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又一次深深触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依旧和四套班子负责人谈话。

  当天晚上,贾士贞和李晓峰商量,明天的谈话请于明和李晓峰负责,他想请县委组织部来一个同志陪他到有关乡镇看看。商量已定就请唐万东部长派一个人。晚上九点多钟,接到处长打来电话,问了一些简单的情况,然后交代陵江县结束后去乌城,考察一下周一桂。

  县委组织部陪同贾士贞的是干部科长叫匡正。这人四十多岁,个子不高,满脸肉疙瘩,他对贾士贞不冷不热的。贾士贞平日就不喜欢这样的人,即便是组织部的人,也不能每时每刻都拉着棺材脸,像家里死了人似的。贾士贞对这个人的感觉不怎么良好,觉得匡正的小眼睛总是飘忽着一种阴森的东西。仅此印象就改变了他的工作思路,他原以为既然是县委组织部的干部科长,基本素质也还应该是可以的吧!在找人谈话时准备让他在场,毕竟考察干部一个人是不妥当的,现在他决定改变原先的想法,找人谈话时避开匡正。

  匡正坐在轿车前面的位子上,贾士贞一个人坐在后座上。头脑里想着自己身上的担子。中央反复强调各级党委、组织部门要认真选拔那些德才兼备的“四化”干部,作为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的一名副处长,位虽不高,但肩上的责任却很重啊!现在他所进行的,不正是履行这样的职责吗!

  陈圩乡离县城不过二十多公里,轿车行驶不到半个小时,驾驶员说,前面围着很多人的地方就是乡政府。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大门口围着一群人,贾士贞下了车。在一片吵闹声中听到一个人说:“你是怎么当上副乡长的?全乡哪个不知道!”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你买通代表,请代表喝酒,现在又把你的内弟搞上村委会主任……”

  “你把那么多渔塘占为己有,不交给村里一分钱,现在又转包给别人,从中牟取暴利……”

  人群中到底围着什么人?群众指责的副乡长是谁?谁也看不清,场面十分混乱。

  虽然这事和他省委组织部考察干部工作的贾士贞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他还是走上前去,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请大家冷静一下,这样围在乡政府大门口不好……”

  贾士贞这时才注意到人群里一个中等个子,四方脸,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正在吃力地拨开人群,大声嚷着。

  “华乡长,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你虽然是代表选举的乡长,是一个好乡长,又为我们办了很多好事,可是,我们知道,这事你解决不了,你不掌权……”

  “大家有话好好说,你们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呀!”还是那个四方脸,被称做华乡长的男子大声说。

  贾士贞回头看看,不见了匡正。正在这时,匡正和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匆匆地赶来了,见了贾士贞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贾处长,请……请……我来处理。不好意思……”随后大声对那个华乡长说,“华乡长,你是怎么搞的?快……马上把他们赶走!真是一些刁民!”

  “贾处长,这是陈圩乡铁书记。”匡正说。

  贾士贞看看面前的胖子,没好气地说:“你先把这事处理好。”

  铁书记只好硬着头皮,面对义愤填膺的群众。

  贾士贞坐在会议室里,心情有些沉重起来。他把刚才乡政府门口的事又和干部人事制度联系到一起。群众的情绪明显是对那个副乡长有着不满情绪,还有选举乡长不掌权又是什么意思?

  会议室的茶几上摆着切好的西瓜、葡萄各类水果,贾士贞还在想着大门口群众,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匡正也出去了,会议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过了好久,铁书记慌慌张张地进来了,满头大汗,说:“贾处长,这……真不好意思,让领导看笑话了。”

  贾士贞本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觉得不妥当,铁书记忙着递烟拿水果,嘴里喋喋不休地唠叨着。

  贾士贞见铁书记不想提群众吵闹的事,也不便多问。停了一会儿,贾士贞说:“铁书记,这样吧!我想先和你单独聊聊,还有其他地方吗?”

  铁书记说:“我们就在这里吧!”他又回头对站在门口的中年人说:“惠副书记,请你和匡科长到秘书室等吧!”

  贾士贞和铁书记坐在对面两张沙发上,便从铁书记是哪里人谈起,何时读书,什么学校毕业,何时在乡里任职……谈话气氛倒也轻松愉快。谈到县委领导班子,铁书记说,全国那些百强、十强县不了解,反正绝大部分都差不多是一个模式,而且到了县委书记县长这个位置上水平也都差不多。他说,你想中国的官员谁也没有专门学习过管理科学,一个跟一个学。铁书记又说:“许多作风,下面都是跟上面学的。贾处长,因为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有些话我随便说说,你也不要抓我的辫子。比如说,多年来各级党委都有一名副书记分管政工,政工副书记必然分管组织的工作,组织工作就必然分管干部,这已经是多年的惯例了。但是,自从前几年省委领导分工进行了调整,省里的政工副书记虽然分管组织工作却不管干部了,干部工作由省委书记亲自管。省里的榜样出来了,地委书记就照着做,自己亲自管干部,县委书记一看,地委书记做样子了,也就跟着学,以至省级机关的厅局,全省大小单位的一把手纷纷效仿。其实也没有这个必要,哪个分管政工的副书记还敢不听书记的。但是他们却非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