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十三章

钱亮亮赶回金龙宾馆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钟了,一进大厅总台的张晓云就告诉他王市长在一六八房间等他。钱亮亮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放下提包,然后又洗了一把脸才去拜见王市长。

王市长一见面先问:“怎么才到,路上不好走?”

才几天没见面,钱亮亮觉得王市长瘦了许多,胡子拉碴显得脸更黑了。自从王市长出面提示他解决齐红的任职问题以来,钱亮亮心里便对王市长有了一些看法,王市长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轻了许多,今天看到王市长憔悴的面容,想到他为金州市操心劳力忽然就对他有了一种宽容,跟常书记的所作所为对比,王市长总还算是干正经事的人。

“我本来准备直接跑回来,路上小赵饿了,我们吃了一顿饭就耽误了点时间。”

“哦,提起吃饭,你跟服务员说一下,给我们弄点饭来吃,我们边吃边谈。”

钱亮亮就给窝头打了个电话,让他弄两个人的工作餐送到一六八房间来。窝头咋咋呼呼地说:“处长大人你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一觉醒来你就一溜烟跑到北京去了,你没生我的气吧?”王市长在一旁喊:“窝头你别啰唆了,我跟钱处长有事谈呢。”窝头听到王市长的喊声,说了声:“乖乖,我不啰唆了。”赶紧扔了电话。

王市长走过去关上了门,这才对钱亮亮说正事儿,让钱亮亮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急着问给首长送材料的事儿,而是问常书记的情况:“常书记怎么没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钱亮亮说:“不知道。”

他又问:“常书记这回出差是什么事?”

钱亮亮暗想,你们都是市委领导班子成员,常书记出差干什么去了你都不知道,也真够窝囊的了。常书记这次到北京、省城干什么他一清二楚,可是却不能说,只好又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王市长有些不高兴,拉长了脸问他:“你跟着常书记一起去的,你怎么能不知道?”

钱亮亮说:“我连他为啥让我跟着去都不知道,在北京他一直忙自己的,东奔西跑,我就在办事处呆着,只有一回他让我请贾秘书出来吃饭,我就把贾秘书约出来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就回省城了,回省城他让我回来,说他在省城还有点事情,人家不说我能追着屁股后面问吗?”

王市长拍着沙发扶手发急:“这他妈的怎么办,家里一摊子屁事,他一走就不回来,这些事情怎么办。”

钱亮亮问他:“我听说蒋大妈出事了?”

王市长反问他:“你听谁说的?”

钱亮亮也不瞒他,直接告诉他自己是路上听司机小赵说的。王市长说:“真要是能确定出事了倒也好了,起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人音讯全无,跟着他去的那两个人也是音讯全无,这事情就怪了,难道三个大活人就这么在地球上蒸发了?”

钱亮亮说:“我听说现在市里头各种议论多得很,说啥的都有。”

王市长说:“议论就议论,这种事情谁能拦得住人家议论?关键是他们找不到那么大个纺织厂扔在那儿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停工破产吧?货款收不回来,工厂已经停产了,生产出来的破布堆得满大街都是,这两天已经有工人到市政府集体上访了,再这样下去要出大事。”

钱亮亮说:“市里没有出面找有关部门帮着找找蒋大妈他们?”

“咋没有?市外事办、省外事办,甚至连外交部门都出面了,可是这三个人如石沉大海,就是没消息。你上网不?”

钱亮亮说自己最近一直没上网,王市长说:“我也没看,不过听上网的人说,网上都登出来了,说我们金州市一个副市长携款潜逃了,现在下落不明。钱处长,蒋副市长跟你关系不错,听说他临走的时候还跟你聊了一阵,你们都说了些啥?你分析他有没有可能干那种事儿?”

钱亮亮一听王市长说这话就明白了,市里有关部门肯定已经开展对蒋大妈的调查了,连蒋大妈临行前跟他聊了一阵的情况都掌握了。这种时候绝对不敢说假话,也没必要说假话,就把蒋大妈临行时跟他说的话回忆着一字一句尽可能完整地对王市长说了一遍,然后说:“我看蒋大妈不会是那种人,再说了他那么干也有很多难以实现的因素,比方说,他必须跟那家外国公司有非常密切的关系,那单外贸业务却是通过省外贸局联系的,隔了这一层他不会跟那家公司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没有特殊的关系人家能顺顺当当把货款给他们吗?另外,这种事情也很难形成团伙作案,你想想,他们是三个人一起出去的,有厂长、市外经局的局长,他们三个可能勾结到一起共同作案吗?你跟蒋大妈共事的时间比我长,也比我更了解他,你想他会干那种事吗?或者说他有本事干那种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