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拷问灵魂 40、无地自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回到东州,我在家休息了两天。沙威来看我。我告诉了他在滨海发生的事。沙威听后非常气愤。

“我一定找这个畜生谈谈。”沙威气哼哼地说。

我未置可否。我知道我不可能再用罗文。但是我不想朋友不成,就成敌人,我希望彼此友好地分手。

这两天《东州日报》登载了黑老大杨四终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消息,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杨四是否该死。杨四一审以故意伤害罪等十几项罪名被判处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听说杨四的律师很厉害,提出上诉,扬言掌握了市公安局刑讯逼供的证据,上诉期拖了整整一年。

杨四的案子一审没在东州审理,是在西州市进行的。开庭那天林大勇在西州市公安局的朋友给他弄了一张旁听票。林大勇的专业是法律,对听审这种事特别感兴趣,自己特意开车去西州听了一天。林大勇回来后对我说,杨四当场翻供,法官问为什么翻供,他说,所有的供词都是刑讯逼供的结果。

案子终审后,法学界围绕杨四是否该死进行了激烈的大辩论,权威观点碰撞直逼尖峰问题,争论的焦点是“保障人权至上”还是“打击犯罪至上”。一种观点认为,杨四案号称“清江第一涉黑大案”,杨四理应承担作为“黑老大”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既然证据取得有程序性问题,那么证据就不能完全采信,就应尊重法律事实,保障杨四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专家们呼吁应尽快建立刑讯逼供举证倒置制度。

杨四一案究竟是否刑讯逼供,老百姓不得而知。老百姓也不关心这些问题。老百姓认为,凡是作恶多端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于是杨四上路了。杨四上法场前很平静,他抽了两支烟,喝了一口白酒,让妻子在他的脚镣上塞了一元钱后,迈上了通往地狱的囚车。

无论如何死亡对人都是残酷的,能够从容面对生死的人无论是善的还是恶的,都不免让活着的人心底有一丝敬佩。

杨四死后,杨儒斌被罚没了一千多万,案子不了了之,他被放出来以后请我吃了一顿饭。

“儒斌,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我看他精神状态不好,关切地问。

“在东州做生意没有安全感,我准备先去加拿大休养一段,静静心,然后去上海发展。”杨儒斌沮丧地说。

我劝他多保重自己。他有些感动。临别时,他拥抱我还流下了眼泪。

从滨海回来以后,我一直没理罗文,这让他有些发毛。沙威戳破了罗文那天晚上的丑态后,他羞愧难当,到我的办公室要给我跪下。

“罗文,男儿膝下有黄金,跪不得,”我坐在老板椅里动情地说,“不过,滨海之事让我看透了你。既然窗户纸捅破了,我们索性好好谈谈。罗文,我们相识是缘分。你从事的是教育事业,这个职业是很神圣的。我以为你是一个心灵洁净、灵魂高尚的人,我没有想到在你的骨子里,是那么的自卑和腌臜。你想给我干,我就有责任带你走正路,我不允许跟我干的人走上邪路。罗文,就拿刘慧来说,她对你那么好,你在我面前就没说过一句她的好,全是对她肉体的攻击。在你的灵魂深处除了意淫和偷性,就没有一点情感可言吗?”

罗文被我说得无地自容,非要跪在我面前忏悔。说实话,我瞧不起这种干坏事时像一个英雄,干完坏事像个狗熊的男人。罗文让我说到了腰眼儿上,说到了灵魂深处,在我面前已无自尊可言。不过,我还是希望通过这件事,让他能够正确认识自己,警醒自己不要做肉体上手淫、精神上意淫的病人。

罗文让我教训得五体投地,“雷哥,只要不让我走,怎么罚都行。”他哭丧着脸说。

我知道罗文不愿意走也是暂时的,因为他马上要参加在深圳举办的全国服装设计大赛,这次大赛以中装为主,大赛的主题是《唐风》。罗文一直想以五月花公司设计师的名义参赛。因为五月花前冠的是“清江”二字,名头大,同时这趟差需要五千元的费用。他是决心要占这点便宜的。果然罗文提出了要求。我想也好,就成全了你,然后让你离开,你罗文也无话可说。罗文的要求我答应了,并让他到财务取了五千元钱。

罗文走后,我像大病初愈舒了一口气。想起去滨海时,在英杰办公桌上,她的身份证上的生日好像就在这两天,便看了一眼日历。果然就是今天,我便用手机拨通了英杰的电话。“英杰,祝你生日快乐!”

英杰接到我的电话又惊奇又感动。我想她能感觉到我对她是用了心的。我在电话里诚邀她加盟五月花公司。

“雷哥,我正在办去美国的手续,”英杰真诚地说,“准备去美国深造,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些年我在爱海做得太累了,也不顺心。这两天正想辞职,想回东州陪陪我妈妈和女儿。难得雷大哥的诚意,在去美国之前,我先帮帮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