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你以为我在念话本?不…我说的是那晚的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郁王爷郁慕诚进了暖阁里间, 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宣琼, 替他放下床帐, 走了出来。

外间,郁妃未施脂粉, 眼睛红红的, 见郁慕诚出来了,眼泪将落未落, “大哥……”

“小声点, 五殿下睡着了。”郁慕诚坐了下来,“我刚问过太医了,说没什么事了,既如此,等他醒了, 你就同他一起去三殿下那边……”

“不去!”郁妃怫然, “去做什么?遇到郁赦,我是当没看见,还是当他不曾把琼儿推下水过?!”

郁慕诚皱眉:“不都已经说清楚了?是他们两人在湖边看水,五殿下自己一时不查落了水……”

郁妃盛怒:“皇上拿来骗别人的话, 你现在来糊弄我?你也听见了, 郁赦他自己都承认了,就是他把琼儿推下水的!”

“那又如何呢?”郁慕诚声音依旧放的很轻,“娘娘若不服,是不是要再去皇上面前闹一场?让子宥再学一遍五殿下说的那些混账话?”

郁妃咬唇,不说话了。

“你要是没记清楚, 那我再跟你说一遍。”郁慕诚看着自己亲妹妹,低声道,“别再拿那些道听途说来的话说给五殿下听,更别自作聪明,心存妄想,做那些多余的事……皇上最恨别人提那些没影的事儿,你为什么就是喜欢提呢?自己说就算了,还非要再说给五殿下听,殿下已经成年了,竟像个长舌妇似得,背后说那些话!像什么样子?”

郁妃气的脸发白:“你说我是长舌妇?好,我没见识,那今天你跟我说清楚啊,郁赦他到底是不是你儿子?长公主当年六月有了身孕,转过年七月才把孩子抱回来,硬说是几个月大了,我自己没生过吗?那明明就是个刚落地的婴孩!你们……”

“子宥是公主早产生下来的,襁褓中自然比旁的孩子羸弱几分。”郁慕诚无可奈何道,“这话我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到底想听我说什么?”

“我想听一句实话!”郁妃愠怒,“我想知道,我和琼儿这些年是不是都在替别人做嫁衣!”

郁慕诚道:“那我再说一次,不是。”

“行,若他真是你的儿子,你让他现在过来,给我跪在这里磕头赔罪!”郁妃冷笑,“父亲的话,他总要听吧?你去叫他来!”

郁慕诚失笑:“你这不是无事生非吗?皇上都说了,是五殿下自己一时不甚……”

“别什么都用皇上来搪塞我!”郁妃气的脸发白,“我本来不会管你的事,反正你自己都认了,还要将祖父好不容易保下来的王位传给他,我一个出嫁女,娘家的事我不说什么!可皇上呢?多偏爱他几分我忍了,让郁赦什么都压在琼儿头上我也忍了,现在呢?郁赦他得寸进尺,已经对琼儿动了杀心了,你们还护着他!那将来山陵崩!郁赦要我们母子殉葬,你是不是忙不迭的要替他送白绫来?!”

郁慕诚皱眉:“你到底在说什么?让别人听见……荒唐不荒唐?”

“还有比郁赦更荒唐的吗?”郁妃冷声道,“大哥……我这次是彻底心寒了,你要替别人养儿子,别拉上我,我就琼儿这么一个孩子,他若做不成太子,我就吊死在这里,免得将来被郁赦羞辱!”

“闭嘴!”郁慕诚动了怒,“你还嫌害琼儿害的不够惨是不是?”

郁妃气的掉眼泪:“你……你……”

郁慕诚深呼吸了下,压了压火,“我朝并无妃嫔殉葬的先例,你不要凭空臆测,让五殿下不安。”

“没有?”郁妃冷笑,“那前朝的大小钟妃,是怎么死的?”

郁慕诚眸子骤然动了下。片刻后道:“先帝走后,大小钟妃悲痛过度,不医而亡。”

郁妃讥诮,“是吗?真是好巧。”

郁慕诚低头喝茶,过了一会儿道:“好,你想听这个,我就跟你说一段……前朝钟贵妃育有一子,就是宁王,你肯定知道的了?”

郁妃不懂郁慕诚怎么说起这个来了,皱眉:“自然。”

“宁王年少聪颖,天资过人,容貌又肖像先帝,很得先帝的喜爱,只可惜……”郁慕诚放下茶盏,轻声道,“他是先帝五十岁上才得的小儿子。”

郁妃点头:“我、我知道的啊。”

郁慕诚缓缓道:“先帝暮年时,是动过立幼的心的,不少老臣都知道,也不必遮掩什么,不提这个,你知道先帝有了这个心思后,第一个想杀的人是谁吗?”

郁妃怔了下,下意识问道,“谁?”

郁慕诚道:“钟贵妃。”

郁妃脸色大变。

郁慕诚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以为先帝想动今上?”

郁妃额上冒出冷汗,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怎么可能,皇帝只会偏心,不会起杀心,因为那都是他的亲儿子……但妃嫔就不一样了。”郁慕诚继续道,“当日钟贵妃刚满三十,身体康健,少说还有几十年好活,比起有可能威胁到王位的今上,先帝更不放心的是年轻的妃嫔,怕她扶持外戚,怕她摆布幼帝,怕她干涉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