钟宛又开始记挂仍留在宣琼处的那张脉案。

记录着安国长公主是在太裕四十七年六月有孕的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