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秋凉如水 52、三堂会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薛元清香港之行收获很大,香港地产界龙头老大长城集团对东州市建委推介的国际会展中心地块非常感兴趣,东州市果真有决心拆除国际会展中心,长城集团愿投巨资在该地块兴建一座亚洲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虽然离薛元清梦想的亚洲第一高楼有些距离,但是他知道,亚洲最豪华的酒店是位于阿联酋迪拜的伯瓷酒店,据说装修光黄金就用了二十七吨,去机场有两种选择:坐劳斯莱斯,乘直升飞机。

建这样的酒店,长城集团的确有这个实力,但是,在此之前,长城集团更倾向于某直辖市,只是那座城市提供的地块需要动迁的居民多达四千多户,当地政府不敢承诺在长城集团提出的时限内拆迁完毕。正在长城集团犹豫之际,半路杀出了东州招商团,薛元清当场承诺,随时可以炸掉国际会展中心,东州市政府保证为长城集团提供最优质的招商服务。

薛元清的真诚打动了港商,双方愉快地签订了合作意向书,但是薛元清回东州前没有同意将消息发回东州,他知道消息一旦传到东州,舆论肯定哗然。

然而薛元清下定了一意孤行的决心。因为长城集团是香港地产界的龙头老大,这个项目如果成了,不仅创造了东州的新地标,而且必将吸引港商相继来东州投资,银街工程也将会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

薛元清踌躇满志地回到了东州,但是炸掉国际会展中心这件事太大了,人大的工作还好做,只是魏正隆这关难过呀!

为了说服魏正隆,薛元清一大早就去了市委,当他走进魏正隆的办公室时,心里顿时一惊,因为市人大主任康明建和市政协主席罗智恒都在,显然,魏正隆早就得到了消息。

“呦,康主任、罗主席也在,看来今天是三堂会审啊!”薛元清故作镇定地说。

“不是三堂会审,是你薛大市长单刀赴会!”康明建回敬道。

“我今天没带单刀,只带了硬道理。”薛元清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软包中华烟神情自若地说。

“元清,不知道你的硬道理是代表谁的利益?”罗智恒软中带硬地问。

“这叫什么话,罗主席,发展是硬道理,当然是代表发展的利益,改革开放摧枯拉朽,发展潮流势不可挡,顺其则昌,逆其则亡,东州的发展也不例外。”薛元清将抽了几口的软包中华烟摁在烟灰缸内又点上一支说。

“元清,发展是硬道理不假,但是就怕你的硬道理是外强中干,不能实打实硬碰硬啊!”魏正隆毫不客气地说。

“道理不辩不明,我薛元清今天就来个舌战群儒,看看咱们谁的道理更硬。”薛元清摆出一副傲视群雄的架势。

“元清,恐怕你的硬道理是开发商领导,市长决策,规划局执行吧?”康明建揶揄道。

“康主任,这话我不能接受,政府的工作从来就没有绕过人大,重大事项没有不汇报的,‘李张大案’后,东州经济跌入低谷,为了招商引资,我殚精竭虑。我是为一些开发商开了绿灯,但这完全是为了东州的发展,不给人家一些优惠条件,外资进不来呀,康主任,我看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薛元清呷了一口茶,一副劳苦功高的样子。

“元清,国际会展中心设计寿命一百年,才用了十八年不到,在市委、市人大、市政协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擅自决定炸掉,让港商建什么最高的、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这是不是政绩心理在作怪?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各地大拆大建,可是市政府为了所谓的银街工程,置十几万被拆迁居民的利益于不顾,纵容或变相纵容开发商乱拆乱建、强迁强建,野蛮拆迁让开发商降低了成本,缩短了工期,赚了大钱,成就了某些人的政绩,却成为部分被拆迁居民的噩梦。元清同志,我看你应该去中央党校好好学习学习了!”康明建语重心长地说。

“明建同志,要发展就要有牺牲,我的责任是千方百计让东州经济走出低谷,没有发展一切都是空话!”薛元清辩解道。

“这话我不敢苟同,大拆大建的旧城改造房屋拆迁模式,其实质是‘毁祖宗房,吃子孙饭’,其内在动力是‘经营城市,以地生财’。这种‘不计成本,大拆大建,以地生财,透支未来’的城市建设思路,背离科学发展观,已经成为建设和谐社会、节约型社会的羁绊。”罗智恒尖锐地说。

“智恒同志,我认为‘经营城市’有利于政府职能转变,在新一轮发展中,‘经营城市’的理念应成为东州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政府职能从‘管理经济’转变到‘经营城市’,其结果是东州经济的活力增强了,知名度提高了,形象越来越好了。”

薛元清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魏正隆打断了,“元清同志,城市不是企业,不能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根本目的,城市发展要充分反映普通居民的利益追求,特别是贫困阶层的需求。每个城市都需要招商引资,但也不是外资越多越好,要切合实际,避免贪大求洋,在城市发展中,抄袭、摹仿、复制,不是建设,是自我毁灭。”魏正隆措辞严厉地说。

“正隆同志,你这是危言耸听,别忘了香港长城集团是许多大城市求之不得的财神爷,一些大城市请都请不去,人家肯来投资是看中了东州良好的投资环境,建七星级酒店有什么不好?全国哪个城市有?上海有吗?天津有吗?北京有吗?”薛元清恼羞成怒地说。

“元清同志,你这种思想很危险,上海有个外滩,东州没有,难道你也复制一个?北京有个天安门广场,东州没有,难道你也要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