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尘埃落定 76、签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陈富忠出事的消息震动了东州城,就在市民街谈巷议时,花博会破土动工了,承揽工程的是南方一家公司。抓捕陈富忠无形中给贾朝轩一个下马威,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贾朝轩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与肖鸿林暗中较量得更加激烈了。

肖鸿林的软肋是老婆关兰馨,这是个什么饭都敢吃,什么钱都敢拿,什么事都敢答应、什么话都敢说的俗人,仗着老公是市长,自己是东州市第一夫人,出尽了风头,也为肖鸿林找尽了麻烦。

其实,肖鸿林与关兰馨的感情早就名存实亡了,但是官场上离婚是大忌,肖鸿林还想再上个台阶,当然得维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正因为肖鸿林不敢离婚,关兰馨就更有恃无恐了。

东州的大事小情,关兰馨都敢明目张胆地插手,留下的破绽都得肖鸿林去擦屁股,再加上整天打着爹的旗号到处承揽工程的儿子,要搜集肖鸿林的黑材料简直是易如反掌。

贾朝轩采取了双管齐下的办法,由老婆韩丽珍多多接触关兰馨,不是请她吃饭就是请她逛街,两个人姐长妹短地交往,关兰馨哪是韩丽珍的对手,时间长了,连关兰馨有多少钱都快摸清了;另一方面,利用肖伟喜欢苏红袖的关系,摸清肖伟情况,同时抓紧到北京活动,蓄势待发。

肖鸿林和袁锡藩也没闲着,主要派钱学礼秘密跟踪贾朝轩,要求贾朝轩到哪儿,钱学礼到哪儿,而且发现重要线索要想办法录象、录音,钱学礼的反常引起了丁能通的警觉,他给罗小梅一个任务,多接触钱学礼,一定要拿到钱学礼索贿的证据。

星期天上午薪泽银从加拿大飞回北京,丁能通亲自去首都机场迎候,薪泽银下飞机后显得异常兴奋,他告诉丁能通移民的事已经办妥了,并把签证交给了丁能通。

这就意味着衣雪和孩子随时可以出发了,丁能通拿到签证一想到老婆孩子就要离开自己的祖国,去异国他乡谋生,心中油然而生无限伤感。

丁能通不知道衣雪的这种选择对不对,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是件好事,但是衣雪有自己的事业,这样一来,她将辞去心爱的电视编导工作,去异国他乡了。丁能通从骨子里不愿意衣雪和孩子离开自己,但是衣雪认定了这条路,自己拦也拦不住,为了孩子,自己只好做出牺牲。

丁能通良久没有说话,薪泽银莫名地问:“能通,拿到签证应该高兴,怎么这么伤感?”

丁能通苦笑着说:“泽银,把老婆孩子送到国外去,与我远隔千山万水也是无奈之举呀,要不是老婆非闹着要去,我才不舍得孩子呢。本来就聚少离多,这回就更见不着面了。”

“简直是妇人之见,以你的才华到加拿大完全可以谋到一份好的职业,什么时候动了走的念头,跟我说一声,只要你促成我们公司承揽东州地铁之事,我保你在加拿大过好日子。”

“再说吧,我看你这次回来情绪不错,有什么好事吗?”丁能通一边开车一边问。

“这还不是托你老弟的福,由于我使公司成功介入东州地铁工程,公司给我加了薪,授权我全权负责东州地铁工程之事。”薪泽银兴奋地说。

“可是十几个省会城市都要建地铁,竞争十分激烈,国家也要权衡,目前东州地铁上不上,还取决于驻京办跑‘部’‘钱’进的效率,十几家省会城市的驻京办都叫着劲呢。”

“我们对东州有信心,国家也不糊涂,从东州的人口状况,交通状况,地理位置,辐射功能看,东州都应该建地铁,何况,你丁主任又是个跑‘部’‘钱’进的高手,我不相信这个关你攻不下来。”

“靠我一个小小的驻京办主任力量太小了,还要靠省里的支持,要动员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都做国家的工作才有戏,常言道,叫唤的孩子有奶吃,东州还要加大叫唤的力度,为了加大肖市长的信心,你们公司要尽快安排肖市长访问加拿大,眼见为实,目前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花博会上了,地铁工作放在了第二位了,这个时候要是能促成他访问加拿大,会重新引起他的重视。”

“这没问题,只是肖市长总是抽不出时间来,能通,我看还需要你从中斡旋啊!”

“那好,看在这张签证的份上,我一定努力,你就听我的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