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乔敏的父亲也买了楼房,和乔敏买的房子在同一个小区,只隔了一栋楼。买房时,乔敏的父亲和杨得玉商量过。杨得玉觉得买一套房子也好,一是现在住的平房确实太破了,二是乔敏的父亲承包了水库的沙石料供应,肯定要挣一笔钱,如果等和乔敏结婚后再买房,人们势必要有议论。现在乔敏父母已经搬进了新屋,乔敏打电话给杨得玉,说,父亲要一家人在一起聚聚,你一定过来,也算庆贺乔迁之喜,也顺便商量一下咱们的婚事。

这半年来,杨得玉去过几回乔敏父母家,都是请吃饭,每次去,杨得玉都有点不自在。和乔敏的关系,乔敏的父母早已一清二楚。乔敏买了房子,晚上又常常不回来,父母当然知道女儿住在哪里,和谁住在一起。杨得玉问过乔敏,乔敏说父母不但没意见,还希望她早点结婚。这层关系已经被捅破,杨得玉每次到她父母家却显得更加尴尬。论年龄,乔敏的母亲只比杨得玉大五六岁,怎么说都是同龄人,但却不能用同龄人的称呼。杨得玉几次想叫伯母,却怎么都张不开口。而乔敏的要求却更高,说反正要结婚了,要他直接跟了她叫妈叫爸。其实杨得玉也看出,尴尬的不只是他,她的父母比他还要尴尬。特别是乔敏的父亲,可能是既把他当成上级领导,又把他当成未来女婿,说不定又当成女儿的情人,总之见了他就脸红,就有点不知所措,然后是一脸尴尬,然后是一脸强挤出的傻笑,一脸不自然的巴结。这种内容复杂表情多样的情形,往往弄得杨得玉更加难堪,没事一般也不好意思去。

每次去,杨得玉都不带礼物,但今天得带。一是庆贺乔迁,二来也算求婚。但带一大包东西去,碰到熟人难以解释。想想,他用手机给乔敏打电话,要她骑自行车来一趟。

杨得玉从家里的那些烟酒中挑出六瓶酒六条烟,装在一个箱子里,然后又挑出几盒可吃的补品装在袋子里。想想,又拿出一个别人送他的防风打火机,给老丈人带上。再想想,还没有丈母娘的礼物。给丈母娘送什么礼物,杨得玉一时倒没了主张,他决定等乔敏来后再商量。

带这么多礼物,乔敏很是高兴。问给母亲买什么时,乔敏一下笑出了声,先说不用了,然后又问有没有首饰一类的东西。杨得玉记得好像有个女老板送过戒指,说是送他妻子的。还真的翻出来了,是一对。杨得玉调皮了说,我怎么觉得戒指是送妻子送情人的,送丈母娘是不是不大合适。

乔敏在他腰上掐一把,说,你的思想还是太土,不信你问问,那些丈母娘戴的耳环戒指,有几个不是女婿给买的。只要有孝心,买什么不可以。再说,我妈还没戴过一件沾金的东西,今天也沾沾你这个局长女婿的光。

让乔敏骑自行车将东西驮了先走,然后杨得玉散步一样,轻松愉快慢慢踱了步走去。

房子是三室两厅,一百六十多平米。这差不多是县城最大面积的住房了。把水窖工程中的一些土建项目承包给岳父,杨得玉估计岳父差不多能挣六七万,现在看来要超过这个数,不然买这房他绝对拿不出这十几万。这次把水库大坝的沙石料承包给岳父,肯定要赚一大笔钱。杨得玉不禁有点心虚:和乔敏结婚后,岳父承包工程就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如果有人告到县里,肯定是个麻烦的事情。好在他有点先见之明,没让岳父直接和水利局发生关系,而是他授意承包大坝的老李,让老李和岳父签订合同,岳父把沙石直接卖给老李。杨得玉想,承包沙石肯定要挣一大笔钱,有这一大笔,岳父这辈子的生活就没一点问题,就再不能让他在水利局承包工程,自己也再不能利用职权给他谋取利益了。

前几次杨得玉来吃饭,总是被让到首席,理由是他是领导,也是客人。这次杨得玉稍稍谦虚一下,她父亲便坐到了正席。看来他认为他已经是他的女婿了。岳父乔运泰今天特别高兴,自己端了酒杯一连喝了三盅。然后说,有个事情我得和你商量一下。明年工程全面铺开,沙石料用量就会很大。现在的石料场位置倒不错,就是小块石子太少,而大坝用的最多的,是直径一厘米左右的小石头,这样一来,就不得不买一台碎石机。

杨得玉问买机器得多少钱。乔运泰说,小一点次一点的需要十几万,大一点好一点的需要几十万。乔运泰说,我准备以承包合同作担保,贷点款来买。

这次承包沙石料,利润也就是十几万几十万,买一台碎石机,就把利润基本用完了。工程完工后机器只能闲置,辛苦一场只挣一台闲置没用的机器,怎么说都不合算。乔运泰说,没有机器,活就没法干,看着是钱也挣不到,再说机器也不一定闲置,以后还会有工程,水库完工后,还得搞渠道配套,修水渠也需要大量石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