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冬眠觉晓 26、五月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离开官场,我更明白了许多男人不惜代价、韬光养晦、卧薪尝胆的原因,因为对权力的渴望是人的本能。

我开导和安慰着自己重新寻找出路。

有一天晚上,黑水河城建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沙威和夫人到我家来拜访,这两口子是特意来找杨娜的。东州航空公司正在招收空中乘务员,沙威的女儿也报了名。他们为了稳妥起见,想让杨娜找人帮帮忙。

我和沙威认识缘于黑水河区最大的一片棚户区改造。这片棚户区住着东州市最贫困、层次最低的一批居民,大约有三千多户,最高学历是初中,最大的官儿是副科长。

这一地区解放以前就是最穷的人的居住区,当时由于暗娼很多,所以东州人称这一地区为胭脂堡。这里的房屋破烂不堪,一到雨季家家进水,解放五十年了,老百姓还住这样的房子,令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不安。

当时承揽胭脂堡地区改造工程的公司,就是沙威所在的黑水河城建房地产开发公司。沙威因跑批件、跑资金,与我打交道很多,我每次陪张国昌视察胭脂堡工地,也是由沙威陪着,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朋友。

“雷默,下一步工作怎么办?”沙威关心地问。

“想开一家职业装公司,但苦于无人投资。”我无奈地说。

“大约需要多少钱?”沙威用慷慨的口气问。

“少说也得五十万。”我蹙着眉头说。

“我知道职业装的市场很大,我们公司的物业分公司每年都要定做几百套职业装,雷默,你要瞧得起大哥,我们合作吧,我投资,你来经营。”

我听后异常兴奋,大有天上掉馅饼之感。

“公司的地址选到哪儿?”我迫切地问。

“我有一套三百平方米的小楼在黑水河区的闹市,地点不错,哪天你去看看,如果可以,你就跑执照吧。”

“跑执照要先选好公司的名字。”我兴奋地说。

“雷默,你是文化人,起名字的事,你就定吧。”

我对沙威的慷慨和信任非常感激。送走沙威两口子,我就沉浸在为公司起名字这件事上。我查遍了辞海、字典,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名字,我便在书房里胡乱地翻书,一整天我都闷在书房里。

我知道公司的名字是我新事业的第一步,一定要选好,我选了“三人行”、“二月鸟”、“风雅颂”、“缘”、“情”、“汉”等,杨娜都不喜欢,我知道选一个好名字还要保证到工商局核名时不重名。

我一连选了二十多个名字。都不十分满意,我姑且不再去选,随便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这本书的名字起得好,叫《书斋里的革命》。

书中介绍英国移民是乘一艘名曰“五月花号”的大帆船登上普利茅斯口岸的,那天是一六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是一个寒冷的日子,从船上走下一百零二个清教徒移民,衣衫褴褛,形销骨立。他们在海上颠簸了四个月,航行五千公里。这一百零二个人上岸不久,即逢严寒来临,陆续有人冻死。以后的几个冬天,也不断有人死去,就是这样一群奄奄一息的人签订了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从此奠定了北美十三个殖民地的自治原则。据说其作用一点也不亚于后来的《独立宣言》。

我被“五月花”这三个字深深地吸引了,可以说,没有“五月花号”就没有美国后来的历史。据说他们的目的地是佛吉尼亚,风浪将他们吹到了普利茅斯。我决定公司的名字就叫“五月花制服制衣有限公司”。

“五月花”有一种开疆破土的创业意味,而且很美,适合做服装的品牌。杨娜听了这个名字兴高采烈,并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把这个名字告诉了沙威,沙老板也非常满意。随后,我又看了沙威拥有的位于闹市的三百平方米的小楼。

说实在的,我对这座小楼并不太满意,地点虽然位于黑水河区的闹市区,但是黑水河区是东州市的重工业基地,这两年东州市的下岗职工接近百万,黑水河区就占了一半,市民们无奈地把黑水河区称为“度假区”。

但是我求胜心切,如果在市中心选这么个三百平米的小楼,年租金没有十五六万是租不下来的。

“既然是合作,租金也算是投入,这座小楼就不收租金了。不过,雷默,我毕竟吃的是皇粮,区工商、税务的人都认识我,能不能在市里注册?”沙威谨慎地说。

“‘李张大案’刚结束,市工商、税务过去都归张国昌管,工作人员都认识我,我刚出山,还是低调点好。我想想办法在省里注册吧。”我沉思一会儿说。

“那太好了,咱们这个小公司可以有一个大名头,能办到吗?”沙威眼睛一亮问。

“我大学同学有在省工商局当处长的,到时候我找找他们。”

我说是大学同学,其实也不是一个系的,也不是一届的,但彼此都知道。

“抓紧办吧。”

沙威说完,从皮包里拿出五千元钱递给我。

“雷默,办事需要花钱,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我心里好生感动。

晚上,我和杨娜在家吃晚饭,手机响了,我一听是宋殿成从香港打来的。

“雷默,很抱歉出国前没跟你打招呼,本来一星期就该回来的,可是一回家我老婆就把我手机给没收了,约了几个朋友进山打猎迷了路,历了不少险,在山里呆了一个多月。”理由冠冕堂皇,我也就一笑了之。他又问了状元路的租房进展情况。

“房屋已经租出去了。”我不以为然地说。

宋殿成大骂胡小志不讲信誉,“宋哥,对合作的事你是怎么想的?”我郑重其事地问。“回东州后咱们面谈。”宋殿成卖关子地说。

人家不情愿说,我也不强求。很快他就谈到打这个电话的正题,“嫂子在家吗?”宋殿成客气地问。

宋老板在国外时间太长了,嫂子、弟妹已经分不太清,经常跟我媳妇嫂子、弟妹混着叫,不过还是叫嫂子的时候多。

宋老板是商人,商人必须有将便宜占尽的本事,他打电话无非是求杨娜买打折的机票。自从我和杨娜认识宋老板以来,宋老板经常找杨娜买打折机票,因为鹤鸣春大酒店的大厨是香港人,往返经常是要坐飞机的。

这些年我接触的大老板很多,我发现主要有两类:假洋鬼子老板一个比一个抠门儿,真洋鬼子一毛不拔;国企大老板最大方,最值得处的是私企大老板。比如教张国昌“采阴补阳”的菲律宾外商龙先生,也是华人,与张国昌处得称兄道弟,但是“采阴补阳”的钱大都是张国昌拿。

杨娜接了宋老板的电话,心里并不情愿给他办,但嘴里还是答应了。

沙威女儿进航空公司当空姐的事,杨娜办得很顺利,因为这女孩的条件确实不错,再加上杨娜从中周旋,因此很快就敲定了,目前已经去上海培训了。这就加深了我和沙威合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