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66、决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晚饭后,吴梦玲陪李为民散步,两个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常委大院附近,常委大院后面就是海瑞公园,海瑞公园过去叫劳动公园,王元章任市委书记以后,建议将劳动公园改名为海瑞公园。

因为围绕海瑞公园不仅住着常委大院副市级以上领导,周边还有各委办局的住宅区,人大、政协的住宅区也在附近。无论到这里晨练的人,还是傍晚到这里散步的人,有许多人是干部,海瑞是明朝中后期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清官,王元章建议这个公园叫海瑞公园是用心良苦的。

李为民和吴梦玲走进海瑞公园,迎面是海瑞的巨大雕像,雕像底座上刻有海瑞的著名奏章《天下第一事疏》。李为民和吴梦玲走到海瑞雕塑前,正驻足欣赏时,迎面走来了肖鸿林和关兰馨夫妇。

“哟,肖市长、兰馨嫂子,这么巧!”吴梦玲先看见他们,打招呼道。

“为民、梦玲,好休闲呐!”肖鸿林微笑道。

“鸿林,我和梦玲常到这里散步,难得见你和嫂子一次呀。”李为民朗声道。

“政府比不得市委呀,你们市委是管人的,我们政府是干事的,一忙起来就脚打后脑勺,哪里有时间散步呀。”肖鸿林说话的口气带着某种情绪。

“鸿林,放放权,你也不至于忙成这样。”

“为民,你的意思是我肖鸿林揽权了?”肖鸿林不满意地问。

“鸿林,法国政治学家孟德斯鸠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定理。英国历史学家约·阿克顿有句名言: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清平原野阔,风正一帆悬呐!”

“李为民,你这是话里有话呀!我肖鸿林不喜欢绕弯子,想说什么请直说,少跟我阴阳怪气的!”肖鸿林激动地说。

“鸿林同志,你敢不敢当着海瑞的面拍着胸脯说,你是清白的!”

李为民说罢,关兰馨听不下去了,她挑理道:“为民,这是怎么说话?你的意思是我们家鸿林腐败了。”

“兰馨,别忘了你是市长的妻子,不是普通人的老婆,应该做肖鸿林的贤内助,不能拽后腿呀!”

“梦玲,好好管管你们家为民,怎么属疯狗的,见谁咬谁呢?”关兰馨拉下脸说。

吴梦玲也很尴尬,她一边拽李为民走一边说,“嫂子,为民不会说话,但他是为你们好!”

肖鸿林哈哈大笑道:“为民,不要动不动就以海瑞自居,我肖鸿林敢拍着胸脯告诉你,我对得起东州八百万人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中央三令五申不许领导干部的子女在自己主管辖区内做生意,你儿子肖伟,都快成东州首富了,还敢在海瑞面前说问心无愧!”李为民掷地有声地说。

吴梦玲怕不好收场连忙劝道:“为民,你和鸿林说话不会客气一点,老搭档了,怎么这样?”

李为民缓了一下口气说:“好吧,鸿林,我的脾气不好,说句心里话,我真不希望你出事。”说完,他拉着吴梦玲的手就走。

肖鸿林望着李为民两口子的身影,气得将手中的羽毛球拍折为两段。

石存山昨晚接到丁能通的电话后,就连夜向市公安局局长邓大海做了汇报。早晨,李为民坐在办公室刚要浏览一下报纸,石存山和邓大海推门进来了。

“李书记,我们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石存山进门就说。

“噢,看你们风风火火的样子,好象来头不小啊,快请坐!”李为民开玩笑地说完,起身亲自给石存山和邓大海沏茶。

李为民已经知道中组部考察组在东州正在找许多干部谈话,目的是考察他,但是尚未找他本人谈话,他也清楚,因为考察的只有他一个人,影响了一些人的利益,东州政坛不平静,估计这几日中组部有可能找到自己,省委组织部通知他不要外出,否则邓大海和石存山不事先预约,很难在办公室见到李为民。李为民自从上任以来,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基层。

“大海,我琢磨着你们应该找我了,这一段时间一定承受了不少压力吧?”李为民关切地问。

“为民同志,经过市刑警支队这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秘密工作,已然查清了以陈富忠为首的北都集团,实际上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建行中山支行行长段玉芬和办公室主任刘可心,就是被陈富忠的手下海志强杀害的,杀人后,进行了极其残忍的毁尸灭尸,不仅如此,本市发生的十几起重伤害案件都与陈富忠有关,上次你的秘书小唐收到的恐吓信也是他们干的。目前,市里的重点工程花博园建设,所有投标的公司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恐吓,包括华宇集团的肖伟于昨天中午,在北京昆仑饭店也遭到陈富忠、海志强的威胁。”

邓大海还没说完,李为民插嘴问道:“肖伟遭到威胁的消息是怎么得到的?难道肖伟到市公安局报案了?”

“没有,消息是驻京办主任丁能通报给我的,据说,驻京办接待处副处长白丽娜也遭到了恐吓。”石存山补充说道。

“陈富忠为什么要恐吓白丽娜呢?他们之间好象不应该有利益上的冲突呀?”李为民不解地问。

“为民同志,肖伟此行是去见白丽娜,据说白丽娜与肖鸿林同志的关系……”邓大海说了一半,没往下说。

“这两年肖鸿林同志变了,我真为他担心啊!”李为民长叹道。

“为民,相比之下,贾朝轩就更令人担心了,以扶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名义公开干涉办案,还多次请我和陈富忠吃饭,以市委常委的名义向我施压,妄想让我放陈富忠一马,据我们了解,贾朝轩陈富忠早就称兄道弟了。”邓大海惋惜地说。

“是啊,我们有些干部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越来越经受不住权力关、金钱关和美色关的诱惑,令人痛心啊!特别是近几年,黑恶势力靠非法敛财起家后,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为其犯罪行为提供保护,有的甚至插手操纵农村基层选举。黑恶势力企业化、公司化越来越明显。我们有些干部有案不查,有案不报,在查办案件中,措施不力,这些渎职行为也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最近,我和王书记接到不少举报肖鸿林和贾朝轩的检举信,问题很严重啊!我和王书记正准备向省委书记林白同志专门汇报一次,应该说,市公安局顶住了压力,工作很出色,但不要忘记除恶务尽啊!”

“为民同志,深挖和打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是打黑除恶的关键,保护伞不挖出来,黑恶势力就除不了啊!”邓大海深有感触地说。

“大海同志,与黑恶势力斗争,特别是在打击保护伞方面,要讲政治智慧,既然肖伟遭到陈富忠犯罪团伙的恐吓和威胁,就一定要找到肖伟、白丽娜取得证据,肖鸿林的儿子受到黑恶势力的威胁,对他这个一市之长是莫大的耻辱,这件事一定要通报给肖鸿林,取得他的支持,这样就抑制了贾朝轩的作用,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陈富忠这伙黑恶势力一举除掉,然后再深挖保护伞。”

“李书记,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关于肖伟被恐吓之事,我们取证后会向肖市长专门汇报的。”石存山坚定地说。

“大海、存山,任务很艰巨,形势很复杂,你们要多加小心啊!”李为民语重心长地说。

邓大海和石存山向李为民汇报完工作后,在市委大院分了手,邓大海嘱咐石存山要尽快向肖伟和白丽娜取证,石存山心想,是先向肖伟取证呢,还是先向白丽娜取证?石存山想来想去,觉得先向白丽娜取证容易一些,白丽娜一开口,肖伟不开口也不行,最后再向肖鸿林汇报。

想到这儿,石存山心情好了许多,心想,“玉芬,你的仇就要报了,我一定会把杀害你的凶手绳之以法的。”

这时,手机响了,石存山一看是衣梅打来的,最近,石存山与衣梅接触越来越多,彼此很有感觉,又都是过来人,所以又多了一份冷静。

石存山接听了手机,衣梅约他中午一起吃饭,衣梅的街道办事处离市刑警支队不远,两个人中午经常在一起吃饭。衣梅一提醒,石存山还真觉得有些饿了,早晨就没吃饭,一看已经十一点多了,他接完手机一踩油门,桑塔那消失在车水马龙之中。