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澜有惊 24.驴三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自从邱兴本兑下官府私家菜酒店做蝎神集团驻京办以后,增加了一间叫万寿县的包房。傍晚,当丁能通和白丽娜走进万寿县包房时,韩亚洲携邱兴本和新任蝎神集团驻京办主任潘富贵已经点好了菜。席中间摆的正是蝎神集团的主打产品蝎神酒。这还是丁能通第一次见到蝎神酒。

  包房内除了蝎神酒具有万寿县特点外,墙上还挂着一张万寿县的风光照片,恰恰就是丁能通的家乡雨露村的田园风光,这张照片一下子就勾起了丁能通的思乡之情。

  众人寒暄客套后,大家一起入了座,潘富贵拍了拍巴掌示意服务小姐走菜,韩亚洲不失时机地煽情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能通,想家了吧?”

  “不是想家了,是想娘了,姐夫,上次你说娘的胃不太好,现在怎么样了?”丁能通表情愧疚地问。

  “还那样,吃药就好一些,过一段就又犯了。想带她到省城全面检查一下,咱娘死活不去。能通,抽空回去看看娘吧,娘想你,更想孙子,老念叨着,盼着衣雪能带丁宇回来过个年。”

  邱兴本动情地说。

  一提起衣雪和儿子,丁能通的心里立即就倒海翻江起来。

  韩亚洲看出了端倪,连忙转移话题说:“能通,我这次可是代表万寿县县委、县政府来求你来了。”

  “亚洲,我姐夫给我打电话只说你请我喝酒,可没说你有什么事要求我啊!”丁能通笑嗔道。

  “能通,你别忘了,万寿县是你的家乡,为家乡做贡献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韩亚洲半真半假地说。

  “亚洲,我就知道你的酒不好喝。说吧,什么事?”

  丁能通话音刚落,服务小姐把头道菜上来了,小姐报了菜名:“青龙踏雪。”丁能通仔细看了一眼,没太看明白,只见切得一片片黑乎乎的类似冷盘香肠之类的东西摆在白糖上。

  “韩县长,这青龙是什么呀?”白丽娜好奇地问。

  韩亚洲脸微微一红说:“兴本,赶紧给丽娜解释解释吧!”

  邱兴本嬉皮笑脸地说:“丽娜,这青龙是用驴三样做的。”

  “什么是驴三样啊?”白丽娜懵懂地问。

  “就是驴的老枪。”潘富贵插了一句嘴。

  “驴的老枪是什么呀?”白丽娜执着地问。

  “丽娜,你还不明白,牛有牛鞭,鹿有鹿鞭,这是驴鞭!”丁能通一脸坏笑地补充道。

  “哎呀妈呀,你们怎么什么都吃呢?”白丽娜脸腾地红了,嗔怪地说。

  众人哈哈大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韩亚洲敬了丁能通一杯酒后,说:“能通,蝎神集团申请《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事,省商务厅已经报给国家商务部了,这件事吴市长很重视,据说竞争非常激烈,光咱们省就报了七家保健品企业。能通,这跑‘部’、‘钱’你是专家,所以下一步就看你的了,蝎神集团目前的发展势头可以说是犹如雨后的春笋啊,如果再拿下这个《直销经营许可证》,能通,我敢保证不出两年,蝎神集团就能进入中国中小企业五百强。”

  韩亚洲胖乎乎的圆脸因多喝了几杯蝎神酒红得像黄昏的太阳,说起话来激情澎湃。

  邱兴本连忙溜缝道:“能通,蝎神集团能有今天这么好的局面,多亏了韩县长的大力扶持啊!”

  “关键是你们创建了‘公司加农户’这种模式,可以带领更多的农民共同致富啊!能通,你知道咱们万寿县在清江省是个最穷的县,县里能出一个像蝎神集团这样的利税大户不容易呀!”

  韩亚洲一副父母官的神态。

  “丁大哥,现在不光农民,连城里人也参与进来了,那些下岗职工等于在家找了一份好工作。”潘富贵插嘴说。

  “姐夫,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个‘公司加农户’呀?”丁能通心里一直没太弄明白养蝎子怎么能让那么多人致富。

  “所谓‘公司加农户’,当然现在也包括‘公司加市民’了,就是公司委托农民或市民养殖蝎子,公司收取蝎种保证金,一定时期后本金返给养殖户,并支付不菲的劳务费,这是姐夫的首创。”

  邱兴本用得意的口吻说。

  “兴本,干吗你们公司不自己养殖,非要找养殖户养殖呢?”白丽娜好奇地问。

  “对呀,企业可以自己买原料啊!”丁能通也叮了一句。

  “说实话,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基地,目前我们在全清江省都有养殖户,按理说,搞这几年,劳务费能盖几个基地了,但是盖起来有什么用?我现在一举两得,我用你养的蝎子,一是不占我公司的地方,二是我公司不用出人,自己购买原料成本太高,不划算。”

  邱兴本津津有味地解释道。

  “那么你们怎么返利呢?”丁能通接着问。

  “以一万块钱为例,养殖户交钱后可以从公司领两箱蝎子回去,公司会在农业银行为养殖户办理一个存折,返的利就直接打到账户上。”邱兴本认真地说。

  “姐夫,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不瞒你说,我就怕你搞的是名为直销,实为传销。”丁能通如释重负地说。

  “能通,说来说去你还是对姐夫不放心啊!你别忘了,没有姐夫帮你读大学,你哪儿有机会当这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驻京办主任,说不定在家跟你姐养蝎子呢!”

  邱兴本一副挑理的口吻说。

  “姐夫,你别生气,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问清了才好帮忙。现在我向你保证,这个《直销经营许可证》我就是头拱地也争取帮你拿下来。这不光是为姐夫你,也算我为家乡做件实事!来,丽娜,给我姐夫和亚洲把酒倒上,咱俩敬他们一杯!”

  丁能通和白丽娜敬完酒,邱兴本露出了笑模样,他色迷迷地看着白丽娜问:“丽娜,我们生产的蝎神酒喝起来感觉不错吧?”

  白丽娜第一次喝蝎神酒,只感觉心里热乎乎的,她心里向往邱兴本已久了。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心中的白马王子说,此时此刻听到邱兴本一语双关的问话,她更是春心荡漾。但是她不得不掩饰住自己的春情。

  “兴本,我父亲一天到晚没精神,你是保健品专家,送点什么好呢?”白丽娜搭讪着问。

  “送蝎神酒啊!”邱兴本讨好地说。

  “管用吗?”白丽娜娇柔而妩媚地问。

  “谁用谁知道啊!”邱兴本说完,开怀大笑。

  酒席散后,本来丁能通要开车送白丽娜的,白丽娜却说:“头儿,你先走吧,我到你姐夫那儿给我爸选点蝎神产品,然后让富贵开车送我吧。”

  丁能通也没多想便钻进了奔驰车,他觉得自己没喝几杯蝎神酒,心里却有一种盈盈的快感,心想,看来这蝎神酒还真是他妈的好东西。以前跑“部”“钱”进总愁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土特产,这回好了,有了蝎神酒,保准他们喝了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