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所谓商人(3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陆二禄坚持登记了一个套间。按他的想法,如果不能和她睡一个房间,他就睡在外间陪伴她一夜。

待陈小玉洗漱完毕出来,他不仅泡好了热茶,还到下面买了一只烧鸡和一堆零食。看着这一堆食物,陈小玉心里一阵感动,一阵温暖。但她却没有半点食欲,更不想当着陆二禄吃这些东西。陆二禄撕下一个鸡腿要给她喂。她一下感觉不行,这样确实很不合适。和陆二禄认识也没多久,其实还很陌生。她一下意识到自己很是荒唐。她一下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当陆二禄又要给她喂炸薯条时,她带着哭音说,今天麻烦你了,我今天感觉特别累,你回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陆二禄想说陪她睡,但又张不开口,而且人家已经明确地说你回去吧。陆二禄在地上转一圈,红了脸说留下她一个人他不放心。陈小玉说,你不是说宾馆很安全吗,这么大的宾馆,还怕什么。

但陆二禄实在不想走,更不想现在就走,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他又亲切地坐在她身边,轻声问为什么打她。陈小玉下意识地将身体往远挪一挪,然后用恳求的语气说,天不早了,在宾馆这种地方,如果让人知道,会传出许多闲话的。

陆二禄一下意识到,今晚不可能再有什么事情了。如果强迫她什么,或者违背她什么,都只能让她讨厌生烦,把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点好感也葬送干净。她说得对,宾馆开房间确实是个敏感的事情。再说,她又是这种心情,是该走了。陆二禄再次关心一阵她的身体,然后告辞了出来。

陆二禄回到家,伍根定却在等他。他这才突然想到说好了伍根定晚上要来拿钱。倒把这事给忘了。让人家等久了,也许伍根定还以为他故意躲出去了呢。看来钱真是个魔鬼,能让伍根定有耐心不瞌睡等到现在。陆二禄对陪着伍根定干坐着的老婆说,钱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么,你就应该早点让伍所长拿了回去,现在这么晚了,也不安全。

伍根定立即说,不要紧,我带了枪,谁敢动我,一枪崩了他。

伍根定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二十多吨羊毛,毛里大半就是沙子,但伍根定说他弟弟是以每吨九千六收来的,卖出去不赔钱就行了。老三在人家手里,陆二禄只能答应伍根定的要求。虽然给毛纺厂的领导送了不少钱,但人家还是又扣杂质又压价格,算下来每吨毛的卖出价还不到七千,但陆二禄知道,伍根定说他的毛每吨九千六,那就是一定要这个价,如果不按每吨九千六给钱,老三肯定要受一点罪,如果惹火了人家,人家在暗中使点坏,给上面通点风告点状,不仅老三要被判刑,他们全家也难逃干系,说不定还会追究偷拆封条转移羊毛的责任。那时,事情就麻烦大了。

伍根定来时,就带了两瓶剑南春,说要好好庆贺一下。天虽然晚了,但伍根定坚持要喝,而且说喝不完不回去。陆二禄心里也高兴,刚才虽然没完全达到目的,但想想抱了陈小玉,也够了。陆二禄要春枝去炒几个菜,然后和伍根定喝了起来。

两瓶酒喝完,两人都喝多了。但该赚多少钱还是清楚的。陆二禄将钱数好后,找来一个破化肥袋,将近二十万全部装了,然后交给了伍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