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所谓商人(4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很明显,赵得厚老婆变得热情起来,并且叫儿子去喊赵得厚。儿子问到哪找,赵得厚老婆说,他还能到哪,肯定去老黄家打麻将了。

赵得厚老婆开始主动和陆二禄说话,陆二禄止不住一阵得意。看来钱这东西还真不错,又遇到一个爱钱的。陆二禄也想更大方一点,他甚至想也把她拉下海,但还是觉得不能。一个丁娟下海,就有可能把他浑身的水榨干,如果再拉一个下来,那非把他的血吸完不可。做生意,关键时还是要精打细算。陆二禄再不敢多说,也不敢再吹他如何能赚钱。

赵得厚的儿子回来说他爸不回来。赵得厚老婆说,他一上了麻将桌,天塌下来他也不会离开。

出了赵家的门,陆二禄的心情一下又冷到了冰点,酒后的兴奋也差不多完全消退了。这让他又真切地感觉到当官的并不好巴结。现实又让他回到了低三下四。他明白,在官人眼里,他们永远都是主宰,他们永远都是正统,商人就是他们手里的玩偶,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怎么管制就怎么管制。如果哪天不舒服了,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妈妈的,钱在老子手里,老子也是主宰,老子想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你也抢不走。陆二禄吐一口唾沫。他打心眼儿里再不想见赵得厚,更别说出钱给他装电话。但细想又不行。这种人你巴结他不一定能给你办事,但得罪了他,坏起事来却有的是办法,不用说添油加醋,只要在领导面前提醒一下,老三的事立马就会有麻烦出来。

陆二禄仰天长叹。叹过,又觉得还是得积极努力拉拢官人。赵得厚阴险狡猾不肯轻易上钩,伍根定、杜丙雄还是够意思。如果在需要的部门都有一两个这样的朋友,今后的一切就会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杜丙雄家就在前面。还不到十点,杜丙雄不会这么早就睡。杜丙雄说过他和市政法委书记有点关系,如果能攀上市政法委书记,一切的一切就全不在话下了。

机会总需要人去碰,就像牛如刚,官也不小,那天竟然就碰巧了。可惜牛如刚再不肯出面,当然他也没有实权。陆二禄决定到杜丙雄家坐坐。

陆二禄买两瓶剑南春,一条红塔山,再到熟肉铺买了酱肘子猪耳朵,提一大包来到杜丙雄家。

杜丙雄爱喝几杯,用杜丙雄的话说,酒和女人一样,越喝越亲。见陆二禄提了好酒,杜丙雄眼睛都亮了,上前将陆二禄手里的东西一把接过来,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咱们俩还真是有点缘分心心相印,我刚想着和谁喝几杯,你就来了。

杜丙雄虽住了楼房,但也只有一室一厨。两人只好到厨房去喝。陆二禄心里清楚酒喝多了,但他还是想喝。两人一连碰几杯,陆二禄将话题转到老三的事上,说,老三的事到现在一直悬着,我现在是一点底都没有。你好好给我分析一下,如果按法律判,老三应该判几年?如果有人在中间使点手段,最好的结果能是个什么?

杜丙雄再喝一杯,又想半天,说,事情很难说得准,但依我的看法,如果按你说的留在现场的那点犯罪事实,问题不大。如果留下来的那点掺了沙的羊毛最多价值六七千的话,几乎就不够判刑,即使是严打,也顶多判个三年以下,如果坚持依法来判,也可能会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