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考察县委书记周一桂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上午,一到东臾,地委组织部长周廉成告诉贾士贞,说省委组织部驼副部长今天下午来东臾,主要是了解撤销地区,地改市的问题。

  原来地改市已经酝酿了一年多,地区作为省里的派出机构,有些事情不好办。地区改成市以后,地级市就是省辖市了,作为一级政府,体制上有了明显变化。

  晚饭后,驼铭把贾士贞叫到房间里,对贾士贞说:“士贞同志尽快把手里的考察工作告一段落,回去之后,你们处里要集中精力考虑地改市后的干部问题。”停了停,驼铭又说,“中央对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非常重视,主要是研究探讨干部管理的法制化,克服权力腐败。现在可以考虑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问题,你在《莫由组织工作》上发表的那篇文章很好,钱部长和我都做了批示,你们可以研究一下,拿出具体方案。”

  回到房间,贾士贞正准备洗澡,电话铃响了,是陵江县委书记高嘉,说要找他有点事,马上就过来。放下电话,贾士贞有些奇怪,他在陵江那么多天,天天见面,他刚一走,怎么高嘉就有事了。

  过了一会,门铃响了,贾士贞一开门,正是高嘉。说不定他早就来到东臾了,一直等到他回房间,贾士贞问:“你一个人?”

  高嘉点点头,贾士贞忙递给他一支烟,又去倒水。

  高嘉点着香烟,慢吞吞地说:“贾处长,你到陵江辛苦那么多天,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再说那么多人,好多事都不方便。”

  贾士贞说:“高书记,你太客气了,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的为人你以后会慢慢了解的。”

  高嘉说:“我知道,所以我只能专程赶来东臾。贾处长,我这里有一幅齐白石的小品,虽是出自中国国画大师之手,但是一幅只有一尺大小的小品,论价值,也值不了几个钱,是北京一位朋友送我的。我把它拿来了,送给你吧!”说着取出珍藏的国画。

  贾士贞显得很坦然,笑笑说:“如此说来,你一定非常珍爱齐白石先生的作品,何必多此一举呢!”

  高嘉说:“贾处长,我是真心实意的,一定请你收下。”

  高嘉正要打开,贾士贞按住了他的手。

  贾士贞最终没有收下高嘉的那幅齐白石的小品。不是贾士贞不给高嘉的面子,也不是贾士贞担心这是受贿,在他看来无论这件东西价值几何,那是主人的珍爱之物,怎么能夺人所爱呢?尽管送东西的人笑脸相求,可他心里是忍痛割爱的。那样做必然在心理上不平衡,贾士贞第一次把自己置身于别人的位置上认真地想了想。

  贾士贞送高嘉时,心里好像有点过意不去,一直送到汽车旁边,紧紧握住高嘉的手说:“高书记,我非常理解你,也请你相信我,将来你会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

  高嘉有些感动,用力抖了抖贾士贞的手说:“希望各级组织部门的领导都能像你这样。我非常敬佩你的人格。”高嘉有点恋恋不舍地上了车。

  第二天下午,贾士贞告别了驼铭和地委组织部各位,东臾地委组织部的车子把贾士贞送到乌城。

  为了减少麻烦,贾士贞拉着于明回他父母家吃晚饭。这是贾士贞出来这么多天最轻松的一餐饭。

  第二天早饭后,乌城地委组织部领导要陪贾士贞去须臾县,贾士贞婉言谢绝了他们,最后让地委组织部干部科长王兴亮陪同贾士贞和于明去须臾县。

  从乌城到须臾不过一个多小时路程,上午十点钟不到,车子已经到了须臾县。县委组织部三位部长已经等候在招待所,不见县委领导。原来贾士贞接受陵江的教训,反复强调不让惊动县委县政府领导。这时县委组织部长乔晓林说县委书记周一桂出差去江山市了。贾士贞说:“没关系,周书记什么时候回来?”

  乔晓林说昨天晚上已经和他电话联系过了,可能今明两天就到家了。

  周一桂是一个老县委书记了。当年贾士贞赴省委组织部报到那天的车祸遇到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王学西,一个就是周一桂,如今三四年过去了,周一桂仍然是县委书记,对于周一桂,虽然后来他们认识了,但是贾士贞对他并不了解,谁能想到,几年之后贾士贞成为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副处长来考察他呢?此时此刻,远在外地的周一桂又会是何种想法呢?

  既然县委书记不在家,贾士贞觉得是件好事,他和县委组织部长乔晓林简单交换了意见后,决定由地委组织部王兴亮和于明接触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套班子领导,他一个人去了乡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