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曲线出奇 26.造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金伟民是从加拿大直飞香港的,在加拿大见到了衣雪,自从移民加拿大以后,衣雪就没见过金伟民,这次金冉冉陪金伟民去见衣雪,让衣雪非常意外。

  有朋自远方来,衣雪心里很高兴。金伟民详细介绍了丁能通的近况,还透露了丁能通的母亲身体不太好的信息。

  衣雪结婚前母亲就去世了,所以一直拿丁能通的母亲当亲娘,娘俩感情笃深,得知老太太身体不太好后,衣雪非常挂念,嘱咐金伟民回国后一定要打听明白老人身体到底怎么样,然后告诉她,话里话外金伟民感觉到金冉冉的判断是正确的,衣雪还爱着丁能通。这让金伟民内心很感动,也很欣慰,他暗中答应金冉冉想办法促使丁能通和衣雪破镜重圆。

  告别衣雪和金冉冉后,金伟民兴冲冲地直飞了香港。回到香港以后,金伟民首先拜访了香港的贝克·麦肯思国际律师事务所,把在美国和金冉冉的谋划一股脑地抛在了律师面前,到百慕大注册一家壳公司,去纽约申请上市,这条路好是好,但是到底能不能行得通,金伟民心里拿不准,他非常希望这个计划能得到贝克·麦肯思的律师首肯,然而,人家的答复是:“这样做不行。”

  “为什么不行?”金伟民有些急了,不解地问。

  “东汽集团既不在香港,也不在美国,而是在中国的东州,仅仅到百慕大注册一家空壳公司就去纽约申请上市,以前没有做过,当然不行了!”

  “那怎么才能行呢?”

  金伟民很想让贝克·麦肯思的律师指点迷津,结果人家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说:“对不起,金先生,没有办法!”

  金伟民只好放弃了贝克·麦肯思国际律师事务所。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又走进了美国格信律师事务所香港分部,直接找到人家的合伙人,再一次把自己的谋划和盘托出,这位合伙人对金伟民的想法既赞赏又重视,承诺和美国芝加哥总部或纽约分部进行沟通,查一查美国证券法和SEC的规定,看看对金伟民提出的方案有没有限制。

  金伟民回到银钻财务公司在焦虑中苦苦等了两天。两天后,金伟民迫不及待地去了美国格信律师事务所香港分部,结果只得到了纽约分部的回复,明确告知在美国证券法和SEC的规定中,没有出现金先生提出的上市企业主体结构,所以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对此予以认定,或者加以约束、否定。

  格信的律师介绍说:“根据我们的经验,美国法律条款没有明文规定禁止的,就视同可行。我们芝加哥总部正在与美国SEC联系,再等等,我们会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的。”

  听了格信的律师的咨询意见,金伟民多日来一直悬着的心开始回落。

  第三天,美国格信律师事务所香港分部直接将美国总部的回复传真给在香港银钻财务公司办公室的金伟民,回复称:“经向SEC咨询,一切按照法律规定办事,法律没有做出禁止的,确实视同可行。”

  金伟民当时开车直奔美国格信律师事务所香港分部,把东汽集团准备上市的材料袋扔给合伙人,正式聘请合伙人为东汽集团美国上市的首席律师,与格信的律师们进行了一番缜密的讨论后,金伟民更加坚定了信心。他知道,在美国社会里,只要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做,那就可以大胆地做。振奋之余,他当天下午就飞往东州。

  第二天一大早,金伟民就走进了东汽集团大厦。昨天晚上他几乎一宿没睡,琢磨着怎么跟纪东翔谈。吃罢早餐后,他才决定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金伟民推开纪东翔办公室的门时,纪东翔正在与远在北京的李欣汝通话,询问金伟民何时从美国回来。没承想金伟民却推门而入。

  纪东翔放下电话,哈哈大笑地说:“金先生,啥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好派车去机场接你!”

  “我是昨天晚上到的,本想连夜打扰你,但考虑你累一天了,就没敢打扰。”金伟民一边解释一边与纪东翔握手。

  两个人手拉手坐在沙发上,纪东翔的女秘书为两个人上了茶,纪东翔迫不及待地问:“金先生,美国之行的情况怎么样?吴市长几乎一天一个电话问我你去美国的进展情况,这不刚才我还向欣汝询问呢。”

  “纪总,这次美国之行收获很大,可以说找到了一条东汽集团到美国上市的最佳途径。”金伟民兴奋地说。

  “什么最佳途径?”纪东翔眼睛一亮,也很兴奋地问。

  “这就是在境外造壳上市。”金伟民不容置疑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