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节:所谓商人(7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进门,藏獒就凶猛地扑了上来。二兵大叫一声,就扑到大姐彩玉的身后。彩玉本能地将狗挡开,然后抱了二兵又哭又骂。

彩玉虽然哭着骂二兵不争气,但句句让大家都不舒服。这他妈的是什么事,十几万白白地扔了,还闹得亲戚不是亲戚自家人不是自家人。

再怎么办?彩玉上次挨了打,虽然嘴上没认错,但在行动上明显地有所改变,不但不再自作主张,而且有事就来请示。比如,老三的事又没了动静,彩玉也认为送了钱没起作用,也怀疑表哥骗了她私吞了那十万。她几次要去找表哥讨个说法,甚至要去吵闹把钱要回来。但每次彩玉都不再自作主张,而是来请示他。他怕把事情搞糟不同意她去,她就不去。现在当着彩玉的面收拾二兵,怎么说也等于是打彩玉的脸。再说,看二兵的样子,你就是把他打死,他也未必肯拿钱出来。也许真的输光了?陆二禄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全部输掉。看来这件事还真的窝囊麻烦。

陆二禄的伤口又一阵疼痛。他恼怒了一脚将地上的椅子踢倒,然后怒冲冲地回了卧室。

突然陆二禄觉得这件事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如果钱真的还在二兵手里,他肯定要拿这笔钱去做生意。如果找个人引诱二兵,就说有一笔赚钱的大生意,也许他会上当拿出钱来。

老四进来请示怎么办,问要不要报案起诉,让他坐几天牢受几天苦。陆二禄长叹一声,说,坐牢又能怎么样,我们又能得到什么。人家坐牢不还钱,我们是钱情两亏。你让他写个欠条,钱还不了,账总得有。他写了欠条,你让他姐把他领走吧。

老四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二兵,毕竟十多万钞票哪,他辛苦了这么多年,还没挣到这么多钱。这事也真够窝囊的。老四来到客厅,并没完全按老二的话办。他上前就狠狠给了二兵一个耳光,说,这件事永远没完,你什么时候不把钱还回来,就什么时候不放你走,把你和狗拴在一起,让你当奴隶当牛马干活儿,用苦力来顶替那钱。

二兵并不还手,感觉也并不气愤,好像他应该挨这一耳光。二兵说,反正钱没有了,欠钱还钱,杀人偿命,也行,我就留在你们家干活,什么时候还清那笔钱,我什么时候走。

妈的屁,养条狗还能看门,你这猪狗不如的人,养了你,倒是祸害。骂完,老四也再没了办法。老四找出纸笔让二兵写了欠条,然后对彩玉说,反正钢材是你卖的,事情也是你惹出来的,我也不管了,你看着办去吧。说完,老四气冲冲地出了门。

听到客厅里安静了下来,陆二禄想安静地休息休息。

突然想到医生说还得去医院输一次液,以防止感染。陆二禄摸摸脸,感觉肿得更厉害了。脸面上的事,确实不能马虎,如果发炎溃烂留下大疤,这辈子就毁了。陆二禄刚要去医院时,丁娟来找他来了。

见陆二禄包了半个脸,丁娟急问怎么了。这让陆二禄真有点不知怎么说。不说显然是不行。陆二禄只好说,昨晚出去遇到了一个疯子,不知用什么突然捅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