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志存高远 10.失望(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们骑到一个小卖店前,父亲停了下来说:“雷默啊,前面那个院子就是胡部长家了,咱俩不能空手,他喜欢抽烟,我给他买两条烟。”

  “爸,我来吧。”我一边掏钱一边说。

  父亲一边说用不着,一边敲了敲小卖店的窗户,小卖店的窗户拉开了。

  父亲买了两条红塔山,让小卖店里的胖女人用塑料袋包好,然后跨上自行车向七月花园骑去。七月花园是市委组织部的干部宿舍。

  胡进住的楼档次高,环境好。进院后,我们放好自行车,父亲按了防盗门铃。

  一个女人问:“谁呀?”

  父亲试探地说:“是胡部长家吗?”

  女人说:“对呀。”

  父亲底气不足地说:“我是实验中学老雷啊。”

  女人略显吃惊地说:“啊,是雷校长啊,进来吧。”门“啪”的一声开了。

  胡进家是两百多平方米的半跃式住房,客厅有五十多平方米,背投彩电、大红地毯、真皮沙发、水晶吊灯,装修考究。

  胡进的老伴儿退休前也是市实验中学的教师,她还算热情地把我父子俩让进客厅,“老校长,请坐吧,老胡啊,雷校长来了。”

  小保姆给我和父亲倒了茶。胡部长从书房里走出来,虽然满面笑容,眼镜后面一双小眼睛里泻出的目光却冷冰冰的,他迈着官步,做派文绉绉的,尽管个子矮,却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官架子,我和父亲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

  “欢迎啊,老校长,请坐、请坐。”胡进一边象征性地与父亲握了握手,一边敷衍性地客套道。

  父亲与胡进握了手后,我们重新坐在沙发上。

  “胡部长,这是我儿子雷默。”父亲谦逊而自豪地介绍说。

  “有印象,有印象,好像报了环保局,考得不错嘛。”胡进礼节性地称赞道。

  我苦笑了笑。

  “胡部长,”父亲殷切地说,“雷默是学环保的硕士,在市政府工作的时间不短了,当副处长也有几年了。这次来想请胡部长帮帮忙,雷默这次考得不错,又是优秀共产党员,与第二名仅差分落榜,实在可惜,胡部长,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老校长,还是叫我小胡好,叫胡部长生疏了,”胡进故作亲切地说,然后转头问我,“雷默,今年三十几了?”

  “三十三岁。”我拘谨地回答。

  “好年龄啊,年轻就是优势啊,”胡进讲话的神态,抽烟、喝茶的架势,更像领导了,他提高声音说,“不过,这次我们着重选择的是三十八至四十五岁年龄段的。当然,这一点是内部掌握的。毕竟是第一次搞公开招聘,怕太年轻,驾驭不了局面。实践证明,走公开选拔年轻干部这条路是正确的,以后市里还会搞招聘,这是一条发现人才的新路。这次落选不要紧,毕竟纳入组织部的视野了嘛。还会有机会,还会有机会。老校长,身体怎么样?”

  “还好,还好,胡部长,雷默以后你就多费心了。”父亲虔敬地说。

  “没问题,没问题。”胡进敷衍着答应道。

  胡进的热情是居高临下的。我一进门,就知道这次拜访是个错误,父亲望子成龙心切,真是难为他老人家了。父亲清高了一辈子,为了儿子也谦卑了起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正因为如此,我心里更觉得对父亲过意不去。我望着胡部长的做派,想起了很多词儿:什么官僚、势利、政客,总之,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爸,胡部长很忙,时间不早了,让胡部长休息,我们回去吧。”我把两条红塔山从塑料袋里拿出来放到了大茶几上。

  “胡部长,”父亲起身说,“我知道你烟瘾大,所以特意给你拿了两条烟。”

  “老校长,我不缺烟抽,你还是拿回去吧。”胡进有些不屑地说。

  “小胡啊,过去你可没少抽我的烟,当部长了,老雷头儿的烟都不能抽了?”父亲倚老卖老地说。

  “老校长,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好,我收下。”胡进略感不好意思地说。

  “这还差不多。”父亲欣慰地说。

  从胡进家走出来,雨越下越大,我和父亲赶紧穿上雨衣。

  “爸,我说不来,您非来,”我埋怨道,“他跟您说了一通官话有什么用?说什么内部掌握年龄,他女婿二十七岁,是团省委的一名小干事,这次被招聘到团市委任副书记,哪方面条件,他都不如清江大学校团委书记,生生地给人家顶了,这件事在机关影响可大了。”

  “儿子呀,”父亲叹着气说,“当年你考大学时,老爸的心愿是希望你考中文系,圆老爸的梦,搞文学,用笔写人间百态,但是你偏偏想从政,都说官场莫测,你走上这条路,就要多加小心了。”

  父亲说完,骑上自行车在大雨的夜幕中艰难行进,我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赶紧骑上自行车追赶父亲。

  为了招聘的事,我着实躁动了一段时间,但也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因为东州市创建全国卫生城市的工作已经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全国迎检的各大城市,都在紧锣密鼓、不惜代价地进行物质和精神的投入,城市之间的竞争态势咄咄逼人。这项工作又是张副市长主抓的。我心里明白,最后向卫生检查团汇报的材料一定会落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