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干部考察的点点滴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生活中的某种巧合常常会被人们看做是天意的安排。周一桂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他路遇那场车祸,认识一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年轻人,几年后居然成为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副处长。当他听说贾士贞专程赴须臾县考察干部时,周一桂的心里真的有些不平静,作为县委书记的周一桂,从不相信命运,更不相信那些带有迷信色彩的东西。甚至,他和贾士贞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的接触当中,反倒感到几分尴尬或者不那么自然,贾士贞临走时,两个人只是用力地握了握手,周一桂居然连须臾的特产银杏也没送一个给贾士贞。这并非是周一桂的愚昧,或者说觉悟多高,也不是周一桂把组织部门的领导看成神,而是他不愿意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庸俗化了。

  贾士贞考察高嘉周一桂回来之后,省委组织部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了。随后,钱部长传达省委领导的指示,省委将在地改市之前调整最后一次地厅级领导干部,贾士贞叫于明赶快把手里的考察材料写好,以便着手地改市工作。对于干部的考察材料,贾士贞经历过仝处长修改王学西材料的教训,凡经他手的,都反复强调实事求是,尤其是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必须准确,至于现实表现和优缺点,要尽一切可能客观严肃,重要问题必须交代时间地点,以及相关知情人。

  就在这时,贾士贞听到尤达金和章以平的事了。这事到底还是传到侯书记那里去了。不过那是在省委组织部和当事人谈话之后的事了。所以钱部长就千方百计把这件事给搪塞过去了。但是钱部长还是私下狠狠批评了章炳雄。钱部长说你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参加常委会的吗,你以为你是省委常委呀!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考虑还能不能干下去了。吓得章炳雄当时哭了起来,并赌咒发誓不是他透露的,钱部长看他一片真诚的样子,也没有再追究。

  章炳雄暗暗骂尤达金不争气,居然在这个时候病了!造成多么坏的影响?但是他还是悄悄去医院看了尤达金,不管怎么说,尤达金病成那样子,章炳雄多少有点可怜他,但章炳雄还是说,一个政治家经不住风浪还行,尤达金歪着嘴有些含糊不清地说,什么狗屁政治家,自己已经五十七岁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尤达金由于受到刺激,得了脑溢血,医院抢救及时说他幸好年龄还不算大,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只是说话时舌头有些硬,总把“党校”说成“大校”。出院后在家休养。省委免职文件下达后,党校一时找不出合适的位置安排,他躺在家里常常发火骂娘。

  贾士贞从内心有些同情尤达金,想想人在官场上争啊斗啊!差点把命都丢了,毕竟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们常说,时间是医治伤口的良药。贾士贞想到自己在被退回乌城的那些日子里,心里是那样难受痛苦,自从调出机关干部处,对于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东西也就渐渐地淡忘了。而看到尤达金这个样子,不仅有点触景生情。至于他和章炳雄之间,自从两人分开后不在一个处了,似乎有些陌生了。虽然都在一幢楼里,却难得见上一面,好像一下子远隔千山万水。他不希望和任何人之间发生矛盾,人与人之间如果能够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宽容,也许给自己的路会宽广一些。人的苦恼,都是为了那些得不到的东西。

  就在贾士贞上楼时,一眼看到章炳雄在二楼楼梯转弯处,他快步走过去,喊道:“章处长!”

  章炳雄一回头,见是贾士贞,似乎有些尴尬,热情地抓住贾士贞的手,说:“士贞处长,好像很久未见了,听说你干大事了!”

  “哪里哪里,例行公事,跑跑腿而已!”

  “有时间过来坐坐,机关干部处可是你娘家哟!”章炳雄说着转身告辞了。

  此时的章炳雄心里是何滋味,贾士贞是可以想象出来的。章炳雄到省委组织部时,那是春风得意的,也许他在仕途上太一帆风顺了,也许是他过于看重手中的权力了。现在想想父亲的那些教导也许是有点道理的。但愿人人都能从挫折当中吸取自己的教训。

  贾士贞从内心又有些同情尤达金了,想去看看他,又怕引起他的不愉快,万一因为他去看他,再成为对他的刺激,发生什么不测了,那就糟糕了,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下午,在贾士贞忙碌当中,接到华祖莹的电话,说晚上请贾士贞吃晚饭,问她何事,她只说,来就知道了。

  晚上下班后,贾士贞来到宏门大酒店,华祖莹已经等候在大厅,两人刚要握手,旁边走过来一个高个子男人,“贾处长,您好啊!”这男子恭恭敬敬地向贾士贞深深地鞠了躬,华祖莹站在一边微笑着。贾士贞突然大声叫起来:“华……华义彬?你们认识?”华祖莹笑着说:“没有想到吧!他是我亲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