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新的任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岁月在省委组织部的大楼里悄悄地流逝,岁月同样在省委组织部外面的风雨吹打中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

  春天过去了,炎热的夏天到了。贾士贞在组织部研究室度过了一年零两个月,在省委组织部内部干部调整中,贾士贞出任地县干部处副处长。

  就在贾士贞到地县干部处上任的第三天晚上,周一桂给他打来电话,说他已经知道贾士贞到地县干部处当副处长了。贾士贞觉得这消息传得真是太快了。周一桂说他要到省里开会,顺便想拜访一下贾处长,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想见见钱部长。贾士贞说他不敢做这个主。

  通过几件事的交往与接触,贾士贞和卜言羽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在这次干部调整中,卜言羽被任命为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主要工作还是钱部长的秘书。贾士贞对周一桂虽然不甚了解,但是他总认为周一桂和王学西是两类人,他们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他真心希望周一桂能够再进一步,便把周一桂想见钱部长的事和卜言羽说了。

  第二天上午,卜言羽突然打电话给贾士贞,说钱部长下午三时约见周一桂,并要贾士贞一并参加,贾士贞随即电话通知周一桂,周一桂一听就慌张起来了。他在电话里急得结结巴巴地问贾士贞,本是想请钱部长赴宴的,认识一下联络联络感情,如果钱部长不方便,就改为登门拜访一下,没有什么工作要谈。现在要去办公室,那就必然有事要谈,你想一个县委书记,有什么要事需要在省委组织部长的办公室谈呢!再说了,在富丽堂皇的办公室里,又有第三者在场,什么事也干不了。情急之下,两人在电话里都无计可想。最后贾士贞说,既然钱部长在办公室约见,那说明对他也只是礼节上的接待,如此这般,就速速挂了电话。周一桂想到上次在办公室见顾处长时,他都感到尴尬,现在要见钱部长,他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下午两点五十分,周一桂准时来到省委大门口,贾士贞引着周一桂进了省委组织部的红楼,上了三楼,来到3001室门口。他轻轻地叩了门,听到里面传来了卜言羽的声音,门开了,卜言羽说钱部长正在里面等候。见了面,钱部长招呼周一桂坐下,让贾士贞倒水,周一桂只说不打搅了。钱部长不是那种喜欢黑着脸的人,对谁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更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架势,“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并不多言,只是微笑着把目光游来移去。

  贾士贞无需介绍钱部长,只介绍这位是乌城地区须臾县委书记周一桂,其实也无需介绍,卜言羽早已向钱部长说过了。

  周一桂显得有些窘迫,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着放在两腿之间,慢慢地说道:“钱部长工作很忙,我只想找个时间请部长轻松一下,也没有什么要事。只是士贞和我……”说到这里周一桂显得有些局促,脸色一阵红润,“和我是多年的朋友了,只是借此机会,看看钱部长有没有什么需要在基层办的事,而部长让我到办公室来见面,倒让我真的有些尴尬和不安了。”周一桂在官场到底还是老到的,虽然这种局面有些不合时宜,但让他这么一说,随和中带着几分幽默。本来真的有些尴尬反倒也就不尴尬了。

  钱国渠笑笑说:“下面的同志来省里也不容易,见见面也是应该的,都是为了工作嘛,小贾人不错,现在是地县干部处副处长了。也算是管你们这一级的官了。有事多和小贾联系,我有什么事需要你们帮忙,就找小贾。”

  钱部长更加礼贤下士,他这么一说,气氛就融洽得多了,关系似乎也拉近了一些。周一桂感到初次见面不便久留,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就站起来告辞了。钱部长从椅子上站起来,握着周一桂的手说:“我就不送了,请小贾代我送送吧!”

  出了钱部长的办公室,周一桂才感到自己背上一片湿漉漉的,但心情却是愉快的,毕竟他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能够单独见了省委组织部长,这种机遇确实千载难逢,当然,他更是无限感激贾士贞。

  就在这关键时刻,贾士贞收到北京一所重点大学行政科学研究所的邀请函,他们已经和中组部、中宣部等有关部门研究决定,召开一次干部人事改革研讨会。特邀贾士贞参加,并请他做好重点发言准备。

  贾士贞虽然非常高兴,但又犹豫起来,那篇论文曾给他带来不大不小的麻烦。现在被邀请他参加干部人事改革研讨会,他就更不敢声张。可见,妒忌已经成为障碍中国人才发展的隐形阴影了,在组织部门也不例外。这也是中国人的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