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堆积情感 62.指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十月的东州市,天高云淡,秋高气爽,为了招商引资,为期一个月的国际友好活动月拉开了帷幕。这是李国藩上任以来精心策划的一个大型招商活动。国际友好活动月开幕式定在国庆节晚上七点钟,主席台设在市府广场,背靠展翅欲飞金光灿灿的凤凰翼。一时间市府广场灯火辉煌、喜气洋洋。

  开幕式上,李国藩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场下面坐了上千人,分别是由各区的方队组成,李国藩的演讲抑扬顿挫、鼓舞人心,最后还是那句话:“让东州市从今天的土地上飞向明天的太阳。”在场的人听了这句话无不热血沸腾,自从凤凰翼立在市府广场以后,犹如李国藩每天立在那里一样,在东州市民心目中凤凰翼仿佛是李国藩的化身,他们崇拜自己的市长,崇拜凤凰翼。

  开幕式后是大型演出,请来的海内外宾朋以及省市领导坐在舞台最前面,一时间市府广场歌声飞扬,劲舞翻腾,名扬全国的东州籍大腕无不风尘仆仆地赶回东州,为东州市的招商引资捧场,晚会精彩纷呈,好不热闹。

  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大型交响乐,最后一支曲子是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主持人不是别人,正是东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风情万种的汤彤彤。当汤彤彤落落大方地走上台用娇美的声音说:“最后请欣赏《拉德斯基进行曲》,指挥:东州市市长李国藩,有请李市长。”

  场下顿时哗然,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谁也没有想到李国藩会指挥交响乐,李国藩指挥交响乐会是什么样子,大家翘首以盼。

  李国藩身穿黑色燕尾服,风度翩翩地快步走向舞台,面向观众深鞠一躬,汤彤彤接着说:“李市长在大学读书期间就是校交响乐团的指挥,为了今晚的演出,他特意拜东州市歌舞团交响乐队著名指挥家为师,业余时间勤学苦练一月有余,下面请大家一睹李市长的风采!”

  汤彤彤下去以后,李国藩向乐队深鞠一躬,健步走到指挥的位置,高举指挥棒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停顿片刻,然后用力一挥,优美欢快的进行曲响起,场下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接着大家和着《拉德斯基进行曲》的旋律击掌配合,大家着实被李国藩的精彩指挥所倾倒,记者们的闪光灯也快汇成了灯海。

  李国藩伴随着交响乐的旋律沉醉在人生巨大的辉煌中,仿佛眼前就是权力的顶峰,他要攀登,要攀登,他对未来的憧憬贯穿于指挥的手臂,仿佛用力指挥就能实现一切,李国藩的眼前金光灿灿,脚下祥云缭绕,他觉得自己在飞,像凤凰鸟一样不断地升腾,血是热的,不,血是沸腾的,李国藩有一种势压群雄的感觉,有一种舌战群儒的感觉,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他感觉心跳如雷鸣般有力,他感到有无数眼睛在闪烁,这分明是星星,月亮是谁?月亮就是自己,自己怎么是月亮,应该是太阳,于是眼前华光四射,自己有一种在燃烧的感觉,烧吧,烧吧,只有燃烧才能永生……

  此时我观察魏正隆的表情,虽然未动声色,但是心情一定是复杂极了,李国藩就任东州市市长以后,凡事都自作主张,不仅做事张扬,做人也跋扈,而且很会作秀,搞得东州人大有只知李市长而不知魏书记之势。魏正隆为了维护班子团结,一忍再忍,不过,魏正隆也是有意低调,因为官场是最忌讳个性张扬的,你李国藩不是喜欢热闹吗?那么我就将舞台让给你,魏正隆在政治上的成熟度远胜于李国藩,他在静处默默地看着李国藩热闹,而李国藩是那种面对镜头和人群就兴奋的人,似乎正中魏正隆的下怀,两个人看上去相安无事,但是在效果上却造成李国藩跳到炉子上烤自己的局面,魏正隆掌握着火候,李国藩尚无所知,但是这一切我看清了,坐在魏正隆身边的张国昌也看清了。

  最后,李国藩用近似舞蹈般的动作,将指挥棒在空中一划,然后用力收住,指挥结束,全场掌声此起彼伏。

  李市长神采飞扬地站在舞台上等待着常委们上台一起与演员握手,魏正隆面带微笑率先起身,张国昌紧随其后,紧接着常委们纷纷站起来,按顺序上舞台。

  魏正隆微笑着走到李国藩面前,握着李国藩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国藩,想不到你还有这两下子,东州老百姓又要为你骄傲了。”

  李国藩面带得意地谦虚道:“老魏,我不过是为国际友好活动月造造势,我这两下子我心里有数,你老兄就别开我玩笑了。”

  两个人微妙地哈哈大笑起来。

  张国昌及其他常委也都纷纷祝贺李国藩演出成功,李国藩仿佛首长视察一般,与各位常委一一握手。

  演出结束后,我送张国昌回家,张国昌一上车就问:“雷默,你觉得李国藩今晚像什么?”

  我只觉得李国藩过于张扬,不像个政治家,但领导的事我一个小秘书不便说三道四,便摇了摇头。

  “这还看不出来,整个一耍猴的,不对,是被耍的猴。”张国昌嗤之以鼻地说。

  “被耍的猴?被谁耍?”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李国藩上台指挥是自己蓄谋已久的,没人逼,怎么成了被耍的猴子了呢?

  张国昌冷哼道:“李国藩在官场也混了二十多年了,都混到副省级省会市的市长了,政治上还那么幼稚,雷默,你没发现李国藩的猴戏演完后,省里的领导没有一个上台握手的,都拍拍屁股走了,要说被谁耍了,只能说被他自己的野心耍了。”

  “张市长,”我恭维地说,“依我看,在东州市能与李市长平分秋色的只有你一个人,连魏书记的面子,李国藩说驳就驳,但是从未驳过你的面子。”

  “那不是给我面子,而是怕搞僵了,没人给他干活了。”张国昌不屑地说。看来李国藩今晚的成功表演对张国昌刺激挺深,他明明知道李国藩的造势是弄巧成拙,市民们可能觉得挺热闹,但是在官场的高中层反响一定不好,尽管如此,张国昌还是在心里对李国藩的才华和在舞台上的风光产生了深深的嫉妒。人的野心是没有边际的,有野心的人莫不如此。野心是高度烈酒,饮用一定要适量,更不能当燃料,在我看来,李国藩正在用野心当燃料,驾驶着狂妄这部车,在权力场兜风。

  这几天被国际友好活动月闹的,张国昌连看报纸的时间都没有,午休时,张国昌没睡觉,他让我把这几天的报纸给他,他要翻翻,我把报纸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后,又给他沏了杯茶,张国昌惬意地抽着烟、呷着茶看着报纸,我也借机整理一下文件。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也给自己沏了杯茶,刚坐到办公桌前整理文件,就听见“啪”的一声,张国昌气哼哼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吓了一跳,赶紧过去看个究竟。

  “怎么了?张市长?”

  “不像话,”张国昌怒气冲冲地说,“这个季学谦都快七十岁的人了,怎么政治虚荣心还这么强,沽名钓誉,简直就是个老混蛋。雷默,你看看吧。”说完随手将报纸扔给我。

  我接过报纸一看,也愣住了,只见《东州日报》头版头条大幅标题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记二次创业的老劳模季学谦》。我越看越不堪入目,也气愤地说:“张市长,敢情劳模物业公司是他季学谦的创意,通篇报道没提您一个字呀,这老劳模怎么这样做人呢?什么人品呢?他创意的,他创建的,他有那脑子吗?这不是窃功大盗吗?”

  张国昌气得半天没说话,最后将手中的半截烟狠狠地往烟缸里一摁说:“雷默,这件事交给你了,抽空好好敲打敲打他。”

  我答应着拿着报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我又仔细地看了一遍报纸,对张国昌的恼羞成怒非常理解,本来张国昌是想利用季学谦为自己造舆论,没想到季学谦的政治虚荣心比张国昌还盛,季老头将计就计把自己宣传个满堂彩,却没张国昌什么事儿了。我不禁为这一对名利场上的老狐狸感到既可笑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