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每一旬你可以来我府上住一夜,但到此为止,你不要肖想太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宛话音落地, 郁赦眼中瞬间爬满了血丝, 他长发凌乱, 这么一看,当真有几分森森鬼气。

郁赦心里那只能毁天灭地的厉鬼被这句话揭了佛旨法帖, 咆哮着就要扑出来了。

郁赦死死克制着, 低声道,“我做什么……都行?”

钟宛耳垂红了, 他心中砰砰直跳, 轻声道:“嗯。”

郁赦的牙关被他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钟宛心道完了完了,这可能又说错话了,这样子……怕是不能“轻点”了。

郁赦这幅形态实在有点吓人,钟宛心惊胆战的想, 自己这等会儿要是生生被郁赦日死了, 魂魄到了地府,和自己早逝的爹娘、宁王宁王妃相见,这该怎么解释?见到了史老太傅,又该何去何从?

心里挺害怕, 但还是不想走, 钟宛小声结巴道:“我是头、头一次……”

郁赦忍无可忍的怒道:“闭嘴!”

钟宛噤声。

郁赦手臂不自觉的发抖,身上披着的宽大外袍已滑到他肩下,钟宛犹豫了下,试探着伸手,替他将外袍拢了上来。

若不是怕弄巧成拙, 刺激了郁赦,钟宛其实想抱抱他的。

郁赦抬头看着钟宛,怔怔的抬手,掐了钟宛的手臂一下。

钟宛吃疼,抽了一口气,郁赦心安了。

活的。

确认这不是自己的臆想后,郁赦冷静了些许,他就这样伏在钟宛身前,好似一头疲惫的野兽一般缓慢的调整呼吸,好一会儿后他神色恢复了,起身站好,自己整了整衣襟,随手拢了拢散乱的长发。

郁赦退后两步。

钟宛耳朵发红,“我知道你不信,但我真的没什么求你的,我今日当真就是……”

“我知道。”

郁赦眼中没了之前的讥讽,转而目光复杂的看着钟宛,低声道:“所以,我更不能……”

钟宛茫然,更不能什么?

不等他再说话,郁赦转身道:“跟我来。”

郁赦拿起烛台,带着钟宛一路走进了内院,进了郁赦的卧房。

钟宛从后面看着郁赦,喉咙微微发紧。

这是两人重逢后,钟宛第一次见郁赦穿这么少的衣裳。

郁赦比少时高大了许多,肩膀宽了,腰身愈发挺拔,现在只披着薄薄的一层外衫,没法不让钟宛多想。

郁赦把烛台放好,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你今天为何突然要过来,我不想猜,也不想追问你了,你既然,既然……”

郁赦背对着钟宛,片刻后道:“你既然如此想留下,我就容你和我同寝一夜。但到此为止了,其余的……你不要妄想。”

钟宛:“……”

现在该说谢主隆恩吗?

钟宛感觉自己被泼了一身看不见的冷水,方才那些心思全被浇没了。

钟宛谨慎的问道:“那晚上……要是出了点儿什么事,算谁的?”

郁赦眼中窜起几把火,生生忍着,“我不想的话,就出不了事。”

钟宛无话可说了,心头那点儿旖旎散尽,他不想惹郁赦不快,自嘲一笑,“那我去外间睡。”

“不必。”郁赦看了钟宛一眼,欲言又止,“你既漏夜前来……我就成全你一半儿。”

钟宛心情复杂的躺在床上,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简直蠢透了。

郁赦若真对自己有几分情谊还好说,要是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那以后……郁赦怕是要绕着自己走了。

钟宛想将郁赦从这潭泥淖中拉扯出来,想为郁赦出谋划策,想做郁赦的心腹,但谁会要个想跟自己睡觉的心腹?

钟宛一面同自己说不要自作多情,一面又忍不住直接问了:“世子……你是更喜欢女子吗?”

躺在床的外侧,身体紧绷的郁赦僵了下,皱眉道:“不喜欢。”

钟宛“哦”了一声,又犹豫着问道:“那你想要自己的孩子吗?”

郁赦最烦听这个,冷声道:“不想要。”

钟宛喉咙一紧,缓缓道,“那什么,你知道……那事儿是怎么回事吗?”

黑暗里,郁赦没答话。

钟宛豁出脸皮不要,轻声道:“咱俩就算做了什么,我也怀不上的,你不用担心……”

钟宛太熟悉别院了,躺在这里,就忍不住觉得是回到了七年前,他放松了许多,敢说的话也多了:“郁赦,你没有侍妾,你是不是……”

“钟宛。”郁赦突然冷冷道,“过了十五岁的男子,说不懂这些事,都是在装,这道理你比我清楚吧?”

钟宛讪讪。

郁赦闭上眼,想睡了,片刻后又睁开眼,心烦道:“我今天没把你如何,不是我不懂如何做!我是……不想而已。”

钟宛自讨没趣,小声道,“哦。”

郁赦难以置信道:“你们每天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是偶尔发发疯,就算我是个纯疯子,那谁告诉你们疯子就做不了那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