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堆积情感 60.汇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出院以后,无论是张国昌还是孟丽华对我似乎亲切了许多,据马厚讲,孟丽华曾经在他的车上对丈夫说:“国昌,你身边有几个像雷默那样可以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救你的?”

  当时张国昌语气略带一丝讥讽地说:“你不是不喜欢雷默吗?”

  孟丽华嗔道:“日久见人心嘛,现在看,这小伙子不错,将来一定能为你独当一面。”

  张国昌城府颇深地说:“我现在还没想放他走,这小子笔头子挺硬,我还得用两年。”

  我从马厚告诉我的这段谈话当中感觉到,这两口子都开始对我信任了,但是这种信任的代价是,我越来越难以离开张国昌。我是可以挺身救张国昌的命,但是我救不了他的灵魂,因为灵魂不是任何人能够挺身相救的,解救灵魂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转向自己,回归自己。

  其实我们生活在两个相互作用的世界中,这就是看得见的世界和看不见的世界,生命只存在于看得见的世界之中,灵魂存在于看不见的世界之中,生命过程应该是一个由看得见的世界寻找看不见的世界的过程,只有寻找到看不见的世界才会发现生命赋予人类生活精美的特质:明晰的意义和崇高的价值。

  然而,对权力的追求往往会改变生命的过程,在看得见的世界与看不见的世界之间竖起一道屏障,使得肉体与灵魂无法融合。灵魂一旦离开肉体,灵魂就会消散,肉体也会腐烂。因此,人生与其说是外在的克服,不如说是内在的前进,然而人的本能受欲望驱使却抵制这种前进,于是内在受到引诱,化装成真理或善或道德,这是无药可救的,更不可能靠肉体的挺身而出,唯一的办法就是置于死地,然而肉体是受欲望支撑的,欲望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张国昌给季学谦拨了三百万元,劳模物业公司便红红火火地搞了起来,季学谦兴高采烈地邀请张国昌去视察,张国昌欣然应允。

  我出院第三天下午,陪张国昌去劳模物业公司。在车上,我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张市长,他们也不懂园艺,能行吗?”

  张国昌的回答令我豁然开朗,他说:“没问题,这些老劳模可不得了,个个都能写本书。我就是要通过这件事,让他们的劳模效应都发挥出来,雷默,一个真正的政治家要善于运用一切政治财富。”

  西运河畔,风景如画,鸟鸣啾啾,一百多名五十多岁的劳模整齐地排列在一座小二楼门前,身穿黄色马甲,后背写着“劳模物业”几个字,头戴小红帽,个个精神抖擞。小二楼门前挂着一块牌子:东州市劳模物业公司。我们的奥迪车刚一停稳,劳模们便热情地鼓起掌来。

  张国昌一下车,季学谦便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张市长,我代表劳模物业公司全体劳模衷心欢迎您来检查指导。”

  张国昌握着季学谦的手说:“季老,搞得很有成绩嘛。”

  “还不是托张市长的福,”季学谦热情地恭维道,“张市长,咱们到会议室坐吧。”

  劳模们簇拥着张市长走进楼内。会议室坐满了劳模。

  季学谦兴奋地说:“张市长对我们劳模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今天又在百忙之中来看我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张市长讲话。”

  劳模们这次的掌声更加热烈了。

  “同志们,”张国昌微笑着摆了摆手说,“劳模是我们社会最宝贵的财富,但是,荣誉是昨天的,面对未来,我们必须再创辉煌,我希望劳模物业公司面对市场经济的挑战,倡风气之先,领时代*,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赋予劳模效应以新的内涵。”

  视察劳模物业公司回来的路上,张国昌一直很亢奋,我很受感染,由衷地说:“张市长,劳模物业公司这面旗树得好,应该好好宣传。”

  “雷默,宣传就不用我们操心了,这些劳模个个都是宣传员,什么叫政治?这就叫政治。这些劳模中大多都是省市人大代表,像季学谦还是全国人大代表,通过季学谦一张嘴就能影响一大片,何况一两百张嘴,搞政治就要靠舆论,支持劳模永远是正确的,政绩不仅仅是修几条路、盖几栋楼,政绩的关键是有人替你说。雷默,跟我必须要有政治头脑,搞政治,关键在于一个‘搞’字。”

  张国昌的一番宏论让我被劳模们感染的情绪一下子冷却下来,我没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创意背后竟是一种利用。不过,我也不得不佩服张国昌的心机,一个“搞”字,道破天机,原来“搞政治”就是“高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