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所谓商人(2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梦中的那个陈小玉却在脑子里牢牢地生了根,好像时时都盘踞在那里,赶都赶不走,忘也忘不掉。特别是那个像肉一样白的裤衩,不但在脑中徘徊,而且手上确实真有那点感觉,那种柔软温润,确实就停留在手指上,和晚上梦中的感觉一模一样,一天多了,没有消退一点,好像真的有过那样一个裤衩,真的摸过那样一个裤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天意,是不是什么神灵的有意安排,陈小玉是不是真穿着那样一条裤衩。

答应陈小玉的羊绒衫得马上去买。他决定去乔保中家一趟,一是挑一件货真价实的羊绒衫,二是还得和乔保中联络一下,看到蒙古倒腾牛皮的事什么时候能够成行。

乔保中是全市最早也是最大的皮毛贩子,现在除了贩皮毛,还开了一家皮革厂,一家羊绒衫厂。羊绒衫算新型高档产品,所以生意相当不错。陆二禄认识乔保中已经多年,也一起做过两次生意,说起来也算要好的朋友,但陆二禄去见乔保中,一般都要带点礼物。陆二禄知道,在乔保中眼里,给他送点礼,不管送什么,他都认为不是物质的东西,而是精神的东西。那年春节他第一次去给乔保中拜年,他只带了两瓶普通的酒,两条普通的烟,乔保中却大为感动。喝多了酒后,乔保中说他给人送了多少年礼,一直感觉他比别人低一头,现在有人带礼来看他,他心里就是高兴。那天陆二禄一下理解了乔保中的心情。改革开放前的乔保中不仅生活艰苦,命运也坎坷,因发现老婆和生产队长睡觉,一怒之下用铁锹把生产队长砍成重伤,为此坐了十年大牢。出狱后,他没回生产队而是去闯社会,一直闯荡成小有名气的皮毛商人。那天乔保中确实高兴,不但好酒好饭热情招待他,走时,还硬给他带了四瓶好酒,四条好烟。陆二禄站着想一阵,觉得也没别的什么可带,乔保中也不缺什么东西。他决定到药店买几盒六味地黄丸。因为乔保中说过,这东西管用,吃了,他的性功能明显地有了改善,应付身边的几个女人也不再吃力。买这些东西,乔保中肯定高兴不说,还能进一步拉近两人的感情。

乔保中常待在家里,许多生意也在家里谈。乔保中家的房子是新盖的,虽不像他陆家一连四家,但乔保中的小楼盖得精致,样子也不像他的四四方方,而是高高低低,前前后后,屋顶也有的尖耸,有的平缓,感觉有点洋腔洋调,所以人们都叫乔家小洋楼。乔保中家养了一条大狼狗,但这狗比较聪明,已经认识了他,不仅不再咬他,还能上蹿下跳,表示对他的欢迎。狼狗如此热情,陆二禄觉得来时应该给狗带几块骨头。可惜身上没带一点吃的。他想拿出六味地黄丸给狗喂一丸,犹豫一阵,又忍了。

乔保中好像刚刚起床。起床后的乔保中要喝一阵罐罐茶。黑得分不清颜色的罐罐放在电炉子上,红枣和树叶一样的砖茶在罐罐里上下翻滚,黑红色的汤感觉有点像中药。陆二禄把六味地黄丸放到桌上时,乔保中说,我现在也不吃这东西了,老了,吃这也不管用了。我现在吃香港产的一种新式药,洋玩意儿就是管用,起效快,劲头足。

陆二禄说,西药都是那样,见效快,但治表不治里,应急可以,过后就不行,吃多了,说不定会伤身体,远不如咱们的中药。中药讲究补亏,讲究平衡,哪里不足就补哪里,治表也治里,更不会伤身子。

乔保中叹口气,说,老了,器官也磨损坏了,光补不行了,不用这洋药支撑,它就东倒西歪,立不成个样子。不过你也说得对,这洋药用多了,是伤身子,就像庄稼,化肥施多了,肯定要催死。

陆二禄用玩笑的口气说,你最好是都用,中西结合,平时用中药养身子,战时用西药打冲锋,这样效果肯定会好。

乔保中笑了,陆二禄也跟着笑。笑过,乔保中说,你怎么样,你年轻,不用药我想也没问题吧。

说来惭愧,到现在,陆二禄还没有一个情人。这倒不是没有人爱他,而是一直觉得还没挣到闲钱,还没到吃喝玩乐的时候。现在看来,还是没见到让他刻骨铭心的美丽女孩儿,如果见到陈小玉这样的,无论如何理智如何意志坚强,都不可能控制住自己强烈的欲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爱情也许到来了,陈小玉绝对是天赐给他的女孩儿。他想,这次一定要把她紧紧地抓住。但他明白,他的爱情和乔保中的不能相提并论。乔保中根本就没有爱情,他所有的,就是性欲,就是玩弄女人,而他,一定要用心去爱她,一定要用情去感化她,用男子汉的力量去保护她。

想到陈小玉,陆二禄心里暖洋洋的,又好像有一层晨雾,浓浓地蒙在他的心上,让他有种沉沉的模模糊糊的感觉。他不想再说女人,说女人就是对陈小玉的亵渎。他将话题转到生意上。他极力鼓动乔保中到蒙古去贩牛皮。乔保中问陆二禄贷款的事怎么样了,陆二禄说贷一千万问题不大。乔保中说,有一千万就可以了,有一千万就可以合伙到蒙古倒腾一回,但近来到那边倒腾的人多,皮毛的价格都涨了,而这边的皮毛又都不好出手,还得等一等。

做生意做的就是钱,没钱当然谁都不会和你做。陆二禄钱少,以前几次和乔保中合伙去做生意,都是他死皮赖脸巴结乔保中。现在将要贷到一千万,资金上可以和乔保中平起平坐,但到蒙古去做生意,还得依靠乔保中。乔保中不仅门路熟,对皮毛质量品种的判断也很老到,在皮毛这个行当,乔保中算最精明最内行的专家。陆二禄对蒙古那边皮毛的行情还不太了解,但国内的情况他是清楚的,皮毛不仅不好出手,价格也在下滑。看来短期内到蒙古去做生意的可能性不大了。陆二禄不禁有点沮丧。

陪乔保中喝一阵茶,陆二禄提出买一件羊绒衫,说要送一个朋友,要乔保中给厂里打个电话,然后他去挑一件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