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县纪委书记王国华将一封信递给滕柯文,然后默默坐了。滕柯文看过,脸色都变成了铁青。将信扔到桌子上,然后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何国华说,是市纪委转下来的,市纪委也没批示,也没说什么,就这么转下来了。

是强子才写的署名告状信,信里指名道姓告滕柯文拉帮结派,在用人上排斥异己,任人唯亲,搞一朝天子一朝臣。然后强子才详细述说了他的经历,述说了他如何得罪了滕柯文,滕当书记后如何报复他。信上有市政协的批示,可见是市政协转给市纪委的,可见是强子才投靠高一定,在高一定的支持或者授意下搞的,目的就是在市里搞臭他滕柯文,给市领导留下个坏印象。那么市纪委为什么这么快就转下来,意思是什么。何国华也摇头不得要领。

滕柯文努力压下恼怒,问何国华怎么看这个问题。何国华说,我当纪委书记也多年了,还从没见过因为降职就署名指责县委领导的。强子才之所以敢这样,我估计是受到了高一定的支持。其实他这才叫拉帮结派,搅混清水,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市里转下来,可能也是觉得告状信没有道理,不予支持。如果市里觉得有道理,即使不查处,也不会转下来。

滕柯文说,我们整天喊干部要能上能下,县委还没让他下,只是给他换个位子,他就哭天喊地,叫屈要官,这样的人不说领导水平,连起码的人格都没有,这样的人还怎么配当领导,当一般干部都不配。我们可以就这封信在全县展开大讨论,如果大家觉得他强子才有理,如果大家觉得当了官就不管干好干坏,就得一辈子当下去,就得一直往上升,那我没话说,我就给他认错,我就恢复他的原职。

何国华说,一涉及到个人利益就闹,一吃点亏就告状,这种歪风不刹刹也不行了,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干部就更没法管理,跑官要官甚至告状闹了讨官,什么乱七八糟都来了。

何书记说得对,滕柯文也是这样想的。这样的告状信市里虽然不会当一回事,但影响却是很坏。岂有此理,强子才这样的干部绝对不能再用,招商局长也不能让他再当。

何国华说,他告别人,其实倒是有人告他,告状信写得有鼻子有眼睛的,说前年修建乡村道路,上面将几百万拨到计划局,计划局硬是不拨付给施工单位。工程结束了拿不到钱,公路局急,施工队也急,都给强子才送礼送钱,强子才才把钱拨下去。

竟有这事?滕柯文问,那么为什么不查。

何国华说,我当时给高一定汇报了,高书记说都是胡扯,说这事他清楚,说钱是被县里挪用了,计划局的账上根本就没钱。最后高一定说可以查查,但又说对纪委工作上面也有指示,要常举刀,少砍人。其实他的意思就是应付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查什么。

滕柯文说,奇谈怪论,不砍人,举刀干什么,难道纪委只是稻草人,竖在那里吓吓麻雀?

何国华苦笑了说,反正人们都说我们纪委是聋子的耳朵,只有每年高考时才派去巡视一下考场。对此人大政协的许多同志很有意见,甚至说我们不作为,但查领导干部,县委不点头,当然不能查。

滕柯文说,现在可不可以查,如果可以查就查查,看看他强子才在县里究竟干了些什么。

何国华一下来了精神,说告强子才的那封信还在他那里,完全可以查。问题查清了,县委也主动了。

滕柯文同意依法按程序立即查。何国华要走时,滕柯文又有点不踏实,只好说先等等,等征求一下其他领导的意见再说。

何国华走后,滕柯文心里更加矛盾。强子才敢到上面闹了告他,说明一定得到了高一定很有力的支持,说不定强子才已经找好了退路,有应对最坏情况的办法。高一定虽说是政协副主席,但也是副市级领导,整天和市领导在一起,也不是他这县级领导能惹得起的。但不查,就说明他滕柯文心虚,就公然向强子才做出了让步,即使强子才不再闹,那他和县委的威信也会扫地出门,以后的干部还怎么去管,怎么去调整。

他决定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打通陈嫱的手机,滕柯文细说一遍,陈嫱态度坚决地说一定要彻底地处理,以此刹一刹腐败。再征求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的意见,都赞成坚决处理,并且建议说将强子才立即双规,查一查究竟有没有问题。

滕柯文心里踏实了许多。仔细分析,陈嫱的态度是必然的,因为他支持了她,她肯定也会支持他。其他几位书记的态度,肯定代表了他们的真实想法,也说明强子才这些年在高一定面前得宠,又认干爹又认干妈,得意忘形,也惹得不少人有看法。说不定人们对高一定也有意见,想借查强子才,拔出萝卜带出泥,把高一定也牵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