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你如此忠义,你主人钟宛知道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宛打定主意后,跟宣瑞几个人通了个气。

钟宛不想让他们无端担心,没把这个当正事儿,在饭桌上语气轻松道:“万寿节后,我想在京中留一段日子。”

钟宛说的轻松,几个孩子还是怔住了。

钟宛神色自然:“我在京中还有一二旧友,现在不方便,等你们走了,我想避开人,去照看照看。”

几个人面面相觑,钟宛还有什么“旧友”?

宣从心最先反应过来,她用手帕按了按嘴角,慢慢道,“这次见过之后……皇上大约不会再想起我们来了,黔安那边左右也没什么大事,你要是在京中有未了之事,就留下吧。”

宣瑜看看宣从心再看看钟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急道:“为什么要留下啊?!我不跟你分开!这这么冷,你受得了吗?咱们一起回去呗,你到底有什么事?不然……让哥哥和姐姐先回去,我陪着你,等你的事儿了了,咱们再一起回去!”

“钟宛自然有自己的事。”宣从心十分看不上自己弟弟动不动就掉眼泪的窝囊样子,皱眉斥道,“这有什么值得哭的?!不许哭!憋回去!”

“我……”宣瑜自小就怕自己这个强势的同胞姐姐,被骂了一句登时不敢哭了,他死命撑着眼泪,可怜巴巴道,“那钟宛,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我等着你总行吧?我、我……”

宣瑜病急乱投医,胡乱道:“我还得跟着你念书呢!”

“念书跟着谁不能念?!”宣从心拧眉,“我们请不起个先生吗?还敢哭!”

宣瑜马上收了眼泪,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钟宛叹气,心道可惜了,宣从心要是个男人,过不了两年必然能顶门立户,自己就真的能放心了。

钟宛看向宣瑞,宣瑞忧心忡忡的埋头咽饭,好一会儿才缓缓道:“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在这……你不放心我们,我们也不放心你。”

宣从心皱眉:“大哥,怎么连你也……”

宣瑞抬头瞪了宣从心一眼,低声怒道:“京中是好呆的吗?你们从小在黔安无忧无虑的长大,怎么知道我们以前受的罪?那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

“你放心。”钟宛宽慰的拍了拍宣瑞的手,“我不做什么,就是……”

“你们怎么一点儿都不替他想想?”宣从心实在忍不住了,“钟宛今年都二十四了,寻常人家里,这都……”

宣从心一个女孩儿,再强势有些话也说不出口,她脸色微红,顿了一下才道:“万寿节后,咱们王府就算是彻底安稳了,照料咱们这么多年了,他总得想想自己的事了吧?”

宣瑜呆愣愣的,“什么……自己的事?”

宣从心两颊绯红,低声道:“如今皇帝已经免了钟宛的奴籍,正该把大事定一定了,黔安有什么高门贵女?回去之后,也寻不着什么合适的,他这是要在京中把亲事定下来,你们怎么什么都……”

宣从心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低头喝了一口汤,声音轻不可闻,“等他亲事定下来……自然会带着夫人回去的,瞎急什么?”

宣瑞转头看向钟宛,高兴道,“原来是这样?你是给我找小嫂嫂吗?”

宣瑞也看了过来,哑然:“你是……这个意思?”

钟宛一言难尽的看着三人,干笑:“这让我怎么说呢……”

宣从心十分好奇,但碍于女儿身份,不能多口,只能旁敲侧打的淡淡道,“还是说……你是已经相中了哪家?”

宣瑜兴奋道:“小嫂嫂生的好看吗?”

钟宛只能将错就错,尴尬道:“好看……”

宣从心忍不住打听:“多大年纪?”

钟宛艰难道:“二十……三。”

三人面面相觑。

厅里一时间落针可闻。

两个小的不好意思说,还是宣瑞迟疑道,“这年纪也太大了些吧?你……不要委屈自己。”

钟宛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吞,尽力笑着:“不委屈……我觉得不算很大。”

“是不小了。”宣从心喃喃,“你……何必找个这么老大岁数的?”

钟宛干笑:“我也不小了,且他……看上去倒不很显老。”

宣瑞吃了一惊:“你见过了?!”

钟宛后悔不跌,“嗯……”钟宛恨不得咬死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撒这种谎……说个什么由头骗不过他们?!

宣瑜两眼发光:“那说说,身量如何!”

钟宛心里正暗悔,嘴上一时没把门的,“比我高一些。”

“嚯……”宣瑜受惊不小,“比你高!!!”

宣瑞和宣从心脸色亦骤变。

钟宛这是寻了个什么姑娘?!

“啊不是。”钟宛死死攥拳,“和我……差不离吧,我……我不看重这些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