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去查查,那个夸父后人是哪路神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话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呢……”

钟宛躺在榻上,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几天,流言已经从女鬼索命拉扯到崇安帝帝位来路不正的事了,钟宛不信这其中没人推波助澜。

流言的走向让钟宛隐隐不安。

扯到崇安帝即位的事,必然就会让人想起宁王,想起了宁王,必然就又会提起黔安王府的几个人。

钟宛这些年殚精极虑,只希望让宣瑞他们远离是非,万万不想再搅这趟浑水。

不过现在看,崇安帝显然对宣瑞几个还没什么别的心思,钟宛明知宣瑞不想露面,但近日还是逼他同其他宗亲一样每日去三皇子府上探病,宣瑞畏惧不安的样子,是他们最好的保命符。

流言下一步会被传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钟宛不想冒险,出门叫了严平山来。

待人来了,钟宛直接道:“我想让宣瑞他们早点回黔安。”

严平山像是听了个笑话,“万寿节还没到,三皇子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气,咱们怎么早点回去?”

严平山想了下,“你是因为流言的事不放心?那也太小心了吧?哪儿有人想得到咱们?”

“不小心不行。”钟宛摇摇头,“京中形势波谲云诡,谁知道会栽在哪股暗流中?”

万一崇安帝的哪个儿子再出事,钟宛不确定年迈的崇安帝会不会把视线转移到黔安王府来。

严平山迟疑道:“你是觉得皇上的皇子真的还会出事?”

“不知道,希望不会。”钟宛皱眉,“但我总觉得有双手在暗中默默的推动什么。”

严平山一头雾水:“推动什么?”

钟宛也不清楚,但自打知晓了一二分郁赦的身世后,钟宛心中就总是隐隐不安,不然他也不会拼着再胨惨粝吕础

这些话就不能跟严平山说了,钟宛商量道:“我想给宣瑞下点药,让他病一场,你觉得行吗?”

严平山咋舌,“什么药?你……你让王爷吃□□?”

“当然不会太伤身的。”钟宛无奈,“要是我病了就能借故回去,我自然不会让他遭这个罪,我来就是了,但……我现在就是一碗□□喝下去,他们也走不了。”

严平山不满道,“好好说话!”

钟宛一笑,继续道,“两个小的太小,不能乱来,所以……让宣瑞吃点苦吧。”

严平山犹豫道:“装病行不行?”

钟宛摇头:“宣瑞一病,皇帝必然会派人来看,装不过去的,万一被发现了,那事儿就大了。”

“三分病,装出十分来就行了,到时候说宣瑞受不住北方严寒,求皇帝放我们回黔安养着,八成是能走的。”

严平山瞪大了眼:“八成?”

钟宛一笑:“哪有什么实打实的事?你先把药准备下,我去跟宣瑞商量商量,看看他的意思。”

“行,不过……”严平山突然想起什么来,“你是不是不跟着王爷回黔安了?我怎么听说……你要留在这说什么亲?”

“说亲?”钟宛反问,然后回过神来,自嘲一笑,“是……是要说亲。”

“你这又是作什么妖?说个亲用得着你多长时间?还特意留下?”严平山是宁王府的老管家了,婚丧嫁娶的事他比钟宛清楚多了,不似那几个小的好糊弄,“是要说哪家?总不能你自己去说吧?请媒人了吗?你也没长辈,谁替你操持的?人家家里如何说的?”

钟宛被严平山问的一句也答不上来,敷衍道:“没那么多礼数,不需长辈,也没请媒人……”

“那怎么行?!要不你说不下来呢。”严平山不满道,“你礼数如此不周,轻忽人家小姐,人家没把你打出来就是好事!明媒正娶,哪有你这么做事的?你告诉我是哪家,我来替你操办……”

“不用。”钟宛根本不知道婚嫁之事的细节,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再说不是明媒正娶……”

严平山瞪大了眼睛,“你不明媒正娶是要怎样?!你难不成要拐带人家姑娘?!”

钟宛闹心道:“不是!我……我就纳个妾,哪有这么多事?”

“哦。”严平山呐呐,“原来是纳个小妾……你年纪不小了,是该找个人来伺候你了,那女子如何?哪里人?年岁几何?会疼人吗?”

钟宛一个头比两个大,借口要同宣瑞商议,抬脚跑了。

黔安王府正房,宣瑞坐卧不安的来回走动,忧心忡忡:“我……我吃了药,万一被看出来怎么办?”

“不会。”钟宛宽慰道,“和普通风寒没什么不同,太医也看不出来的。”

宣瑞又问道:“对身体损害大吗?”

“没什么大损害吧?”钟宛回想了下,道,“应当是没什么的,我以前吃过好几次,看着吓人,但只要一停了药,养上半个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